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吾:過年雜憶

Share This:
  •  
  •  
  •  
  •  
  •  
  •  
  • 0
  •  
  •  
  •  
  •  
  •  
  •  
  •  

有份聯署支持按《基本法》及人大八三一決定實現特首普選的盧寵茂,在商台節目表示,香港青少年須明白,香港只是七百萬人口城市,中國則是十三億人口國家,故中央管治時要處理很多問題,包括國家安全等,不是年輕人「你要乜就要乜」。

盧寵茂又說,香港是「一國兩制」,不能完全無視「一國」,政改亦不能單憑年輕人不接受就改動,「我相信香港年青人未到管治十三億人國家水平」。他續指,年輕人仍有很多時間,「我哋都唔急,年青人做咩咁急呢?呢樣嘢好奇怪」。

活得好的人,當然想制度不變,直到永遠。只是,這個地方的人,活不下去了,你又怎會安穩?我有一個讀完新聞,然後好有理想咁入左一間出左名刻薄既報章度做記者。學生過年既時候,和父母吃飯的時候,都被問幾條很深的問題:

  • 一、點解你唔會好似我地以前咁,廿八歲結婚,三十歲生仔?我係你呢個年紀果陣,生左你家姐啦。
  • 二、點解你大學畢業,都唔可以買樓?你舅父以前大學畢業三年,已經可以係太子道買一層七百呎既樓啦。
  • 三、你讀左咁多書,點解你都唔可以安居樂業,幾時你先定性?
  • 四、點解你唔可以好似你老豆咁做生意?你做下生意,你咪可以有啲錢,唔使而家咁辛苦搵朝唔得晏囉。

當你問佢,以前既資產,一間地鋪五十萬港幣,而家呢?佢地就問你,咁你人工有加架?而當你反問,咁呢十年,資產增值左幾多?而大學畢業生既人工,又增加左幾多?

當你問到呢度,你就知道你既父母,佢地冇惡意架,不過佢地就係唔明,時代變左。只係上左位既人,唔會接受將佢地而家擁有既野交出架啦。而我學生既父母果一輩呢,就會覺得,只要重覆佢地既成功之路,佢地既仔女,都會成功。

既得利益者保護自己利益,新一代搞革命既時候就拍埋既得利益者度,結果搞散左個運動,邊個最開心呢?以後,香港會變成點?唔好問我,問下啲官丫,我份人工唔包呢啲拆社會炸彈既方法架。


Share This:
  •  
  •  
  •  
  •  
  •  
  •  
  • 0
  •  
  •  
  •  
  •  
  •  
  •  
  •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