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文韜:台、港民選女性政治元首的想像與歷史定位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今年的三八婦女節對台、港兩地在野勢力中女性政治領袖來說別具意義,一方面,台灣民進黨的蔡英文以黨主席身分挾著去年民間反中國國民黨的氣勢,帶領民進黨拿下超過三分之二縣市首長,六個直轄市中更攻佔五個之多,近日順利在無黨內競爭者的狀況下取得民進黨的提名,可以參選總統;若能維持高人氣,明年可望順利當選。

另方面,香港正值特首選制爭議白熱化之際,香港電視做為相當受大眾歡迎的網路電視台,在極受注目的電視劇《選戰》中就讓李心潔飾演女性特首參選人。

事實上,香港在野陣營如果能在有公民提名的情況下,是很有可能推出最終可以獲勝的女性特首候選人。分別來自泛民三大黨的女性立法會議員,劉慧卿(民主黨主席)、余若薇(公民黨主席)、何秀蘭(工黨前副主席)都有足夠資歷角逐特首。

女性政治元首的想像

誠然,在全球多個民主國家中,早就有女性成為擁有實權國家領導人的先例,英國的戴卓爾夫人、印度的甘地夫人,之後德國、澳洲等國家都出現女總理,最近兩年多來更有不下十個國家的人民陸續選出女性國家領導人。

女性被認為有一些特質其實剛好符合理想政治人物的想像。女性遇到難題時有耐心,又比較具備有利於解決問題的溝通能力;也有很多女性的正義感較強,男性有時因為愛面子、重人情,而不敢得罪人,倒是女性比較敢面對事實、揭露真相。女性擁有相對柔性的一面,少了一點呈強、好勝,也比較不易跟別人起衝突。

女性通常易於接受分權,這跟男性習慣集權恰巧成為對比,亦較符合民主精神。另外也有硏究發現,女性政治人物比較少牽涉貪污醜聞。以上的種種特質在台、港的重要政治人物如台灣前副總統呂秀蓮及香港前政務司司長陳方安生身上都能發現,而她們能做到接近政治元首的地位,更是由於其思路清晰及魄力驚人。

女性地位在台、港兩地近年提高不少,但在父權思維影響下,大家對女性的角色定位,仍離不開媽媽、太太等輔助的位份,而不是在於領導及決策。現實中擁有自己家庭的女生甚少參政,參政的婦女大多都是代夫出征;大部分從政女性都是不婚的,更正確的說,是無法兼顧婚姻。

在政黨政治下要競逐大位必須得到黨的支持,要得到支持,就要展現領導能力及魄力,即使小英兩次接任黨主席期間已經充分表現,可是,至今仍然一直存在著針對其女性身分而帶著偏見的「黨不能交給未婚小姐」說法。這種現象在香港相對比較輕微,前述的三位泛民的女性政治人物都是現任或曾任所屬政黨的主席或副主席,但並不會公開遇到這種質疑。

小英以捨我其誰的姿態準備跟從反共變成聯共的國民黨對壘。香港有哪一位女性政治人物願意以同樣的氣魄擔起挑戰䑛共建制派的重任?面對中共強大的壓迫,兩地未來的女性政治元首是否能捍衛香港人及台灣人利益,抵抗中共逐步的實質併吞?兩地已覺醒民眾期盼著正面的回應。

圖片來源:Hsuan Lin Chen

女性元首的反併吞任務及歷史定位

在三八婦女節談論台、港兩地未來選出女性政治元首的可能性固然是十分應節的話題,但在香港政改咨詢於三月七日結束之際,又在台灣於三月八日悼念基隆歷史上最悲慘的日子去談更是別具意義。

六十八年前的三月八日公認為殺人魔的蔣介石派軍隊登陸台灣基隆港,船艦靠岸前就開始對著岸邊展開「無差別式」掃射,基隆港遍佈屍體。自始獨裁的蔣政權開展了一波又一波的屠殺及追捕,並大致上將台灣菁英清剿或控制。台灣人民從此接受幾十年戒嚴時期白色恐怖下的統治,及後蔣介石去世後,由荒謬地宣稱代表中國及台灣的國民大會選出蔣經國為獨裁總統,這種小圈子選舉有點像目前香港的特首選舉中的提名委員會。大家不難想像香港目前的選制是多麼的落後。

三月七日香港政改諮詢結束後,政府將於五、六月提交立法會討論通過。去年那麼大規模的雨傘革命佔領運動彷彿對香港政局毫無影響,中共也絲毫不為所動,港澳辦主任張德江已經表明人大八三一決定不會撤回。近日更有傳聞中共願意出價高達一億去賄賂泛民議員,就等著那些「識時務」的願意成為千古罪人去當極權中共的「俊傑」。

過去,女性在選舉競爭中的政治資本往往不是來自遠見、才幹或教育水平,而是屈從在男性主導的權力分配結構下之認可。一旦女性能跳脫這結構的約束而獲得認同成為女性政治元首,其歷史定位必然與眾不同。對小英來說,這當然不單是要證明穿裙子的能勝任總統、擔任三軍統帥,更是要帶領民眾正視而不是迴避目前國家定位不清的現實;而當大眾仍然相信「維持現狀」的假象時,更要提醒人民並回應台灣無日無之都在被中共強迫改變現狀的情形。近日中共片面宣佈新増M503等航線危及國安便是明顯的例子,但民進黨的消極回應實在令人不解。

前述的三位香港女性政治領袖必須要有足夠智慧去了解到,若香港的泛民主派不能團結一致否決中共人大831決定的政改方案,中共日後就可以片面對全世界公告他們已經給予港人一人一票的普選;同時她們更要告知全港市民,若然未來特首經過提名委員會篩選都可以稱為「普選」,那麼之後的普選機制就沒有真正改革的可能,始終會維持提名委員會,直到2047,屆時香港就會被完整地實質併吞,再沒有了基本法,有跟沒有「真普選」再也不是議題。

蔡英文的歷史定位將取決於她能否在當選後確立屬於台灣人民正規及正常的新國家,讓中共一切併吞台灣的努力白費。香港女性政治領袖現在必須堅持有公民提名在內的政改方案,更要在將來公民提名的情況下以當仁不讓的態度競逐特首,與市民大眾一同摃起香港的未來,抵抗中共的實質併吞。

作者:台灣成功大學政治系教授、港澳在台民主同盟發起人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