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視民俗學032】劉天賜:電視台關門說起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上周傳出亞洲電視「快關門」消息!此際,「危在旦夕,屍居餘氣」,當然浮出各種說法。香港電視臺關門並非首次,佳藝電視「話執便執」,當其時港英政府完全無力挽救,又不見有什麼「白武士」友善襄助。白武士源出於西方武士,以武士精神助婦女,弱小。當今社會,善意出手助瀕臨失敗公司的人或機構,亦稱「白武士」。

圖片來源:T T

然而,從一盤生意看,亞視重整至收支平衝須很大努力,很長久時間,沒神蹟者。賣了家檔,珍貴的粵語長片,歷年得意之作,便是一座空城。真是可憐之極!電子傳媒在社會須付起責任,入屋之傳媒,可以成為高效的社會各界監察權力,及社會教育之老師,廣大群眾之摯友。這是一種承擔,義行。

我們很難見到有重大社會承擔責任感的電子傳媒,就算我們觀眾也只是特別留心她們的收視率,關心電視戰場,銀彈撬角,節目鬧雙胞而已。說到中國觀眾,一向都是「影迷」,即是「戲子迷」,對演出者,尤其主角,皆愛慕之,以致希望近距離看清楚真人的真容,或近距離親身接觸她們「神秘」的身體。這些感情其實十分複雜,縱錯交集了演出者的角色性格,觀眾心理上期望的性格,也同時對演員的幻想,大多數是寄託好夢的幻想。

總總因素,令到演員成為了影迷的「心中英雄」、「夢中情人」、「幻想對象」,這種感情奇妙得很,如幻如真,刻骨也銘心。成了「忠心的精神或肉體的追隨者」。

電視台是死物,像「迷」明星般「迷」電視台的少見吧。然而,仍有「慣性收視」之事實。這是否「迷」之證明呢?這是兩種不同的感情,習慣收看某電視台,出於食家習慣吃某一家堂子的味道一樣,口水流時,便記起廚子的味道,也記起這間食肆。因為在那裡有過不只於一次的良好記憶,有過不可忘記的歡樂時刻,這些必是記在腦海中快樂,一記起便周身舒暢,莫名其妙地興奮。

一切良好記憶都是一小一小點累積而成大的,也是一少些一少些累積而成多的。才可以成為選台習慣,不期然便伸手按此紐了。
怪責「慣性收視」不公平,末能先問:何以構成慣性?

一句:節目水平不穩定,沒有長遠計劃,也不準備負起「為社會之良師、為觀眾之益友」責任,一下收檔,難怪受眾不愛護了。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