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亞:十部我最想看的電影節電影(下)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今屆香港國際電影節,頗值得戲迷看的,是瑞典導演羅伊安德遜(Roy Anderson)的回顧,以「a critical surrealist」來形容很貼切,他喜歡逐個逐個長鏡頭去拍,一個長鏡就是一場戲,很多時鏡頭不動,但畫中人物動態萬千,隨時畫面每一處每個角落都有觀賞價值,那就是巴贊推崇的場面調度嗎?由觀眾自己判斷好了,但羅伊安德遜確實有同鄉英瑪褒曼的大師味道,出手不凡,意念深邃。今時今日還要用心用力用時間玩長鏡頭的導演買少見少,就算見到的又有不少只是半桶水,像塔可夫斯基,像安哲羅普落斯,想學都可以,要扮就唔使旨意。羅伊安德遜難得的不止追求電影美學,還有哲思,透過超現實想像和實踐,反思當代社會人文生活。回顧六部電影未必有時間全部都看,就選兩部他的近作品看吧。

《二樓傳來的歌聲》

六. 二樓傳來的歌聲 (Songs from the Second Floor)/瑞典/P.29

羅伊安德遜足足二十五年沒有拍戲,復出影壇就轟動國際。戲中的瑞典像個末日世界,城市灰灰暗暗,街道地下道滿是人與車,人們樣子呆呆滯滯像行屍走肉,長鏡頭內一切調度叫人O嘴。你可以覺得搞笑覺得倉涼覺得可怕,詮釋空間又寬又遠,無可否認的,是影片充滿寓言味道,但看著看著又帶點動人。

《鴿子在樹上反思存在意義》

七. 鴿子在樹上反思存在意義 (A Pigeon Sat on a Branch Reflecting on Existence)/ 瑞典/P.29

被形容為羅伊安德遜「苦思四年」之作,他拍的電影時間,可以跟王家衛鬥一鬥,隨時鬥贏。這部是他「人性三部曲」的最後一部(第一、二部是《二樓傳來的歌聲》和《人啊,你為甚麼》),全片延續長鏡風格,由三十九個(長鏡)場景構成,英交片名受十六世紀荷蘭農民畫家Pieter Bruegel the Elder於1565年的畫作The Hunters in the Snow啟發,畫中剛好有幾隻鴿子站在樹上,就成了羅伊安德遜的繆思。戲中鏡頭一直追著推銷搞笑玩具的一對主角,上門兜售商品,好像帶觀眾到達不同地點不同人物時空,看透人生。

《一個人自由野》

八.一個人自由野 (Out of Nature)/挪威/P.84

看完《狂野行》,對一個人撇下一切走到野外洗滌過去的電影,特別有感,很多年前看《浪蕩天涯》,已經感到世界不一定只屬於城市,野外才是進化昇華的修練場,想不到,在挪威也有這一部Out of Nature。男主角脫掉褲子光著下體在野外奔跑的海報,就我想起站在樹上反思的鴿子。男人承受工作和家庭壓力太久,要爆了,於是告訴老婆要出走,到山上奔跑,獨自出走之後,又是另一番思想情慾的狂野,他甚至從跳到手背上的小青蛙身上得到頓悟。三級片呀!

《臭皮囊》

九.臭皮囊 (Body)/波蘭/P.84

波蘭女導演Szumowska之作,又是另一部黑色幽默電影。Szumowska前作拍Elles《情慾深淵》,雖然有茱麗葉庇洛仙主演,不算很成功,但總算在Lars Von Trier電影身上學到性與慾,無負她曾經是《失落伊甸園》的監製。後來再直接拍同志片In the Name of,道出男牧師的情鬱,就贏了柏林影展Teddy Bear最佳同志片。《臭皮囊》回歸女性身體,甚至是屍體及靈體,還有人鬼通靈,攝影一流,也讓她更進一步,贏了柏林影展最佳導演銀熊獎。值得去看。

《海洋之歌》

 

十.海洋之歌 (Song of the Sea)/愛爾蘭/P.96

最後一部想看的,是今年入圍奧斯卡的動畫《海洋之歌》,人人都以為可以大熱奪獎,點知最後輸了給《大英雄聯盟》。愛爾蘭導演Tomm Moore的動畫已經不是第一次獲提名奧斯卡,構思五年,取材古老傳說,揭開一個海洋神話,開啟一段奇幻之旅。女主角是個大頭妹,不懂說話,樣子楚楚可人,手繪畫風,畫面穿梭地底水底樹林,又同睇開的荷李活或者日本風格都截然不同,歐洲味道特別靈氣迫人,識睇動畫一定睇呢部,到時戲院見。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