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吾:移民是什麼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攝:盧斯達

我的朋友都在談移民了。移民真的可以解決問題嗎?

不如這麼說吧。以前,有一些記者朋友很討厭陶傑,覺得他是一個snob(勢利的人),總是用一點觀察去宏觀處理所有關於中國人的國族問題。

當中,不少討厭陶傑的左膠,討厭他的論述大抵是「佢有咁大影響力,就唔應該講D歧視性既言論,咁對個社會,個世界冇好處」。什麼歧視性言論?大抵就是那種「小農基因論」,指現在的中國人,雖穿西服,吃西餐,特首問女兒朋友是什麼人都問是不是牛津劍橋,滿口CLA Imperial college,喝波爾多 Moet,最後離不開到處哄搶,在LV店內大吵大叫的說「這個,這個和這個,全都通通給我包下來就好了」。

只要你在名店(不論LV或是IT)內看兩、三分鐘,你就會明白為什麼香港的店員對香港人會擺出晚娘臉,對陸客就一臉慇懃。陸客買LV的時候,是不用問價錢的,一買就是好幾個。反之,每個香港人看來看去,還要向 Sales 要職員折扣,你怎麼叫香港的服務生好好對待你?

大家都只是為了錢。大家都只是為了生存。要有生活,首先就要生存。香港人靠什麼生存?從小到大,我們被教育的社會科內容是這樣的:香港地少人多,山多平地少,缺乏天然資源,從以前的漁港、變成之後的轉口港,然後就是金融中心。由於我們缺乏天然資源,所以一切都要靠我們雙手去掙去賺。

所以,從小到大,我們都要讀書,都要接受社會、政府、權力機關給我們的規定,我們要背一些我們不知道有什麼用途的硬資料,然後在一個閉門定時定點的考試中默寫出被要求的答案,然後我們就有機會成為大學生,然後我們就可以活得比我們的父母輩舒服。而留學也好,移民也好,香港人,都是很始終如一的做香港人的。

到現在,大家覺得移民、留學是一個怎樣的概念呢?每年,我也有學生到日本讀書。如果他們有幸上我的課,我都會有意無意的告訴他,如果你可以學會一點日本人的東西,如女生學學如何化妝,男生如何的在一個團隊中相處之餘還要突顯自己的領袖位置,找自己的崗位,看來都已是好事。

當然,他們少不免會香港人的走在一起,面對問題及煩惱。但如果可以,我也會叫他們多點認識不同的朋友,台灣朋友、韓國朋友、新加坡朋友,日本朋友,總之認識多一點不是香港人的朋友,將來就算不會有好處,至少也會拓闊視野,留學生活也會有點樂子。

移民,留學,學的就是人家的文化,人家的生活方式。是一種隱性的基因清洗。把自己的那個民族的那套生活習慣改變,變成一個新人。只是,中國人或香港人移民的時候,大多是聽了余光中先生言或是聽了潘美辰的歌,而做一塊拒絕溶化的冰。他們不論到了什麼地方,都是看港劇、讀亦舒、關心香港的新聞、拒絕使用當地的語言。好些年後,在尖沙咀,星期天中午吃brunch的時候,聽到一些從加拿大回流的中女們吃飯,大概是一圍三、四個,獨身的女人,她們的對話,不外乎是幾個話題:

佔中真係好麻煩,搞亂晒香港。
我覺得 Communist (共產黨,但她們說話喜歡加一點單字)唔會聽細路講啦。
不過黃之鋒又真係幾叻仔既……
第時我都係返加拿大架啦……之後退休一個月可以有千幾蚊加幣養老架嘛。

他們的人生,大抵是這樣的。覺得香港有事的時候,就移民到加拿大。回流了,在香港過著事不關己己不勞心的生活。然後,再到有事的時候,就回到加拿大領取養老金。

這樣的生活,跟蝗蟲有什麼分別?

我把以上一千字左右的故事,告訴了我一個在日本認識的美國朋友。他跟一個日本女人結婚了,現在移居到巴黎。但他的家,一點也不法國,反而有點像東京中野區的陳設,有榻榻米,早上還是要法國丈夫吃米飯、喝味噌湯。太太住了巴黎五、六年,基本的法語電視也不會看。都是上網收看日本電視節目的視頻,平日和丈夫一起都以日語交談。也許,再過一兩年,她也會拿一個法國護照吧。只是,她永遠都會是一個日本人,一塊拒絕溶化的冰。

究竟移民是什麼呢?我的美國朋友說:「你可以將日本人帶離日本,但你唔可能將日本帶離日本人。」

移民究竟是什麼一回事?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

  1. Nick Parker

    不知何故,這裏總是有人老要找中產與移民的碴,恍惚身為中產或移民就是背負了離地賣港這不可恕的原罪一樣。這位健吾,這番說法,便是典型。

    移民是什麼一回事?移民真的可以解決問題嗎?他這樣問。

    答:移民就是選擇把土生土長的自己連根拔起,再試着種在不同的環境土壤。既為自己和家人籌謀,也需作很大的犧牲、冒很多的風險、和付出無比的勇氣堅毅。移民從來都不過是為追求更合適自己的生活方式的個人選擇,與人無尤,非自恐共避秦而始,也不為要解决甚麽問題。這裏頭有痛苦的磨合也有喜悅與得著,視乎你的資質造化,並不一定就是「學人家的文化,人家的生活方式」。若你當年留過學、移過民再回流,這些你也許已不必再學。對你這個老鬼來說,現在重興再移民的念頭,也許只是一種悲哀與無奈,或是在權衡利害之後的取捨而已。

    再說人家的文化與生活方式,又豈止衣食住行的層次?並不就是外來的你想學便必然學得來的,遑論「把自己的那個民族的那套生活習慣改變,變成一個新人」?說這話的人實在太膚淺也只想當然。曾經滄海難為水的你,本質既不是水,那得「拒絕做溶化的冰」?這些,非過來人往往看得太簡單也許永遠不會明白。

    你的生活若只是吃喝拉睡、回加拿大若只為領取養老金,就當然住那裏都一樣也跟蝗蟲的沒有分別。然而誰又在乎旁觀者一知半解的是耶非耶?你的生活與選擇除你自己之外,誰有資格說三道四?沒得移民的,焉知移民之苦樂?有得選擇並决定了移民的你又何須多作辯解?那酸溜溜要來跟你聒絮的,吃過葡萄沒有?夏蟲豈可與語冰?

    很想敬告同是爭取港人自主及優先的朋友們:本土派之間的山頭、窩裏鬥已夠瞧了,還要搞階級鬥爭,攻訐「離地中產」這軟柿子作假想敵嗎?這於團結何助?大業何益?中產有知,那得不更離棄你?

發佈留言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