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亞:《夢想之路》——抗爭畫面幕幕熟悉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黑人歌手Common在奧斯卡頒獎台上,手握得獎主題曲Glory的金像獎,提到受種族問題困擾的芝加哥南區兒童,提到悍衛言論自由的法國人,也提到香港佔領運動。在世界各地,都有不平等、不公義的問題。

Common的得獎感言,是世界的,不是個人的,是公義的,不是私有的。他的感言也變成「敢言」一樣,令香港觀眾興奮了好一陣子。或者存在於人們心中的鬱結,是揮之不去的,不會因為「連儂牆」被清洗而了無痕跡。不過,Common不是把獎項「獻給香港」,而是獻給民主、公義與和平。歌曲Glory並不代表一切爭取和追求平等的種族問題,已經得到勝利,甚至連勝利在望也說不上,大概理解為繼續朝著正確方向和目標進發,會比較現實。

《馬丁路德金:夢想之路》(Selma)是人物傳記片,是群眾上街遊行示威的電影,是示範政府如何打擊打壓打倒示威群眾的電影,當然也是一部群眾就算被打擊也無懼被打壓的人權電影。荷李活每年或每隔一兩年,都會有一部甚至多部關於種族問題的電影,主題大多描寫美國歷史中,白人與黑人的長久矛盾與裂痕。故事取材和角色多是改編真人真事,由小人物小故事,到大人物大故事,今次輪到拍馬丁路德金,就正是大時代的大人物了。

在最多白人的地方開始

故事從馬丁路德金於一九六四年得到諾貝爾和平獎之後開始,四位黑人少女在教堂被激進暴徒炸死,與此同時,幾位黑人民權份子在美國小城塞爾瑪(Selma)想登記成為選民投票時,被白人選舉專員拒於門外。兩件事件發生令馬丁路德金要求到白宮與當時總統林登詹森會面。他在總統辦公室促請總統立即為黑人投票的權利立法,但被總統拒絕,理由是這項議程並非他的當務之急。

戲中,總統的拒絕,是斷然的,無情的,更帶著一點憤怒,斥責馬丁路德金的要求及他帶威脅的口吻。由於與總統的談判無法達成結果,促使馬丁路德金走回民間,用民間的方法抗爭。

故事雖然只「改編」真人真事,但也透過他們的行動,帶出了一種實質的「抗爭策略」。馬丁路德金回到塞爾瑪,即黑人民權份子被拒登記投票的地方,當他踏入小城,入住酒店,立即引來當地白人及種族主義者不滿,大聲疾呼,甚至弄出一些破壞,要他滾離塞爾瑪。馬丁路德金不但沒有被嚇倒,還氣定神閒跟同伴說,就是這裡了。他的策略是,要在種族問題最嚴重、最多白人及官員反對的地方,開始抗爭,他需要的,正是衝突矛盾下出現的,亂局。

戲劇化處理

《馬丁路德金:夢想之路》用了通俗劇情片方法,拍歷史人物傳奇,先滿足戲劇性,如戲中的正反角色,就很典型很清楚,一看便知忠定奸,反對黑人平權的白人,樣子不是深謀遠慮,就是勢凶夾狼,特別是演州長的添羅夫,眉梢眼角就像是個法西斯主義者,一副他要你亡你便要亡的模樣。總統屬下的參謀官,出計陷害馬丁路德金,也是一副陰險宦官相。

影片不斷擴大黑人、民權份子與白人及官員的裂縫,炮製對立面,這部份的刻劃較為刻意,一切太黑太白,反而黑人民權圈子內不同持份者之間的矛盾,更有實感,不是所有黑人都認同馬丁路德金,戲中當地的「學生非暴力協調委員會」成員,就不太同意他「和平、非暴力」的示威策略,而學生委員會又有策動大量群眾的能力,這成了圈子內另一場角力鬥爭,馬丁路德金要透過多次演說,游說和鞏固支持者。

馬丁路德金在戲中的抗爭策略是,不斷演說,不斷呼籲群眾,不斷激發群眾抗爭情緒,用和平、非暴力,眾人手拉著手的方式,由塞爾瑪開始,展開漫長而抗日持久的示威遊行,遊行目的地是另一個城市蒙哥馬利(Montgomery),這是歷史上曾經出現的真實事件。不過,這部戲也惹起有不少非議,被指不符真實歷史,尤其是描寫馬丁路德金與總統林登詹森的破裂關係,很多人並不同意戲中把林登詹森刻劃成無情勢利的政客。

抗爭運動的轉捩點,是眾多黑人在遊行中被警方及白人毆打,甚至被開槍射殺,抗爭行動於是升溫。戲中考驗馬丁路德金的最大難題,是他如何說服情緒不穩的群眾和不同意見者繼續一起前行,及如何處理群眾與悍警、惡官之間的正面衝突。

如果有親身參與過香港爭取民主的佔領運動,不是單單看電視,而是曾經在示威現場目睹警方行動,那麼看《馬丁路德金:夢想之路》時,一定會感到戲中畫面在眼前出現,實在是幕幕熟悉。特別是當黑人群眾抵著警方追打,手扣著手繼續前行,大概腦海亦會浮現出剛過去了不久的種種激情與熱枕。

誰發綠卡給這狗娘養的?

由影星畢彼特投資和監製的兩部黑人民權電影,先後兩年緊接上映,前年《被奪走的12年》配合黑奴解放一百六十周年上映,《馬丁路德金:夢想之路》在二O一四年上映,也是馬丁路德金獲諾貝爾和平獎五十周年。前者是黑人忍辱受屈,最後獲幸運之神眷戀得到解脫,後者是黑人主動爭取,迫令國家頒佈投票權法案,兩部戲都獲提名奧斯卡,可見無論外間認為奧斯卡評審大多是保守年長的一輩,雖然不是每部戲都能奪獎,但也無法完全漠視種族民權電影存在的價值和意義。

今屆奧斯卡頒獎禮出現不少懷有政治含意的場面,除了《馬丁路德金:夢想之路》,還有維護保守派尊嚴的《美國狙擊手》,有拍攝斯諾登事件的紀錄片《第四公民》,有墨西哥導演伊拿力圖拍攝奪四項大獎的《飛鳥俠》,別忘記,還有最佳電影頒獎嘉賓辛藩,在台上知道得獎電影是《飛鳥俠》時,板起臉諷刺地說:是誰發美國綠卡給這狗娘養的?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