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申明:習大大玩真的——近百高爾夫球場中箭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中國高爾夫事業是以霍英東(鄭裕彤、廖烈文及其他友人等)投資興建的中山溫泉球會於一九八五年營業來開始算的。鄧小平當年南巡,到過中山溫泉酒店,而中山溫泉球會便在那樣曖昧「庇蔭」下而誕生、而存活、而發展。

圖片來源:Dan Perry

 

短短三十年間,中國高爾夫行業高速成長,各個範疇蓬勃發展,該個行業包括:房地產、工程建設、農藥肥田料草種草坪護理、傳媒(廿四小時電視和一百多月刊和雙周刊和網頁)公關和廣告、旅遊酒店、球具用品生產、服裝、數十萬就業人口、教育(研究所大學中學職業學校等眾多相關課程),一年到晚的男女子職業和數不盡的業餘比賽。中新社有報導,在二OO九年,中國高爾夫產值超過六百億人民幣。在中國,沒有幾個行業其產值大過高爾夫。

美國高爾夫一百年建設,中國在十年便造就。為甚麼高爾夫行業在中國會增長如此飛快?全因為該段期間中國房地產火紅。舉例說:與建一個平房,成本十多萬元,建在高爾夫球場裡面可賣一百多萬元,而在球場鐵絲網以外,相近的樓房卻只賣二十多萬元。前年,鄭州有球場花四百萬美元邀請世界第一球手Rory McIlory與Tiger Woods玩一天表演賽,全場所有千萬豪宅同期便全部賣光,實除笨有精。

中國政府的主流意識型態其實從來沒有認同高爾夫,早在一九九三年八月十六日,國務院批轉國家計委《關於加強固定資產投資宏觀調控具體措施的通知》,便開始對高爾夫球場施壓。

到一九九七年五月十八日,中共中央、國務院再出招,頒佈《關於進一步加強土地管理切實保護耕地的通知》規定,再向高爾夫球場等高檔房地產開發建設開刀。

到一九九九年四月十九日,又公佈《建設項目環境保護分類管理名錄(試行)》,高爾夫球場被列為對環境可能造成重大影響的建設項目,再出招打壓。

到二OO四年一月十日,國務院辦公廳頒佈國辦發[2004]1號文,要求各地暫停新的高爾夫球場建設、清理已建、在建的高爾夫球場專案、規範已建高爾夫球場的運營(控制水資源消耗、保護環境),對於凡未經批准建設、擅自非法征占土地的,要依法進行處理。

到二OO六年十二月十二日,國土資源部、國家發展和改革委員會發佈《禁止用地專案目錄(2006年本)》,高爾夫球場項目屬於禁止用地項目。

二OO九年十二月一日,國務院頒佈《關於加快發展旅遊業的意見》,在第二條第(八)項規定,「規範發展高爾夫球場」。

到二O一一年四月十一日,國家發展和改革委員會、國土資源部、國家旅遊局等十一個部門發佈《關於開展全國高爾夫球場綜合清理整治工作的通知》,對於高爾夫球場的規制做出了更具有可操作性的規定。

到二O一一年六月一日,又公佈《產業結構調整指導目錄(2011年本)》,將高爾夫球場專案歸為限制類專案。根據《國務院關於發佈實施〈促進產業結構調整暫行規定〉的決定》第十八條的規定,對屬於限制類的新建項目,禁止投資;對屬於限制類的現有生產能力,允許企業在一定期限內採取措施改造升級。

中國政治文化歷來都是官有政策,民有對策,從一九九三年至二O一二年中央打壓高爾夫期間,正是中國高爾夫事業發展高峰期,從一百個球會激增至近六百個。

高爾夫行業由於性質特殊,等同桑拿和卡拉OK,營業稅高達百份之十至二十,很明顯,地方政府求財,於是不管中央禁令,暗中大開綠燈,任由商人以開發休閒活動為名,投資球場,興建別墅。期時,高爾夫核心人口已經達三十多萬,而相關者更過一百萬。同期間,主要傳媒一直把高爾夫妖魔化:把高爾夫,與奢侈、貪污腐敗、污染環境、浪費水源等連結在一起。到二O一三年三月十四日,習大大於擔任國家主席後,高爾夫行業喪鐘終於相繼敲響。

二O一四年四月廿九日,北京發出規定,自五月一日起,非居民水價由現行平均價格每立方米六點一五元統一調整到八點一五元,並嚴格執行超定額累進加價,……洗浴業用水,高爾夫球場和滑雪場用水納入特殊行業價格……,將統一調整為每立方米一百六十元。球場每天給草坪灑水兩次,大加水費,尤如向球場插刀。

二O一四年五月,中國國土資源部點名批評五家違規建高爾夫球場的房企並勒令其進行清理整改。到七月,國家發改委、國土部等十一個部委聯合下發《關於落實高爾夫球場清理整治措施的通知》,開始連續數月的取締違規高爾夫球場行動。

今回習大大玩真的,中央直接派人到全國各地,嚴格執行國務院命令,之後,便是歷史。中國國土資源部官方網站公佈的初期名單顯示,被取締的球場有六十六家之多,遍及二十多個省市,其中三家在首都北京;被取締球場數量最多的省份是山東,共八家球場被關閉,遼寧、廣東則各有六家。其後,不時有其他中箭的球會名單公佈,行業人士在過去一年皆提心吊膽。

高爾夫球場面積大,收地過程複雜而漫長,自不然有部份文件不全、手續不清,而有部份會傷害農耕、水源、森林,或公園預定地。以往,投資方與地方政府自行協商,大事化小,小事化無。可是今天習大大不玩這一套,應用Google天眼,細心觀察球場違規情況,沒法隱瞞。近期網上竟然流傳東莞人民政府發給海逸球會的信,簡直令人驚心動魄。海逸乃香港李氏集團酒店企業一個品牌,怎麼會收到政府公文警告?那樣太沒有面子了,並且要在五月三十一日限令前,退回「非法土地」。

看來李氏集團與習大大不對口型,怪不得過去一年大力投資英國。我們蟻民此時宜看戲,希望在期限日,有不聽話傳媒現場報導,官員如何檢收球會歸還的土地。

關於今次中國高爾夫行業災難,新浪網《高爾夫頻道》設有〈高爾夫之痛〉專欄,長期即時報導災情。中國觀察者勿錯過。(完)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