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亞:《紐約情弦》——音樂治療人生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紐約情弦
★★★☆☆

《一奏傾情》(Once)和《一切從音樂開始》(Begin Again)之後,再有《紐約情弦》(Song One),喜歡同類電影的自然聽得到電影在唱歌。近年音樂電影成了潮流,除了以上提到的,高安兄弟也湊熱鬧,拍了《知音夢裡行》(Inside Llewyn Davis),講曾經紅過的獨立歌手,年紀大了無人問津,但他堅持獨立,可以想像他拿起結他在酒吧獻技時,最好的朋友就是手上的香煙而已。

英國獨立樂隊Belle & Sebastian主音做導演拍戲,也拍了《戀戀小情歌》(God Help The Girl),講厭食症少女要爬窗出院唱歌出唱片,在戲中大唱特唱,在學校禮堂唱在公園又唱,還找了個歌手男孩上牀,一圓人生時日無多的夢想。

《戀戀小情歌》完全說出了同類音樂電影之所以能夠感召觀眾,是因為電影像醫生開出的一道藥方,用音樂治療人生。莫說到要生離死別,人生其實也有太多失意與挫折,失業失戀失學失魂,大概音樂就是最好的麻醉藥,讓絮亂心靈得到平靜安穩,那管只是暫時都好。《紐約情弦》的女主角Anna Hathaway遇到的問題,也許都是大城市生活的人難以擺脫的一種傷感與寂寥。

一個人跑到偏遠地區研究少數民族生活,如此美麗的人類學博士女生不回到紐約,其實是紐約的損失,假如說多得她弟弟遇上交通意外,又太過幸災樂禍,但實情又的確是因為家庭發生問題,她才會想念家,思念愛。Anna Hathaway演博士生,但不是音樂人,她甚至不懂音樂,但因為追尋正在昏迷的弟弟記錄在日記的生活,令她遇上了一位來到紐約賺取生活費的獨立音樂人。

鏡頭跟著Anna Hathaway追尋弟弟昔日生活的世界,也同時令她進入一個從未接觸的世界。她到訪了不少夜店,聽到不少弟弟喜歡的歌手演唱,追思弟弟的思緒,這一部份的構思,很有情感。今時今日還會寫日記的人不多,透過文字、地點、場境、音樂和日與夜,去發掘一個人的人生軌迹,同時她也發掘出專注於研究學術的人生以外,另一種生活和情感的可能。

《紐約情弦》拍得很有生活感,自自然然的,用不著依靠很多曲折戲情。由於是女導演,所以對於女主角的情感觀察亦細膩。故事發生在一段短的時間,劇情雖然沒有特別表明,但大概想像得到是幾星期之內的事,就像人生中出現一段特別的假期,在假期內充滿了複雜的情感,有傷心,有擔憂,也有得到紓解的時刻,更重要是還是音樂還有愛。同類的音樂電影,往往就是拍出用音樂治療人生的奇效,真的不由你不信。

《紐約情弦》的情緣或許來得有點突兀,而且太有《情留半天》那樣歌頌短暫的感性,不過影片看得舒服,像夏日的冰凍汽水,也像冬日的暖手包,總之就是窩心。Anna Hathaway演得自然,賞心悅目。在又累又煩的人生,我們都需要音樂需要愛。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