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世界的銀行家?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編譯/程輝(取材自經濟學人)

亞洲基礎建設投資銀行(Asian Infrastructure Investment Bank,AIIB),已經吸引了包括一些歐洲先進國家的加入,連英國也無視於美國的反對宣布參加,對既有的世界金融秩序勢將帶來極大衝擊。

中國對於一些衰敗政府的貸款看似對國際貨幣基金(IMF)的一種挑戰,但最大的風險是對它自身。

IMF本來被賦予的角色就是世界經濟的救援隊,但是最近,是中國在扮演對警報器作出反應的角色,首先,它借錢給阿根廷來補充其萎縮的外匯存底,次之,當俄國的盧布崩潰,中國提供信用給予俄國。然後,委內瑞拉向中國乞求資金去消除其呆帳,策略上的利益主導了中國金融管線的去處;而這些國家回饋給它以石油和糧食,而當一個政府在任何地方有破滅之虞,它們現在有了除了IMF之外的另一種選擇。

在過去六個月,中國同時也侵略了其他不列顛森林機構的管轄區,如世界銀行。首先,中國,以及巴西、俄國、印度及南非,一起建立了「新發展銀行」,其次,中國也揭啟了「亞洲基礎建設投資銀行」,最後,它發動了「絲路基金」,以另一個發展基金為支援,這些雖然都尚未開始運作,但中國已經擔保將投入超過一千四百億資金到這些新的機構中。

中國的影響力不應該被誇大,中國元迄今尚非完全可兌換的貨幣,而在數年內也不會是,這就侷限了其影響力,但其領導人確實正在調度其現金及策略來變成世界的一個銀行家,這立刻是受到歡迎但也是令人擔憂的事。

這個發展是受歡迎的,因為它符合每個人的利益,取得使用中國龐大的儲蓄的機會,這曾經被存放於低報酬的美國政府債券太久了,現可分散到更有用途之處,對於那些需要更完善的道路及港口的窮國,中國的資金可能是天賜良物。

但令人擔心的是關於中國將可能如何施展其力量。世界銀行及國際貨幣基金曾被批判在其貸款上附加了太多條件,中國,相反的,並未附加任何需求,但這也正是令人擔憂的。自二OO七來,中國銀行已經放款了五百億給委內瑞拉,使該國領導人有足夠時間可以對其經濟加以破壞,同時也因此縱容委國繼續對美國嗤之以鼻,令人憂心的是,當國際間對中國元的使用增加之後,中國將開始提供這些被排拒的國家一種可以逃避西方的金融制裁的方法,因此推翻了外交上及金融上的秩序。

事實上的證據顯示中國的目標並非如此邪惡,它並不在於追求取代已經建立的多邊機構,而只是想取得與其國家規模相當的權力,更有甚之,中國的活躍主義一部分是針對應受責備的美國,因美國無法容許某些變革,以給予大型新興市場在世界銀行及IMF有更大的發言權的防堵政策,美國已經試圖說服盟國去避開中國的新成立的基礎建設銀行。歐巴馬政府將會是較合理的,如果能把中國結合進入既有的機構而非試圖去完全阻擋中國的野心。

至於其沒有附帶條件的貸款政策,中國的魯莽的放款所造成的最大風險的國家是中國自己本身,它已然培養了開發中世界的冠軍的形象,但那些接受了中國的巨額賞金的國家的金融困境,勢將淹沒此形象。它同時也是國家財富的浪費,原先涉足發展金融的用意是使其現金準備有更好的用途,而非浪費於貪污腐敗的國家身上。所幸之處是中國的錯誤已經顯而易見,在中國真的變成世界銀行家之前,它應該有時間去修正錯誤,堅持追隨不列顛森林機構的模式,是它開始的正確的第一步。


民報 http://www.peoplenews.tw/ 授權轉載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