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文韜:台灣二二八屠殺對香港抵抗中共宰制的啟示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台灣近年在「紀念」二二八事件的日子都會看到馬英九總統出席紀念活動,但馬英九當年的「長官」正是在老蔣年代當特務頭子的蔣經國,而蔣經國則代表老蔣在二二八後監督及協助策劃大規模屠殺、追捕與政治迫害,也展開幾十年戒嚴下的白色恐佈。國民黨一直盼望台灣人能接受現實,讓歷史被忘卻。

台北市長柯文哲日前提及其祖父雖沒有死於二二八,但仍受過牢獄之災。可是,面對日前蔣介石銅像相繼被破壞或塗鴉,他提出「歷史是歷史」,似乎意味他不願再正視極權統治下的不義及其對台灣帶來的傷害。

沒有受過苦難的台灣住民或新住民也許沒有資格去替受迫害過的家庭去表達是否要原諒國民黨的,這是個別家庭的決定。不過,到現在為止,流亡台灣的中國國民黨及其主導的臨時政府,並沒有打算做真正的調査及揭開真相。經過多年的迫害及打壓,很多二二八受害者及其家人至今都不想公開被迫害的經過,台灣人沒有自己的國家,臨時性質的政府及立法院仍由國民黨主導。

悼念二二八的政治

雖然台灣有二二八和平紀念公園及和平紀念碑等等,但是很多抱有台灣主體意識的朋友認為這不應該是一種「和平紀念」。首先應是悼念而不是紀念,馬英九政府將二二八事件定性為官逼民反,但其實是世界五大殺人魔蔣介石允許台灣濫權者下令有規劃屠殺,台灣人不能紀念屠殺。

其次,既然沒有調查,就沒有真相,沒有真相,就沒有究責的可能,沒有究責,就沒有和解,沒有和解,當然也就沒有和平。被掩蓋的歷史真相必須揭露,否則不可能實踐轉型正義,未來爭取的手段會更多樣化。

二二八屠殺的罪魁禍首當然是蔣介石,其在台灣的傀儡都只是代理人。一九四五日本戰敗後,蔣介石依照盟軍最高統帥的命令接受日本投降,但自始至終在沒有得到台灣人民授權及國際承認下強佔及殖民台灣。二二八屠殺的主要目的就是先下手為強,趕緊徹底瓦解台灣有可能組織起來的反對力量。

部分評論者近年開始將過去的台灣與目前跟中共極權政府抗爭的香港來做比較,其中一個有趣的問題是:香港的政治抗爭歷史會不會重演台灣的二二八「悲劇」?由於時空背景的不同,但從鎮壓及迫害的規模看,二二八比較像是中國的六四屠城,在此無法細膩地做出比較,只能概括指出,兩者的最大共通點是人民都以為只要跟當權者反映要求,極權政府是會有所回應甚至讓步。

可是,極權主義的本質不是關心你們提什麼要求,而是認為你們提出要求本身就是一個反對他們的行為,故對要求絕不讓步,對提出要求的人絕不寬待,台、港都會是一樣。

二二八不會在香港重演?

香港去年的雨傘革命出乎意料地開展後,想要主導整場抗爭的少數枱面上領袖,一直害怕六四天安門血腥鎮壓會上演,更一度有傳言說梁振英要求開鎗驅逐群眾,這種擔憂是可以理解的,擔心的源頭在於他們所對抗的是極權中共所撐腰的港共政權。根據美軍的情報,六四死亡人數超過一萬人,對殺人如麻的中共,這算是「小事一樁」,六四鎮壓前是官方先將反腐佔領運動定性為動亂,再合理化後來的鎮壓。

本來要佔中的泛民及佔中三子想騎劫雨傘革命後就立刻宣佈撤退,卻發現一發不可收拾,只好從佔領開始就想要帶領群眾退場,執著於「帶領群眾出來,就要帶領大家散場」的模式,但忘卻了佔領背後的理想。

現在看起來,當時的顧慮應該是多餘的,愈發媚共的民主黨在二二七舉辦的黨慶上,跟䑛共的建制派、親共的自由黨樂也融融地高唱海闊天空,真是恬不知恥。資深民主黨人李華明日前更批評官員們不願意出席黨慶是不給面子,宣稱搞政治其實都是「俾面派對」,互相「給給面子」而已。大家終於明白其實抗不抗爭或怎麼抗爭在原來的設計下不免被質疑都是串通好的,當然大家事後很清楚,泛民及其死忠支持者在背後撐腰的佔中三子根本並沒有真的要佔中。

拆解香港的困局

對市民大眾來説,民主黨甚至整個泛民已經逐漸喪失理想性是毋庸置疑的事實。民主黨二O一O年時甚至跟中共黑箱進行私下談判,更留下了出賣香港民主的歷史罵名,二O一二年増加超級區議會議席的安排美其名是添入民主成分,但實際上卻令香港立法會成了三不像的怪獸,並開了一個荒謬的先例,更阻礙了全面直選的時程。

民主黨自以為可以代表港人去談判,其目的不外乎就是透過超級區議會議席來增加自己政黨的席次。在親共的建制派壟斷下,泛民習慣為了爭奪剩下的政治空間而妥協。雨傘革命正是因為佔中三子及泛民無法主導,才能支撐那麼久,但也是因為有他們的影響,群眾抗爭才無法升級。若香港的政治抗爭由泛民或其盟友和死忠支持者主導,則只會很容易「被和諧掉」,不會發生類似二二八或六四的屠殺。

可是,中共在香港的秋後算賬不會停止,這也是北京政權及港共傀儡嚇阻泛民及其支持者的手段。中共要以脅迫利誘的方式令政改方案通過,若能成功,部分泛民及其死忠支持者所承受的些許犧牲將是白費的,目前必須以更多樣的方式及更堅定的行動來爭取民主,不能在政改上退讓。

在二二八屠殺之後台灣人民面對白色恐怖下幾十年的戒嚴統治。雖然香港不會經歷這樣的悲劇,但是為數甚多的一眾更進取的本土派抗共人士將面對比泛民更大的打擊及清算,香港本土派已經沒有選擇的餘地,只有鼓勵更多人投入更高強度的抗爭才有可能扭轉乾坤。

作者:台灣成功大學政治系教授 及 港澳在台民主同盟發起人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