盧斯達:周保松李德成叫香港人割肉餵鷹?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中大政政系的周保松教授轉貼了一篇叫《錯不在水客》的文章,作者是公開大學電腦系的副教授李德成,也是一個「支持民主」的知識份子。這篇文章批評走上街頭的示威者「有越趨暴力的傾向」,他們不應指罵購物人士,認為錯的是政府,「不在水客」——最後李德成狠批示威者「向手無寸鐵的人威嚇」,是懦夫。

政策造成 個體無罪?

一句「政策造成」、政府「麻木不仁」,竟然成為走私賊的開脫理由。走私賊來香港走私,遍地撒野、霸佔街道和運輸工具、嚴重擾亂香港人生活,一個畢竟是讀書明理之人,竟然說其「沒錯」。大中華的中國感情作祟,所有走私賊都會成為「為勢所迫」的罪犯。一句政策造成,個人就可以濫用自由,盡情傷害他人?政策沒說過女人要蒙面包頭,性罪犯是不是看見女人穿得少布,就可以拖入暗角強姦,就因為一句「政策導致」,個體就沒有錯?

搶野偷竊,是不是也可以歸結到政策不公,導致遍地窮人、階級無法流動?中國自己有食安問題,國民崇尚外國貨,來香港走貨,在中國那邊是逃稅,只是公安有法不執;而一個十三億人國家的問題,解決的辦法是叫香港容忍「無錯」的走私賊?

踢爆走私賊都是香港人的數字遊戲

如此歪論,我不知道周保松轉貼這篇文章,是同意甚麼。周保松在受到批評的時候,說:

保安局長黎棟國說,數據顯示,水貨客中,內地人佔四成,港人佔六成。

我可以告訴你,《大公報》說八成走私賊都是香港人呀。但這數字是怎麼來的?是中國海關抓到的數字。為甚麼大陸人反而抓不到啊?走私港貨這門生意,中國走私賊不跟公安合作,能長期出出入入走貨?

公安拉不拉逃避的走私賊,拉甚麼人,全是黑箱作業。這種《大公報》用來做共產黨式輿論的數字,竟然成為周保松用來鞭韃香港人的憑據,令人哭笑不得。

周保松和李德成跟我們活在平行時空

周保松是有留言的。他說

「我對此沒有什麼特別研究。但正如不少論者指出,限制一簽多行,香港警方及大陸海關加強執法或許能起到一些作用。我們都知道,水貨問題成為大問題,和中國的食品安全及假貨充斥相關。長遠來說,只有這個問題得到改善,才不會對全球奶粉產生超負荷需求。這些問題,就像早兩年的雙非嬰兒問題一樣,只有在制度及政策層面著手,才能較為妥善緩和和解決。」

堂堂教授,好正經地講「香港警方及大陸海關加強執法」這些離地話,情何以堪。實情是香港和大陸海關根本沒認真管,這幾年的走私問題一直是老樣子。黑警會放走打人藍絲,也會放走走私賊。大陸海關更多數是走私集團的合作伙伴。加強執法,從何說起?

正本清源,說中國的食品安全問題——就如下面一些網友問,那周保松有沒有一些方法?他就拋出幾句「分析」,沒有「方法」。講到底,周保松式的道德,不就是政府一世不改善,香港人就一世都要大愛、啞忍到底、割肉餵鷹?

走私賊就是賊。於法,走私賊逃稅犯法;於理,他們侵擾香港人。政府不是麻木不仁,政府是殖民政府,服務中國政權,所以放任走私賊根本是「政策」。本土人奮起示威,不過是口頭侮辱,已是極之文明。

香港人不是政策受害者嗎?

李德成批評市民針對手無寸鐵的走私賊,我又問,難道示威者不也是手無寸鐵?每個人都是因為受到真實壓迫而走出來,他們比起活受罪又不反抗的人勇敢。李德成用一條「不應指罵水貨客」的道德規條去責難手無寸鐵的政策受害者,又何嘗不是一個和平理性的懦夫?

李德成和周保松,其實都是不忍看到中國走私賊受罵一兩天,才挖空心思的去辯論走私賊「無罪」,但他們又不會不忍每天承受走私賊侵擾的香港本土小民,標準真奇怪﹗世上有一個大罪人(政府),不等於其他犯罪的就沒無罪。如果李德成或者周保松真是那麼悲天憫人,有何光復行動,都出來抱著走私賊幫他們受靶,不就不會不忍了?

但舉凡宣揚不要仇恨、不要行動、不要憤怒的人,都是道德哲學的空中層次,不會出來做實踐的耶穌。

執一廢百是賊道

這些泛民主派的上一代,生活優皮、不知人間疾苦、對中國的感情大過本土,跟示威者敢情是活在兩個世界。最慘是滿有理想的他們,又自以為懂得民間問題,復高舉單線道德以理殺人。

孟子說這是「執一」,「舉一而廢百」的「賊道」——只顧一條道德原則,而不顧世上其他道德原則;要講憐憫,卻又只憐憫走私賊,而不憐憫本土人;講罪論,又不說香港人示威也是合法合憲的公民行動;講道德,只說香港人鬧人,不談走私賊在香港雖不犯法,但行為擾民,道德上根本是黑白分明,是錯,走私賊就是賊。

李德成和周保松之流,宣講的表面是道德,其實是賊道,當中更滲出一種建設民主中國的毒氣:錯的是中共,不是中國人﹗有人問,為甚麼香港要去除大中華主義?因為抱持大中華主義的人,會對僅僅保衛自己家園土地和合理權益的香港人作出高空三萬尺的「道德譴責」。周保松李德成——乃至泛民主派,跟我們香港人是活在兩個平行時空。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