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吾:拉倒後,然後呢?邊個最開心?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add

 

 

 

尋晚發夢,自己寫稿,打晒出黎,之後扎醒左,訓唔返。PAD又未夠體力,又同你地講啲平時唔會咁講既野丫。

尋日係節目同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局長譚志源傾第二輪諮詢文件附件六,前設係,我一直覺得政改無論點,都會過。

而過左呢,你可以預計各大扮民主派會嘈一輪,哭喪下,搞個辭職公投畀市民「發洩一下」。就係個街度一年幾次嗌下「我要真普選」,嗌到佢地入棺材,之後佢地以為自己會覺得歷史會給他們留美名:XXX一生爭取普選,只不過係XXX係仆街,唔畀香港人,我冇錯。

關鍵少數

然後呢?仍然在生的人呢?政治利益繼續由幾個大財團同有關係既人把持,小市民日日望天打卦等派糖等居屋然後睇白痴電視度日,年年大家就關心點拎假拎一日放七日去旅行。香港,又再白白虛耗二、三十年。

Honestly, I am fed up with this kind of people.民主唔係咩萬靈丹,民主只不過係利益既再分配。總之,你要玩,任何政治遊戲,都要為自己爭取最大利益。由梁唐之爭當時係《光明頂》講,叫扮民主派果二百票唔好投白票,要做king maker,押落唐英年度,咁故事唔會唔同晒,不過至少唔會而家咁難受。

At least 我地唔會見到龍蝦或者佢個女係度癲;到而家政改第二輪諮詢,有官員,係特區政府既官員叫扮民主派係政治遊戲做關鍵少數,做king maker,我都覺得應該畀佢講,因為,佢至少畀左一條路大家。

點解?因為冇人肯為民主死,冇人肯為民主坐五十年監。(That’s by 民意調查@佔領區 asked by 岑敖暉)咁我地就要諗下之後個故事會點。

至於你對我失望?只是因為你對政治了解不足,或是對我了解不足。我令你有不合理期望,唔好意思。就好似啲港女,靚靚地,好多兵果啲呢,引黎啲男人自己黎溝佢,到條女話佢知其實同個男人關係,只係「朋友」,個男人梗要失望一下既。我明白架。

兵敗如山倒

我反對定贊成袋住先,係因為時間而改變既。當係雨傘運動果陣,我會反對。因為我相信我真係有好多同路人,唔係為左印T恤、印file、選議席去爭取民主。而家?運動兵敗如山倒,政府唔再放扮民主派甚至市民在眼內。中產個個趕住走,移民台灣人數創新高。低下層年輕人個個諗居屋,上層老鬼就話你班細路發窮惡我地果陣獅子山下個個都係咁捱出頭。

你罵我的時候,你有跟幾多個官、幾多個議員、幾多個政客傾過計?我做節目,我一定比你多(對唔住,呢個時候要用永平體,因為我做過XXX,所以我有資格講XXX)同政客接觸得多,你會明白,理念,對佢地黎講,只係講下架咋。

實際操作,係點樣以小搏大。否決、拉倒,個波去左中央度,就唔使負所謂道德責任。以左膠或大中華膠邏輯,成日都問「XXX,然後呢」同埋「XXX邊個最開心」,我就用同樣邏輯問問大家:拉倒後,然後呢?扮民主派會做咩實際工作爭取普選?佔領咁大單野,都係因為天時地利人和,最後加上特區政府的愚蠢(唔係我講架,係拉黃之鋒扣留佢四十八小時,令大律師同佢申請人身保護令既時候,個法官講架)

你拉倒之後,然後呢?

第二條問題:拉倒之後,邊個最開心?第一個一定係建制派。環顧現在政改諮詢,建制派完全處於被動狀態。他們當然關心15/ 16選舉,已開始深耕細作,綁實地區老人基本盤。但係,你估建制都蠢咩。你睇下,果位被視為建制派既醫生,竟然放風話會反對。如果香港有一個假普選,建制的動員、玩法,都不一樣。他們需要更多資源,而特首候選人都需要聽扮民主派的意見(if they know how to play the game),建制一定唔開心。如果政改方案的細節,是傾向令關鍵少數變成造王者,建制一定最唔開心。

所以,我相信,建制拉倒政改方案的可能性,仍然存在。要拉倒,現在製造輿論,指「通過政改後,建制最唔開心」就可以了。可惜,傳媒又好,市民又好,不會明白這招玩法。

他們只在乎撇清道德責任

因為,大家都是香港人。香港人的習性,就係醒目仔。扮民主派只要否決,佢地最關心既所謂道德責任就在中央那邊,佢地冇責任,可以繼續嗌口號到天荒地老。對扮民主派最開心既,就係有幾條友,講到明話唔選既,出黎贊成左。之後就可以打狗咁打果幾個黨,好似民主黨之前咁。

香港人,好擅忘,搞一次辭職公投,扮民老鬼可以「光榮退場」,然後下一代就要幫佢找數,係各大選舉論壇畀人狙擊,打狗咁打,然後各自收飛入議會,再做四年議員。2022會點?少壯派到時都四十幾啦。邊度少邊度壯呀?咪繼續虛耗光陰囉。

有時候,市民睇政治,好似睇電視劇咁,邊個忠,邊個奸?而好似《選戰》咁,最後結局唔算清晰,就有啲人走出黎問:咁即係點。

我係節目講過一句:最大既建制派,可以係泛民。而最大既反對派,可以係建制。因為,泛民好窮。冇錢,冇錢自然冇橋(你睇葉劉個面書?葉劉請左好多長春藤大學返黎香港既八十後同佢搞選舉工程啦;民主黨面書咪抽歐諾軒水,同搞下射箭活動囉),以不變應萬變,佢地最開心。而建制呢,因為有錢,有橋,即係要變。點變?而家科技瞬息萬變,老鬼個個叫換班。你估有冇老鬼,二線果啲,未賺夠既,會唔想走?

我要真普選再叫廿年

有啲野,香港好多人,係呢世都唔會明既。好似,扮民主派話「我要真普選」,同時佢地既友好團體就印啲袋呀、利是封出黎,寫住「袋住先」。過年期間,在街上,我看見一個大學生模樣的女生,拎住呢個袋周圍走。個女仔幾OK架,人模人樣。如果我是一個普通人,我會想,這是不是代表泛民都支持「袋住先」?

政治呢家野,我真係識條鐵。

PAD 剛剛夠體力啦,我打機啦。掰。你地慢慢揪心,睇下扮民主派之後二十年,點樣同你年年叫「我要真普選」啦下。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