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智聰:獨立音樂手作仔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作為支持香港本土獨立音樂的音樂媒體工作者,一直以來我都好鼓勵(或在荼毒)獨立樂隊們自主出版自家的作品,以作為對樂隊的音樂作品之紀錄。所以,我每每都會喜見樂隊自資發表他們的唱片,同時更喜見樂隊出版D.I.Y.「手作仔」製作的音樂出品。

比如去年有獨立搖滾樂隊Salad Kowloon的5曲Demo卡式帶《Demo#1》,卡帶全是他們手作仔地逐盒逐盒自家翻錄出來;而在今年,則有Gothic Rock / Darkwave樂隊The Pafala早前發表的出品《a-pus pa-phala》,CD是自家燒錄出來,還有其Handmade製作的精美封套。

為甚麼要有這些D.I.Y.「手作仔」製作的獨立音樂出品呢?若然你的樂隊在獨立音樂圈已有一定的知名度、吸納了/儲夠了若干數量的追隨者,自主灌錄好作品後,送進廠房作大量生產印製,是理所當然的事(雖然所謂的大量生產對獨立樂隊而言也只是來印製一千張而已)。然而,倘若你的樂隊只是才新簇簇的崛起、在獨立音樂圈起步出道不久,即使懷著一股熱誠灌錄好樂隊的作品,但那還是建意採用「手作仔」的少量生產形式好了。

識聽一定聽Lo-Fi?

這種以「手作仔」製作出版形式的獨立音樂作品,好處是可以作少量生產/限量生產,視乎要幾多才印製幾多,慳錢又環保(以免除大量生產下但卻又反應未如理想而出現「砸死貨」之苦);從印製到包裝皆是人手製作,張張都有樂隊人情味。更重要是,採取「手作仔」出版形式的獨立樂隊都是以此作小試牛刀,其聲音上總有著一份來得粗獷赤裸、難能可貴的初生之犢音樂精神——識聽獨立音樂的,都會識得欣賞獨立音樂的初生之犢氣息,而非要甚麼靚聲靚錄音。

IMG_2853 IMG_2854

Salad Kowloon限量印製三百盒《Demo#1》卡帶出品(頭一百盒各有獨立編號),去年夏天面世,目前已售罄。而The Pafala的CD出品《a-pus pa-phala》在上月新春期間面世,則限量製作了一百套。

成立於二O一三年夏天的The Pafala,帶來《a-pus pa-phala》的CD只收錄兩首曲目:撲朔迷離、冷峻闇黑的Darkwave / Spoken Words作品〈疾病〉,以及80年代英倫Gothic Rock風格的〈渠種花〉。而《a-pus pa-phala》之亮點,還有Handmade製作的封套——蓋著牛油紙外套、以人手出來的兩條Die-cut位,還隨碟附送一小包藥囊(以供燃燒)來配合作品〈疾病〉之主題,相當之有別緻而有心思。

從卡式帶到CD-R

我第一次接觸到香港獨立音樂的「手作仔」出品,是電子流行樂樂團Minimal在一九八八年自資出版的《以心電信》卡帶專輯,卡帶是在家中以雙卡式機翻錄(用的是TDK D60盒帶),封面是黑白影印、歌名與歌詞全是手寫或打字機打出來,而且是按量生產。

那些年,要低成本地自家生產音樂出品,卡式帶是唯一的選擇,因為沒有人可以自行壓製黑膠唱片;然後踏入CD紀元,從前要自行印製CD光碟這門子「高科技」東西,更是天方夜譚。直到CD-R燒碟技術開始普及,「手作仔」CD-R出品方盛行起來。

即使是當今香港的獨立音樂大紅人樂隊My Little Airport,早年他們也曾出版過其「手作仔」形式的CD-R出品,那是二OO二年發表的六曲迷你專輯《Singing in the Telephone》。當年我仍未認識Nicole和阿P,維港唱片尚未,成立這張CD-R是我舉行音樂講座時一位讀者(他是阿P的好友)送給我的。《Singing in the Telephone》CD-R只印製了五十片,當年他們以十八元的售價於大學裡發售。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