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雅明:要學新加坡,就要先學新加坡獨立建國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李光耀死了,他的「星加坡模式」又掀起討論,港共乃至中共十分推崇。每隔一段時間,有些香港權貴就會出來講,香港再搞政治內耗,就會被星加坡拋離,要向星加坡學習。其實,向星加坡學習沒有問題,搞「星加坡模式」也可以,但要向星加坡學習,要先向星加坡學習獨立建國;沒有獨立建國,也沒有「星加坡模式」,獨立建國是大前提,沒有這前提,學習是廢話。

李光耀是「星加坡國父」,不是什麼奴才長官。他搞獨裁統治,不用請示中共。李光耀獨裁,不買資本家帳,收地起樓,做到人人有屋住。香港人無民主,又無樓,政府勾結資本家,憑什麼學星加坡?星加坡建國獨立,主權在手,可放任行事,不像一國兩制,有高度自治權,卻要揣度主子的心意,又怕觸怒主子,不敢用多一分權力,只會用少十分,港人治港,變奴才治港。星加坡的精英政治是真的精英,香港的精英則是奴才中的精英。

星加坡出名吸納外來優才為己用,早前,哈佛大學榮休教授傅高義指,香港不及星加坡,敗在香港的移民政策。星加坡吸收的大多是優秀人才,而香港則是「量多質不高」。星加坡堂堂一國,當然有審批移民的權利,但香港連單程證審批權也沒有,人口不斷增加,房屋供應又不夠,憑什麼學星加坡?

即使星加坡政府專制,在上次大選後,也意識到本地人不滿現時的移民政策,也作調整。可是,香港人不滿自由行那麼多年,自由行對香港人生活做成那麼大的損害,梁振英上到北京後竟然說,中國人有了自由行的權利,也是難以剝削的。換了是星加坡,早就削減旅客,那管你有沒有權利,當然要先照顧本地人的利益。

之前,張曉明講東江水見證中港血濃於水,好像買東江水是香港人執到寶,但事實是完全搵笨。香港七十年代因船灣淡水湖、萬宜水庫、「安排樂海水化淡廠」等相繼峻工,已形成香港獨立供水系統,但後來簽了《中英聯合聲明》,港英唯有停止發展香港獨立供水系統,轉而引入東江水,防止香港自主運作,完全是政治考慮。

相反,星加坡本來十分依賴馬來西亞的水資源,但建國後,就大力發展獨立供水系統,踏入千禧年,星加坡自主供水系統已基本成型,本土供水佔55%,不再依賴馬來西亞。中國污染愈來愈嚴重,東江水必受其害,香港人可以不上大陸食地溝油,但早晚會因飲東江水出事。因為政治因素,中共處處提防香港,連基本的水資源也不讓香港發展,憑什麼學星加坡?

沒有獨立建國,向星加坡學習是廢話。要學星加坡,就要先學星加坡獨立建國。一九六五年,星加坡被逐出馬來西亞聯邦,李光耀當時流下眼淚,但看到一九九七年後的香港,李光耀應該為當年星加坡被逐出馬來西亞聯邦獨立建國,喜極而泣。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