盧斯達:美國為何會誤判伊斯蘭國?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奧巴馬在二O一四年九月曾經承認,伊斯蘭國崛起,美國的情報部門錯估了形勢,以致伊斯蘭國坐大。奧巴馬——或者美國政府,是為何會「誤判」的呢?

伊斯蘭國現任哈里法:巴格達迪

美國早年資助阿爾蓋達

美國介入了中東幾十年,支持以色列是長期國策;冷戰蔓延到中東,蘇聯入侵阿富汗(一九七九年),當地「聖戰者」紛紛起兵抵抗,美國與俄國沒有正面交鋒,而是資助、培訓阿富汗的聖戰者,借他們的手拖住蘇聯。拉登在戰爭後期成立的阿爾蓋達,就是其中一個美國資助的組織。本來的宗旨是反蘇,後來變成反美、反西方;在蘇聯兵敗之後於伊拉克政壇崛起的薩達姆,亦是美國資助的對象。

美國早就怕伊拉克會倒向社會主義陣營,由是資助伊拉克的反對勢力,包括薩達姆的阿拉伯復興社會黨。跟拉登一樣,薩達姆最終變成美國的敵人。薩達姆當權下的伊拉克,在九O年入侵科威特,導致大半個國際社會聯合出兵,最終唯有退兵;拉登的恐怖組織策動了九一一後,美國出兵伊拉克討伐「恐怖主義」,陷入戰爭泥沼。

美國重覆了蘇聯的錯誤,被無數聖戰組織的游擊戰打得焦頭爛額。美國人厭戰了,選出矢言「改變」的奧巴馬。在漫長的撤軍過程,阿爾蓋達其中一個伊拉克分支改組,脫離阿爾蓋達,宣佈「建立伊斯蘭國」。名稱從「伊拉克伊斯蘭國」、「伊拉克和黎凡特伊斯蘭國」 一直到現在的「伊斯蘭國」。

二O一四年,基地組織指責伊斯蘭國過於殘暴,劃清界線。但是伊斯蘭國兵鋒所至,摧枯拉朽,已經佔領伊拉克和敘利亞大片土地,有人口八百萬,有石油、大量美製武器、善用互聯絡,更有世界各地的聖戰份子不惜千里投奔效力。

x

伊斯蘭國想要甚麼

不只美國,即使是到現在,世界都不知道伊斯蘭國想要甚麼。在這個時代,先進國家的宗教早已妥協,退出政治舞台,服從「普世價值」而專心斂財,我們已經無法了解宗教的力量。在世俗的紀元,政治是「理性」的,講究利益。打?成本好高,想要甚麼?

政治在這個層次,只是利益的交換,而我們早就將「理性、利益的政治」視為真理。但伊斯蘭國在這一兩年來,只是打,不斷擴張領土,在領土上實施「伊斯蘭教法」;沒錢的時候、受到阻礙,就捉外國人去斬頭,拍高清片、廣傳,然後又繼續擴張領土,奪取油田、水壩、戰略重地……這一切最終的目標是甚麼?

伊斯蘭國不與外國談判,不謀求伊拉克的政治利益餅仔分配,國際社會根本無從入手。奧巴馬近來說,伊斯蘭國並不「伊斯蘭」,只是恐怖份子云云。這其實是外交辭令,迴避了伊斯蘭國和鄰近地區的衝突,有極大的宗教性,其運用的建國理據,是曾經存在於古老的伊斯蘭經文世界。

光復廣義而統一的阿拉伯帝國

伊斯蘭國目前「光復」的地區,是一戰後鄂圖曼帝國瓦解之後、由西方國家用「民族原則」強行劃分的區域。現在伊拉克、敘利亞等地區,以前屬於一個廣義而統一的阿拉伯帝國。

去年六月,伊斯蘭國的領袖巴格達迪自封為哈里法。伊斯蘭教先知穆罕默德死後,其繼承者的職位就叫哈里法(先知的繼承者),其管理的土地,實施伊斯蘭教法,叫作哈里法國(Caliphate)。

