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雲:李光耀逝世與香港華夏建國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圖片來源: William Cho

李光耀終於逝去。這位困在小國的巨靈終於獲得釋放,不必守住馬六甲海峽。這位客家人政治家、蘭芳共和國的遺民,在南洋守住華人城邦,守到九十一歲,對得住客家先祖羅芳伯在婆羅洲建立的蘭芳共和國(1777-1884)。然而,李光耀以英語城邦、獨裁統治的方式建國,恐怕無以為繼。

李光耀是倉卒立國的,而且他不見得有什麼文化涵養和君子襟懷,以瑣屑的方式冷酷對待政敵(例如漫無邊際的司法纏繞),他只能用法西斯的國家統制方式建國,但那是一種沒有國魂的法西斯,國家機器照顧人民,但人民不會照顧國家機器。這種缺乏文化傳統認同的官僚機器,亂世過去之後,出不了英雄人物;國家統制式的經濟和社會秩序、中間路線的執政黨人民行動黨——右傾的極權政治加左傾的福利社會,令政黨輪替無從進行,也不會有執政能力的反對黨出現。政治上,新加坡走入窮巷。

政府如要超越技術官僚政治,必須魅力型的領袖,李光耀退位之後,輾轉傳到兒子身上,然而這好似邊際效用遞減定律一樣,嫡傳的作用愈來愈薄,李光耀的兒子無法比得起他的父親,李光耀的孫子無法比得起他的兒子。當然,北韓可以傳到第三代,但北韓是封閉經濟,新加坡不是。

在新加坡,李光耀傳給李顯龍;在台灣,蔣介石傳給蔣經國,之後就是血脈斷絕,政黨輪替,變革來臨。台灣好歹在蔣經國之後出現李登輝,帶引民進黨陳水扁做政黨輪替。李光耀去矣,東亞法西斯治國的火炬熄滅了。香港和中共的極權者失去心靈靠山,陷入沮喪。

李光耀的功過,我早有文章論定。他反共建國有功,但在國族文化建設方面,李光耀可謂一敗塗地。李光耀用英文來做國家交流語,在種族方面,獨尊馬來族,反而佔據人口超過七成,也在社會主流舉足輕重的華人文化,並無受到照顧。華文南洋大學被他斷然關閉,強逼與英語授課的新加坡大學合併,他在後來鼓勵華文,但卻用了簡體字,而且主張普通話,消滅當地華人本來的族群語言——客語和閩語。如果他用正體漢字和客語、閩語來當作新加坡其中的官方語言,文化地位大有不同。

他由於崇尚現代管理,也淺薄地中了中華民國那種進步主義的毒——建立統一的國族語言和革新書寫方法以方便國民教育和跨越方言族群,塑造新國民,而不知道國家文化必須根植傳統,才可以有神秘的共同感與無窮的創造力。

環顧近代華人社會,只有香港才是以華夏文化建立政體的地方,寫正體字、講廣東話(唐話),有夏曆新年。儘管香港不是國家,但具備各種實然主權,也可以算是華夏文化立國。香港是華夏立國的唯一機會,也是華夏文化的最後一站。而華夏文化在香港立國,是英國王朝的殖民政府幫助奠基的。李光耀關閉南洋大學,但英國殖民者戰前在香港大學設立中文學院,戰後在香港創立一家以中文為授課語言的香港中文大學,中文授課語言的政策,貫徹到一九九七年。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