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光復我香江:香港警察不務正業 本港治安勢必惡化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中共黨刊環球時報發狗噏廢文,誣稱因香港「佔中」破壞法治,導致出現嚴重罪案。中共黨媒的邏輯一向弱智,不足為奇。但從另一方面看,雨傘革命和光復行動等政治活動確實和罪案增多,治安惡化有關聯,只不過問題不是出在示威者,而是在香港警察本身。

不論是雨傘革命還是之後的「鳩嗚」、「光復」,已經徹底法西斯化的港共政權都如臨大敵,每每必定會調動大量警力予以殘酷鎮壓或嚴密監視。就警方的部署來看,抽調往鎮壓示威的警察,大多隸屬PTU或EU這些精英部隊。PTU和EU作為香港警隊的精銳力量,其成員擁有穿皮靴和戴貝雷帽的特權,他們的任務非比普通警員。舉例說,PTU通常在各區負責執行恆常的反罪案巡邏,巡查後巷、天台等罪案黑點,截查可疑人士,預防罪案發生,此外也會支援警方的大型行動例如反黑、掃黃等。

警力被大量抽調打壓人民

EU是警隊的快速反應部隊,專門負責在接到嚴重罪案報告(例如搶劫、殺人等)後,第一時間趕赴案發現場執法。香港近二十年的犯罪數字長處低位,成為亞洲乃至全球最安全的城市之一,很大程度上得益於英國管治時代就設計落的這套行之有效的警力編配制度。

但自雨傘革命以來,這些日常肩負維護治安任務的警力,被大量地、不斷地抽調去打壓政治活動、鎮壓人民。如此一來,日常反罪案的警力必然會出現短缺,各罪案黑點無疑因此中門大開,給蠢蠢欲動的罪犯可乘之機。

舉個例子說,雨傘革命旺角晚晚不斷的鳩嗚,即便近來警方的打壓有所減輕,但西洋菜街每晚大致仍維持最少1 plat PTU警員徹夜看守,監視示威人士。如此一來,整個油尖旺區負責反罪案巡邏的PTU就會順應減少一個plat的警力,嚴重削弱警方預防罪案發生的能力。

這也許解釋了為何尖沙咀發生錶行槍擊劫案後,孤身一人、衣著頗為高調(高級西裝)的匪徒竟然可以如入無人之境地逃之夭夭,沒有遭到任何警察的攔截或即時追捕。尖沙咀的購物區名店林立,按常識也知道肯定是匪徒「光顧」的熱點。這個區域本來就應該多部署PTU或EU,提高防範之餘亦加強遇事的快速反應能力,及時制止罪案。但根據事發的經過可見,該區根本就缺乏警察駐守,以致既不能及早截查疑人(匪徒的打扮本身就非常可疑),事發後也沒有警察可以即時制止或擒拿劫匪。當警方荷槍實彈地趕赴現場,「排長龍」地搜索時,已經是案發多時,匪徒早已不見踪影。

0314-00405-001b2

尖沙咀錶行槍擊劫案疑犯(閉路電視截圖)

大量政治工作 正常罪案偵緝受影響

除了前線執法的警力受到影響外,警隊內部的工作也會受到強加的政治任務而備受拖累。自雨傘革命以降,警方濫捕濫告示威者,大量case不理三七二十一,統統燒上CID,CID部門長期人手不足,工作量超負荷。現時為了應付政治打壓,部門平白又添了一大堆調查工作要做。如此一來,正常的罪案偵緝必然會受到影響,例如偵緝時間拖長,工作錯漏增加,以致影響到破案率,放走了真正的罪犯。

用警察等國家暴力機器來打壓政治活動,本質上來講並不罕見。香港警隊以前也有政治部,專門負責政治監控工作。但1995年政治部解散後,香港警隊從體制上來講,已經變成了一支純粹的治安警察部隊。現在港共政權全面要求治安警察兼差做政治警察的工作,筆者對此實在是聞所未聞。因為即便是在蘇聯東歐、中國等這些獨裁國家,治安警察和政治警察在編制和職能上也是完全分開,互相獨立的。

法西斯政府 毀掉香港警隊

例如在政治迫害臭名昭彰的東德,人民警察(Volkspolizei)只負責捉刑事犯,一如電影《竊聽者》所描繪的一類政治迫害工作,是由史塔西(Stasi)負責的。在中國,公安部轄下有一局、二局、三局等十多個分支。其中一局就是外界常說的「國保」,專門負責迫害劉曉波夫婦等一類政治異見人士。餘下的其他局就負責治安、刑偵等正常的警務工作(這或許能夠說明,為何北京日前發生和香港類似的劫案,公安只消半小時就把匪徒緝拿歸案的原因了吧)。

香港警察越俎代庖,不務正業,殘酷鎮壓人民變本加厲,如此下去不但必然會毀掉這隊警隊,還會搭上香港的良好治安一起陪葬,情況實在令人非常擔憂!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