強制中國交流計劃——青年上山下鄉是中國對港政策的延伸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香港大學教學副校長何立仁(Ian Holliday)在十七日於陸佑堂高桌晚宴中對學生表示,港大至二O二O年將強制所有學生在畢業前必須到中國做交換生,更說:「如果不想去中國,就不應報讀香港大學。」(If you don’t want to go to the mainland, don’t come to HKU.)為甚麼是港大?現行制度是如何?港大管理層的解話有甚麼意思?

為甚麼是港大?

梁振英在一月《施政報告》的引言部份,高調批評港大學生會刊物《學苑》「提出錯誤主張」,表示「香港民族自決」的思想「不能不警剔」。其實早在佔領終結之後,中國官員已不只一次表示,特區政府要加強「青年工作」。在中小學,有普教中和分散在不同科目的愛國教育元素;亦有親北京人士表示,青年到中國生活浸淫,可以改變他們的想法。

而港大作為提出《香港民族論》的學校、有學生在《城市論壇》公開支持香港獨立,而該校學生更雷厲風行的舉辦公投,脫離了「愛國不愛黨」、聲稱「建設民主中國」的學聯,自然很有「整治」需要。就像中國屠殺天安門的示威學生之後,中共大力整頓作為民運思想搖籃的大學,強迫學生軍訓一樣。

現行制度及問題

現在香港大學的建築學院學生,是要在三年級的時候到港大在北京的分校交流。但這只限於建築學系。而交流的地點,與科目本身有密切關係。如果強制要到中國交流,英文系的學生又去交流甚麼?歐研的又交流甚麼?日本研究的又交流甚麼?宗教科系又交流甚麼?(基於中國沒有宗教自由)如果這些沒有到中國交流需要的學生都必須到中國去,這計劃不是政治掛帥,又是甚麼?

如果計劃一旦實行,學生參與政治活動,批評,是否不能入境,是否不能畢業?即使港大校長表示,如果不能入境,可以申請豁免,但這已經能產生極大的寒蟬效應,使學生認為「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為了畢業,還是不要參加任何社會運動,不要發表意見和評論,免得自己讀書多年的成果毀於一旦。

港大的解話有甚麼意思?

港大在何立仁講話的翌日發出官方回應,表示交流活動是為了建立學生的全球及中國視野,有關計劃仍需諮詢和討論。何立仁則在昨日(二十日)與學生見面,在會上道歉並收回言論。何立仁又說,計劃目標是令所有學生得到前往中國和其他國家學習的機會(opportunity),並非強迫。但這聽來更像官僚的語言偽術。強迫給予的「機會」,也是機會。

現階段,港大管理層仍沒否定強制交流計劃,卻訴諸磨人的諮詢政治,推唐掩飾,此乃問題要點。討論三五七年,風聲過了,計劃可能就在無聲無色中通過。香港學生要大規模到中國,是為了中港融合,更是為了對治香港日益激進和本土化的青年。

香港不少青年在雨傘革命期間表現出抗拒泛民、舊社運團體以至大中華學聯的態度,可能令中共感到事態嚴重,決定由高等學府著手。王光亞亦指香港政治狀態非常複雜,可見必成中共重點整肅之對像。港大的中國政策,是中國的香港政策的延伸。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