哈里法本來是政教合一的統治者,有互不承認而相爭,歷史上自號哈里法的人,都自認得到真主的「天命」。蒙古人西征,將阿拉伯帝國毀滅之後,哈里法變成純粹的宗教領袖稱號。十六世紀崛起的鄂圖曼帝國,皇帝再自封為哈里法。

鄂圖曼帝國於一戰後瓦解,民族共和形式的土耳其共和國建立,一九二四年,末代哈里發被廢黜。本來的哈里法國,確立了民族原則、政教分離,世俗了。從一九二四年 起,再沒有哈里法,再沒有哈里法國。

鄂圖曼帝國彊域圖(來源:維基百科

傳承那個失去已久的傳統

現在伊斯蘭國重建哈里法國,是要傳承那個失去已久的傳統,推翻一戰之後西方國家的民族劃界原則,伊斯蘭國至今也不要求任何國家承認。她本身是蔑視一六四八年威斯特伐利亞條約(Treaty of Westphalia)確定的主權國家觀念。是的,一切回到了現代世界之前的中古世界。類似的體系,就是未接受民族國家主權觀念的大清朝。

伊斯蘭國並不是想成為一個現代意義的民族主權國家,所以她也不會尋求現代民族國家體系(例如聯合國及她以下的主權國家)的承認。而且,在宗教原則上,哈里法一旦與外國妥協,即是放棄擴張哈里法國,他也就馬上成為不合格的哈里法,會受到哈里法國內聖戰者的討伐。現階段的伊斯蘭國,似乎是阿拉伯帝國早期的神權共和政體,哈里法是推舉出來的,而不是父死子繼的君主制模式。

所謂國際社會,大概無法理解這種看似沒有目標的殺伐和擴張。美國以前最大的敵人是拉登。拉登、遜尼派和巴格達迪,都是遜尼派,但遜尼派內裡也有很多支派。拉登那一派就不太提世界末日之戰,不太提西里法,他們是認為世界末日之戰在未來,總之不是現在;但伊斯蘭國就不一樣,好多投奔賣命的聖戰士認為,伊斯蘭國是真主成就的,哈米吉多頓(世界末日)快將來臨。

Vice News一個到伊斯蘭國境內拍攝的特輯裡,其中有一幕,是一班聖戰士在唱歌:

我們將美國摔成兩截
我們令歐洲全軍覆沒
我們在暴君的手中
令哈里法國度再臨

在那個特輯裡,伊斯蘭國的人言必稱主,以「偽君子」稱呼其他世俗的穆斯林國家。這些片段,令我想起基督教那些言必稱神的人。不過耶教已被現代世界馴服,被關進世俗的籠裡。絕大多數基督徒只能淪為偽君子,在世俗世界會乖巧地放下基督徒的身份,而且他們已經接受了民族觀念,基督徒身份,只是屬靈世界的事;與伊斯蘭教法將現實和精神世界融合無間,無法相比。

伊斯蘭教在歐美人創造的現代世界被壓抑了很多年,但它仍然保持極高的「純度」。

奧巴馬說,伊斯蘭國不是伊斯蘭主義,這是很「左」的看法。實際上,這不是伊斯蘭國有沒有「扭曲」伊斯蘭教的問題。現實是相反,正正是有一班人沒有「扭曲」伊斯蘭教,所以才出現了伊斯蘭國。耶教就被「扭曲」了很多次,所以它越來越稀薄,對世界越來越無害了。

資本主義、民族國家等東西長成之前,耶教不也同樣燒殺掠奪,同樣殺人如麻、十字軍東征、燒女巫、異端審判,神權超然於一切?

一個基督教世界觀、擁抱「普世價值」的現代世界,對「真正」的宗教,只有誤判的份。奧巴馬這個所謂超級大國的總統,今天仍然在說,不是與伊斯蘭教作戰。這種說法,相當政治正確,但是伊斯蘭國聽到,一定最高興。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