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阿國:老人政治必然令社會走向敗亡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老人政治是指一個地方由一群年老的人作為執政者,例如香港,這種情況不論發生在世界上任何地方都必然令社會步向敗亡。在一個成熟的社會中是需要不斷的權力流轉,不可能由一班老人長期掌握權力,必然要訂立一個制度讓年青人去取代老人的位置。

簡單而言,一個社會的未來是年青人,任由一群老人去決定所有人的未來,為所有人制定一切政策絕對是荒謬絕倫的事情,就以香港為例,一眾掌握社會發展的官員,幾乎都近六十歲以上,而且他們的子女大多數都送至外國,接受西方教育,這些官員的生活圈子完全脫離社會現實,所制訂的政策並不乎合社會的需要,例如房屋政策,只懂用一些臨渴掘井的方法去止燃眉之急,毫無提出有效而長遠的解決方法。由這群不知社會發生何事,不理會民意,一意孤行的官員去管治香港,必然令社會步向衰敗。

又是何俊仁劉慧卿?

老人的決策往往缺乏創新,陳腐守舊,這是無庸置疑的,因為老人政治的特式便是穩定大於一切,對社會既定的制度只會繼續跟隨,不會求變,用一種不求有功但求無過的心態去應付,但這種心態已經是一個過錯,因為不進則退的道理是任何人也明白的。另外年紀愈老便愈接近退休年齡,加上香港作為公務員的福利絕對是冠絕全球的,便令到官員有一種但求順利拿取退休福利的心態,遇事立刻潛水,例如陳茂波局長,在面對割房,屯地和醉駕等一連串事件後,隨即消失於天與地,待風平浪靜後才出現。

這一群官只根本只是貪圖職位的福利,是香港社會的最大寄生蟲,以自己利益為最大依歸,視自己為特權階級,並沒有服務市民的意願,又不願意再去推出創新而有效的政策,令到社會不斷維持一貫的政策,缺乏一種創造性破壞。

老人對權力有依戀,不願培養政治人材,在香港社會上位居要職的官員大部分是接受英式教育,在脫離英國統治後,社會上很多人說香港缺乏政治人才,但究竟是香港缺乏政治人才還是當政者不欲培養政治人才呢?在香港有個很奇怪的現象,就是為什麼每屆立法會來來去去都是那些候選人?民主黨就必然有何俊仁,劉慧卿,民建聯就是曾鈺成,譚耀忠,每屆也是這些見孔,難道整個黨派連一個有潛質的新人也發掘不到嗎?

「老屎忽」回歸

筆者認為最大的原因是這些「老屎忽」擔心他們的位置被別人所取代,令到青年人更難以從正常的途徑去參與政治。從香港較早前成立的團結香港基金更可看到香港正是處於老人政治的環境,其成員有董建華,梁錦松等人,筆者第一次聽到這消息時確實嚇了一跳,他們在十年前是管治香港的高官,更因失職而被問責或下台,為什麼十年後又是同一班人出來意欲再管治香港呢?難道十多年來一位出色的政治人才也沒有嗎?因此要令社會重新灌注活力必須要改變這種情況。

降低政府高官退休年齡

擺脫老人政治筆者認為首要任務是降低政府官員的退休年齡至五十五至六十歲,加速流動性,令年老而沒有足夠能力的官員更早退位,讓較年青的人上任,為社會帶來更多的活力。另外,在香港社會中高官問責制可謂完全失效,筆者認為政府高級官員的退休福利要與其在任時的決策得失掛勾,令其推出的政策更貼近民意。而且要把歷史定為必修科,因為歷史與政治的關係是無法擺脫的,因此要令社會上更多人留意政治,社會培育出更多政治人才,讀歷史是必需的。

更甚的可以教導一些基礎政治哲學,例如洛克的社會契約論,康德的義務論和羅爾斯的正義論等等,令到由學生開始對於政治有基礎的常識,能自己去判斷對錯是非,為了擺脫香港這個老人政治的社會必須有一群人去積極參與政治,由各方面去改革這個政治冷感的地方。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