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亞:《永遠的愛麗絲》:演得好又感人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永遠的愛麗絲
★★★★☆

生老病死這個人生必經階段人人都懂,一旦由自己成為當中的主角,又者主角是自己的親人或愛人,就算懂都難以承受。其中一種病患總叫旁人傷感的,是阿茲海默症,即腦退化症,病人記憶會逐漸失去,最後連自理能力都喪失掉,不單病者難以生活,家人亦心力交瘁。

《永遠的愛麗絲》不是把鏡頭終日留在醫院和病牀,然後哭哭啼啼的苦情戲,反而有一種既然無法改變事實,倒不如優雅地走下去的姿態。

茱莉安摩亞演腦退化的「愛麗絲」,讓角色進入了生命,讓我們看到一個演員已到了收與放皆在舉手投足之間,連一點斧鑿痕跡也沒有的化境。她在戲中演得好,又感人,應能把奧斯卡影后獎帶回家。當一個語言學家首次面對失語狀態時,會有什麼反應?愛麗絲本來就是語言學權威,在片初一場演講會上,當她分析兒童成長語言發展研究時,一時間突然不知說到哪裡,不知該說什麼,失去了語言的方向,無法再從剛才一直走著的軌跡再繼續走下去。

茱莉安摩亞演的時候,很自然,就像一個非常成熟的舞台表演者,就算忘記了台詞,表演仍是要繼續,她自然的笑,顧左右而言他,轉了一個圈,又回到演講話題上,聽者也從剛才的點點錯愕,回復專注,繼續聆聽。但在愛麗絲心中,她知道是什麼一回事。

重點家庭戲

戲中很重視家庭戲,一家人圍坐、吃飯、舉杯、言笑,家庭關係基本融洽,但又隱藏著一段不和諧的母女關係,愛麗絲與細女對未來人生、理想、工作與生活的想法並不一致,這是很常見的現代家庭代溝。姬絲汀史超域常演個性剛強的女孩,在《坐看雲起時》令茱莉葉庇洛仙又愛又恨,但又難捨難離,今次跟母親茱莉安摩亞各有立場,她想放棄學業做演員,母親當然反對。

姬絲汀史超域經常演出與中年女人、上一代女人產生矛盾的角色,一方面可以理解為她代表著新一代女孩的獨特個性,但更有趣的反映是,其實中年女人、上一代女人無不想像她一樣到處飛,愛就留,不愛就走。她代表了傳統女人的夢,但同時也是她們的夢魘,她在《坐看雲起時》跟「僱主」茱莉葉庇洛仙無聲的告別,是中年女演員對青春一去不返的陣痛,但她在《永遠的愛麗絲》跟「母親」茱莉安摩亞的關係便不同,她沒有離開,她因著母親的病解開緊鎖著二人關係的結,說明了母與女永遠都是一個圓圈,昨天的她,就是未來的我。

腦退化病者最令人傷感的,是既會忘掉自己,亦會忘掉親人愛人,既然無法阻止所有東西事情終有一天像潮汐漲退的沙泥一樣,沖洗得一乾二淨,我們可以怎樣面對呢?《永遠的愛麗絲》透過角色,要我們一起伸出雙手,然後收緊手掌,一同活在當下,握緊現在。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

發佈留言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