崑南 :外國女記者眼中——六四與失憶的中共(世界文壇黑白焦之一)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普立茲獎,通常被認爲是美國的諾貝爾,但獎項范圍大大不同,分類很廣,小說之外,還有詩,戲劇,音樂,傳記以及與時事新聞有關的報道文學,包括一年內出色的的新聞圖片。

我個人較注重小說這一項,日前剛公布結果了,獲獎者是安東尼杜爾(Anthony Doerr),代表作爲他的第二部作品:《我們無法看到見的光》(All the Light We Cannot See),其他的入圍者還有三位:Richard Ford(上屆得主),Laila Lalami, and Joyce Carol Oates,後者這位美國女作家,自一九六九年獲得美國國家小說獎後,便一直像日本的村上春樹一樣,文學獎的常客,但只見提名,最後還是欠缺運氣。她入圍普獎,連今次共四次了。

今屆得獎小說的題材相當特別,寫一個自幼失明的法國女孩與無線電神童的相遇,背景是第二次世界大戰,被評論爲人性與科技的大融合之作品。此書在紐約時報暢銷榜已稱霸了一年多。

另一個創立於一九九三年的文學獎奧維爾(Orwell Prize),獎金不高(三千鎊),自然沒有普立茲那麼出名,但每年的獲獎結果,都十分受社會人士關注,因爲此獎要選的是與政治有關的報導文學作品,更特別的是其中一項是頒給揭露英國黑暗面的作家。此獎是紀念作家喬治奧維爾而設立的,作家的野心就是「政治寫作也是藝術一種。」( to make political writing into an art).

今屆入圍名單剛公佈了,其中一本是與六四有關的《重訪天安門:患上失憶症之中共》(The People’s Republic of Amnesia: Tiananmen Revisited,),作者是出名女記者Louisa Lim (譯音:蕗易莎林),曾是BBC記者,目前她在美國廣播公司任職,一九九五年曾在香港報館及明珠臺工作過。她研究中共國情,已有十年的資歷。

此書對於中國讀者不算有特別新意廿五年了,廿五年的風風雨雨,海外華人看夠了,受夠了,如今一位外國人努力不懈地透過七章的內容,講述六四事件如何影響中共,以及中共如何因爲這事件而重寫本身的歷史。這一些我們這一代都是見證者。其中一個受訪問者是趙紫陽祕書鮑彤,他說他從李鵬日記中可以看到,六四事件中的學生,是中共權鬥的犧牲品,因爲這不過是鄧小平利用他們把政敵趙紫陽拉下馬吧了。

若這部小說若真能得獎(結果將在五月廿一日公佈),恐怕也不會引起多大國際舆論的反響吧,因爲這段歷史世人已耳熟能詳,正如去年鮑彤受訪,問及雨傘運動時,他這麼說,「這運動已經出色地完成了兩個歷史性的任務:第一,不屈不撓地表達了香港選民要求真普選的神聖要求和堅強意志;第二,迫使人大常委自行露出了真相和本質。」是的,一切一切都載在史冊之上,中共失憶,但世人沒有失憶。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