【影視民俗學033】劉天賜:節奏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胡金銓的電影美學在於節奏兩字,現在導演、編劇很少人能掌握節奏,根本不能製造節奏。電影中有節奏,令到觀眾心中的節奏也產生了共鳴。

節奏是快慢嗎?不盡是。有快有慢有急有緩才算節奏。只顧快速,劇情進展快速,看得人眼花暸亂,並非是節奏,也不必是氣勢。

進展拖慢,看得人睏睏欲睡,亦不是節奏,更不是文藝。掌握節奏乃是在洽當時候,故意加速,或在洽當時候,故意減慢。重要在「洽當」兩字。

洽當不洽當,完全在導演手上,以鏡頭,剪接,配音樂等做成節奏感,這是其他藝術所沒有的,例如:《龍門客棧》其中一幕,石雋飾的俠士進入龍門客棧,棧內已佈滿了喬裝的大內錦衣衛,觀眾早和這班人非善類了,正替石少俠擔心。對啦,觀眾擔心,正好「拖慢」,讓他們擔心多一點,期待長一點,就正是導演欲形做的「緊張氣氛」。又說:「山雨欲來風滿樓」,這個時侯好像膠住,又好像時間凝固,卻是好享受內心被折磨之苦。觀眾豈不是「搵錢買難受?」

對呀!正是從受難中得到快感。直到「埋牙」時,突然又快起來,暗器一放過去,一手便接住,連消帶打射回來。這幾個鏡頭閃電般出現,好視力的觀眾末必看得清楚。不重要,觀眾正享受節奏明快帶來刺激,不執著是否合理的速度了。

節奏也有分「大節奏」、「小節奏」。整齣電影起落宕蕩有致,就是「大節奏」。每到轉折位時,或謍做轉折點氣氛時,人們都期望高潮降臨。有平地才有高山,高潮之前正壓下氧氛,讓後面高潮爆發。在下一個高潮再來之前,又似是平淡,只靠內部張力吸引,好好凝聚,製造爆炸的威力。周而復始,一鬆一馳,一放一收,一開一閤都是互相牽制,互相協調,又互相反映的。

一齣好戲,猶如一支好的樂章,被它的魔術棒子肆意指駛你的心靈,高低抑揚,藏露顯敝,緩速行止都在導演心中節拍劃定。

武俠片打鬥如此,偵探懸疑片如此,恐怖怪異片如此,種種片類都該有節奏,胡大導典型作品,都是明顯節奏的。能在動中見靜,亦從靜中見動。被他「牽住鼻子」走,卻是大大的享受!

[youtube id=”ZGZaIy6xQ7Y”]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