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聯指「命運自主」 退聯代表質疑學生無權決定是否加入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五大院校退聯關注組與專上學生聯會(學聯)合辦的「退聯論壇」今日(三十日)在理工大學舉行,退聯代表和學聯代表就學聯的代表性和必要性作出討論,退聯代表亦就學聯的透明度、問責和監察制度提出質詢。退聯代表不滿各院校的學生被強迫入會、交會費。他們指出,學聯聲稱要「命運自主」,但學生卻沒有權力選擇是否加入學聯。

論壇上,四間院校(中大、城大、理大、浸大)的退聯代表均有出席,而學聯亦派四大院校(中大、城大、理大、浸大)的學聯代表出席是次論壇。

退聯代表質疑學聯代表性和必要性,他們認為,學聯綑綁學生,以學聯的名義代表各院校的學生,但所表達的意見並不代表所有院校學生的意見,例如學聯在居港權和六四晚會議題上的表態,並非所有院校學生的意見,加上部分院校的代表可能因受到其他院校的群眾壓力,而失去自主。

學聯需要我地,但我地不需要學聯

退聯代表更認為,學界根本不需要學聯,學聯只是爭取普選、民主的阻力。有代表更直指「學聯需要我地,但我地不需要學聯」,即使沒有學聯、沒有組織,同學都可以自己走出來。浸大退聯行動組湯偉圓更指出,學界九二二罷課的力量是源於每一位學生,而非學聯。

不過,學聯的代表並不同意,認為學聯有存在必要,每間院校的代表可在學聯中交流意見,建立互信,若大家各自努力,與對方不認識,難以建立互信和合作。學聯正好提供平台予各院校合作和建立互信。他們亦澄清,學聯沒有阻止各院校表態,各院校代表有各自的位置,可選擇就任何議題作出討論,不會影響各院校的自主。

學聯呼籲同學撤退 小圈子決策決定

除了學聯的代表性和必要性外,退聯代表亦就學聯在雨傘運動中的表現加以批評。他們指,學聯在雨傘運動嚴重違反章則,學聯呼籲同學撤退,但撤退的重大決定,只是由小圈子的中央決策小組決定,並沒有得到學聯所有代表的共識。學聯代表之一的郭翠瑩表示,學聯呼籲同學撤退,只是考慮到同學的安全,學聯一直堅守大台,從沒有離開,加上當時有部分學聯成員被捕,難以取得所有院校代表的共識。

論壇的另一重點,是針對學聯的透明度、問責和監察制度。退聯代表批評學聯的會議記錄和相關的文件並非對外公開,各院校的學生遂對學聯一無所知,而所謂監察學聯的代表會,只是由學聯常委選出,難以對學聯作出監察和制約。學聯代表指,過去學聯的問題和缺失,他們一直有努力改善,已在修章中進行改革,並已公開相關的文件和記錄。他們同時指出,部分院校的同學可以選擇加入代表團監察學聯,同學亦可與自己的院校代表發表意見,由他們將意見帶到學聯,同學並非不能監察學聯。

學聯:建設民主中國不是綱領

在論壇上,雙方亦就學聯的綱領「建設民主中國」作出討論。學聯代表否認「建設民主中國」是學聯的綱領,聲稱「建設民主中國」只是備案,而非綱領,強調備案只是未來一年路向。退聯代表其後質疑,城大月刊曾指出,學聯代表梁曉暘同意學聯「建設民主中國」的綱領。梁曉暘就此致歉,承認自己當時對「綱領」和「備案」有所混淆,而中大代表郭翠瑩亦在論壇上多番強調學聯未來一年的路向是,香港要「命運自主」、要有民主。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