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小雲:只知湯圓 不識元宵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農曆正月十五日,是元宵節,也是全年第一個望日。從初一到十五,從朔到望,從月缺到月圓,新年慶典,是為圓滿。元宵剛過,和往年一樣,商家趁機減價促銷湯圓,以為應節食品云云。

在正月十五日吃粉團丸子,寓意團圓如月,其源流可參考元代伊士珍《嫏環記》引宋章望之《三餘帖》:「嫦娥奔月之後,羿晝夜思惟成疾。正月十四夜忽有童子詣宮求見,曰:『臣,夫人之使也。夫人知君懷思,無從得降,明日乃月圓之候,君宜用米粉作丸,團團如月,置室西北方,叫夫人之名,三夕可降耳。』如期果降,復為夫婦如初。」

圖片來源:*嘟嘟嘟*

圓白粉團丸子作為元宵的應節食品,由來已久,只是名稱不同。唐代,段成式在《酉陽雜俎‧酒食》中以其狀似彈丸,稱之為「湯中牢丸」。《開元天寶遺事》記載,古都長安的貴族府第、平民人家、道觀寺廟,都在元夜煮「湯餅」。也有稱之為「元寶」,討個彩頭。鄭望之《膳夫錄》載:「汴中節食,上元油錘。」做法是把錘子餡放在和好的軟麵,團好,煮熟,用銀策撈出,浸於新打的井水中,,再投入油鍋,炸三五沸取出,吃來「其味脆美,不可言狀」。油錘後來演變成炸元宵。

北宋以前,有「實心丸子」之名,先在燒開的湯鍋撒進白糖,再下無餡糯米粉團,煮熟,配以蜜棗、桂花、桂圓等煮成元子羮。北宋呂原明《歲時雜記》曰:「京人以綠豆粉為科斗羹,煮糯為丸,糖為臛,謂之圓子鹽豉。」南宋陳元靚撰《歲時廣記》,稱之為「元子」。《乾淳歲時記》載用糖餡者爲「乳糖元子」。宋末陳達叟編的《本心齋蔬食譜》則記「水團,秫粉包糖,香湯浴之。團團秫粉,點點蔗霜,浴以沉水,清甘且香。」周密的雜記《武林舊事》名之為「團子」。南宋周必大有《元宵煮浮圓子詩》序:「元宵煮食浮圓子,前輩似未曾賦此,坐閑成四韻。」故又有「浮圓子」之名。民間則有「上燈圓子」之說,因吃的時候都在元宵上燈。

明代,元宵之名廣泛使用,時人劉若愚撰《酌中志‧卷二十‧飲食好尚紀略》,記載元宵的製法:「吃元宵,其製法用糯米細麵,內用核桃仁、白糖為果餡,灑水滾成,如核桃大」。滾元宵,要先把餡料炒過,揑成小團,在大竹籮或竹篩子倒上糯米粉,放進小饀團,搖動籮筐,餡團黏上糯米粉,一直滾成大小適中。元宵要滾三道,每滾一道浸一次水,增加濕度。煮、蒸、炸皆可。元宵有甜有鹹,甜的多以白糖、核桃、芝麻、桂花、山楂、豆沙、棗泥等做餡,鹹的可葷可素。

今人湯圓、元宵不分;只知湯圓,不識元宵。清宣統時翰林院侍讀學士薛寶辰的《素食說略》清楚區別了湯圓和元宵:「今人揑餡作小塊,入糯米粉滾之,再濕再滾,大小合宜而止,曰元宵;以水和糯米粉,擘塊,實以餡包子,曰湯圓;古人作此當不外此二法也。」元宵是滾或搖出來的,湯圓是把糯米粉合成軟麵團,包餡摶圓,餡料鹹甜隨喜。元宵煮出來的湯較混濁,吃起來粗糙,湯圓則湯清而糯滑。

不同節日有不同的食俗。湯圓、元宵,就是兩種食品。元宵節,食元宵。不講究精微,不重視源流,不探究製法,只求填飽肚子,也許就是今日許多人的節日飲食態度。於是商家牽強附會,把湯圓、元宵混為一談,也能賺個盤滿缽滿。理解源流,知其精微,誠心實踐,才能傳承文化,守住傳統。任由當傳統應節食品愈來愈粗糙、簡化,會連帶節日的內涵愈來愈模糊,最終文化和傳統就會丟失。但願明年元宵,香港能復興食俗,識元宵、搖元宵、食元宵。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