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大澂:美元終始論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圖片來源: Mike Poresky

美元成為公認的世界貿易及儲備貨幣,源於二戰後的布列頓(Bretton Wood)協議。布列頓協議採用美元及黃金的雙儲備制度,各國貨幣掛鈎美元,美元就以三十五美元一安士的定價掛鈎黃金。在此安排下,各國可隨時把手上美元換美國的黃金,反之亦然。

經濟運轉,要靠充足的貨幣供應及流動,但布列頓協議下,全球的貨幣供應,卻只能靠黃金及美元的供應做支援。開採黃金需時多年,供應增長緩慢,而美元的供應,又要依靠美國的經濟情況。如果黃金非定於三十五美元的官方價,隨著世界經濟增長,黃金價格自然會上升,世界貨幣的供應會因為金價向上而提升。但布列頓制度下,黃金價格向上,其實就是說美元正貶值。美元此世界儲備貶值,各國對美元的信心就會下降,那就威脅美元的貨幣儲備地位及美國的威信。黃金價格人為定死,表面上是保障了美元,但這樣的安排,就使世界貨幣供應集中在美元及美國身上。世界貨幣供應之權力集中於美國,金價又人為定死,此乃二戰後世界貨幣制度先天上的兩大缺陷。

世界經濟在戰後高速增長,兩大缺陷就一直困擾世界經濟和政局。當美國經濟旺盛,美國人大買外國貨,美國公司又到戰後百廢待興的歐亞等地投資,那美元就流出美國,世界貨幣供應相應向上。但當美國經濟冷卻,入口減少,資金又從歐亞回流美國的話,世界貨幣供應就會收縮,歐亞經濟出現通縮,經濟不景,幣值波動,影響各地的經濟政局。

美國於六十年代攻打越南,美國政府開支大增,長期貿易赤字,各國又開始質疑三十五美元一安士的官方價格能否守得住。守不住的話,各國手上的美元兌黃金就要貶值了,於是法國為首等多國為免損失,就開始把手上美元換成美國的黃金。美國黃金外流,黃金儲備因此由約二萬公噸的高峯跌至七十年代的九千公噸。美國的貨幣政策,要顧國內經濟,又要顧國外政經情勢,正是順得哥情失嫂意。

尼克遜在任期間,就一直不想理會美元身為國際儲備所引發的國際問題。輯錄了尼克遜自己在白宮辦公室工作時錄下的對話的《尼克遜錄音》,當中就紀錄了1971年8月關閉黃金窗前,尼克遜跟當時財長約翰康納利(John Connally)的談話。從紀錄可見,尼克遜清楚知道關閉黃金窗必會引起國際不滿,但身為美國總統,他的首要任務,是看顧美國本土經濟,因此,他跟財長這樣說:

「Our primary goal must be a continued upward surge in the domestic economy. And we must not, in order to stablize the international situation, cut our guts out here.」 《尼克遜錄音》,第二百四十頁。

美國最後於1971年8月15日宣布關閉黃金窗,黃金退出貨幣舞台,變相結束了二戰後成立的布列頓世界貨幣制度。布列頓結束,全球進入浮動匯率的年代,美元因為美國國力及美元在二戰後建立起的權威,仍然成為世界主要的交易及儲備貨幣。制度雖新,但缺陷仍舊不變,世界貨幣供應之源仍要依靠美國,各國續受布列頓制度遺留下來的先天缺陷之困擾。香港人最熟識的「困擾」例子,自然是1997年亞洲金融風暴

「九十年代中,亞洲經濟增長週期到尾聲,資金開始流出亞洲轉投美國。美元指數由一九九五年亦見底回升,由當年80左右,一直升至一九九七年頭的90,然後半年間急升至年中時的100,美元兌各國主要貨幣兩年間升幅達25%。美元急升資金流出亞洲,九十年代大量用美元舉債的一眾國家及企業,匯率上出現巨大損失,例如本來利息還一千萬美元的,忽然用本國貨幣要多畀二百五十萬美元作利息開支,印尼泰國各地政府及大企業開始週轉不靈,最終觸發亞洲金融危機並漫延至香港。」

美元流出流入美國,不但困擾全球各地,美國本土亦深受其害。亞洲金融危機,美元大升,資金流入美國,最終谷爆美國科網股泡沫,納斯達克指數由二OOO年的五千點,暴跌至二OO二年的一千一百點水平,跌幅近八成。當時美國聯儲局為保經濟,把利率調至近零的水平,美國政府又同時推出房屋政策,嘗試催谷美國房地產,最終又於二OO七年谷爆比科網泡沫更大的美國房地產泡沫。

二戰後貨幣制度以美元為中心,實有其實際需要,但七十年後的今日,制度續以美元為中心,弊病叢生,早已不合時宜。現時的IMF及世界銀行, 衍生於布列頓制度,本來正是最佳的國際橋梁以改革世界貨幣制度。布列頓雖已結束多年,但此等國際機構行事仍一直偏重美國而忽略後來經濟國(Emerging Economy)。近年需有改革之議,在美國反對下卻無實際推行。

中共上年甲午年倡議成立亞洲基建投資銀行(亞建行),作用有如國際貨幣基金會(IMF)一樣,看來正是為解決美元獨大此二戰遺留下來的貨幣制度缺陷而創建。除了巴西、俄羅斯、印度及南非等一早加入,現在連英國法國德國義大利瑞士等西方美國盟友均已相繼表明加入。可以想像得到,如非以美元為中心的制度十多年來破壞愈趨頻繁,此倡議十年前絕不會有今天的回響。就算有,也只會得零星小國支持,而非像現在般,眾大國均鄭重其事商議加入。

亞建行現時以各國注資建設基建為要任,假以時日,各國或可利用亞健行此機構,代替IMF及世界銀行的地位,商討創立新的國際貿易及儲備貨幣。當然,亞建行最終能否獲得國際認可,現時仍言之尚早。但世界貨幣供應之源仍要依靠美國此先天的制度缺陷,早晚是要解決的。美元不再是唯一儲備,美國聯儲局便無需再兼顧美國貨幣政策對國際社會造成之風險,能全心全意按美國本土經濟情況而調整政策。世界各國亦不用再因為制度缺陷而受美國貨幣政策的牽連。

破舊立新,美元的世界貿易及儲備貨幣角色,快要完成其歷史任務。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