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三水告:泛民支持者就是賣港的幫凶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本人從事創作有關的工作,與友人合夥經營一間小型公司,有機會接觸到不同階層的客戶;其中,接觸到最多的便是離地中產。

根據觀察,這一群人,大多介乎四十歲至五十歲、學歷高、擁有投資物業、子女於外國留學、自己亦擁有外國護照;簡單來說,如果香港最終變成地獄鬼國,他們可以隨時隨地遠走高飛,到另一個安全文明的國度,從此,過著幸福的生活。

對他們來說,香港只是剛好可以讓他們繼續「搵食」的地方,至於這片土地的將來,或者生於這片土地上的其他人是死是活,他們才懶得理會。只要你沒有阻礙他們掙錢,是活,也無所謂;只要股市樓市是穩步上揚,是死也無差別。

B先生的離地案例

早前,接觸到一名從事中國商務的專業人士客戶B先生,他的工作性質是協助歐美的投資公司進入中國市場,他跟我說,因為中國的商人狡猾、帳目混亂,所以外國資本家在投資前便要透過他們去調查中國公司的背景,並提供專業意見。會議以後,B先生語重心祥的跟我說,「年輕人,未來的發展,還是要到國內,國內的市場大,香港的市場小,想要有好的發展,你要將目光投到國內。」當時,我只微笑點頭,沒有說出心中想法。

B先生的業務,全賴於中國作為一個國家,其法治制度的不完整,導致外國商人得不到法律保障的情況下,他的角色優勢才能成立。即是說,他已經知道中國不是一個法制不健全的國家,他還要勸告我要到「國內」發展,實在是不負責任。不少港商到中國發展後,被騙到「無左間廠,輸埋粒糖。」幾多曾坐擁幾間廠房的商人最後落得回港做保安、揸的士的收場。

B先生,手持外國國藉,子女均在外國讀書生活;業務在香港註冊,他在中國有人脈網,認識不少地方官員。香港及中國,對他來說,都只是生財的基地;一日還有錢可賺便可待下去,只要中國的法制一天不完善、只要香港政府繼續實施「中港融合」方針,他的業務便會繼續壯大,如果有一天,這條水路不通又如何? 不緊要,他可以回到加拿大好好思考營業方針。

被動離地好過主動賣港

老實說,我不會怪責他作為一個離地中產,在港進行協助外資進入中國市場的業務。反正,他的業務有在香港繳稅,健全的法制一直令香港善於擔當這種角色。雖然,他不吃人間煙火,是沉默的幫凶,如果香港面對甚麼危難,他會立即拍拍屁股回到加拿大,但對社會大眾可說無甚影響。

但一眾「撈政治飯」的泛民議員,自己手持外國護照,卻在香港冒充反對派、卻處處聯同社混人士為中共維穩,於雨傘革命是遣責所謂暴力、又大放厥詞,說要爭取民主中國、近日又支持興建第三條跑道、遣責反水貨行動的義士、種種惡行,枉枉剝削香港人利益。

中國民主了會發生甚麼事?

如果有一天,中國真的進行民主,而且全中國一人一票,支持取消中港海關、香港的外匯儲備全數上繳中央,並決定香港不再施行普通法,全面與中國接軌。到時,香港定必滅亡,但一眾離地泛民便可以拍拍屁股,逃到外國從此幸福快樂地生活,至於剩下的香港人,便只好自生自滅了。

離地中產,不是萬惡;作為離地中產卻要從政,但又剝削本土利益,並站於道德高地,高呼不設實際的口號,同時遣責為香港本土利益出力的各路義士,便是邪惡中的邪惡,人人得而誅之。而仍會高呼「我要真普選」、支持泛民的人,已經不止是村民、港豬可以形容;他們是──幫凶,協助泛民把香港送進十八層地獄。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