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宇光:Engaged Buddhism之向左轉vs向右轉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目前國際佛教界,乃至西方學界等,皆普遍把泰國素拉·司瓦拉差 (Sulak Sirvaraksa)、印度安培德卡爾博士 (Dr. B.R. Ambedkar)、西藏第十四世達賴喇嘛、越南一行禪師 (Thich Nhat Hanh)、緬甸昂山素姬(Aung San Suu Kyi) ,及台灣昭慧法師等人士,視作亞洲「Engaged Buddhism」的典型代表人物。代表案例包括六零年越南佛教反獨裁及反戰;印度佛教的賤民解放;斯里蘭卡上座部佛教反殖民;緬甸上座部參與反殖民、到一九八八年和近年的反軍事獨裁 (西方所謂蕃紅花革命);泰國上座部由六零年代到當代的農民維權、反軍政府獨裁的政治改革訴求,以及森林保育等。

此外,除了這些屬上座部的例子之外,根據國際學界的考慮,自六零年代以降的藏傳佛教亦屬典型例子,而在東亞日治時代的台灣佛教、大正年代部份日本禪宗等,都有過一些零星個案,雖然規模與上座部和藏傳皆有差距。

Engaged Buddhism與「攪政治」

上述此起彼落的系列佛教社會運動,皆以介入公共事務,干預政府的不當統治為基本共通特質。從事態層面來講,其對公共事務、政策及議題的介入,是毫無欵問的,所以亦經常因此落入所謂「攪政治」之指責。

問題是,提出這種指控的聲音,甚至連在現代意義之下,「參予政治」起碼有兩種完全不同的意思都不作區分。一者是指進入政權,成為政權的一部份,並取得及使用權力。但另一者卻幾乎是相反的意思,是指對現政權及其政體或重大政策的抵制與挑戰。而且,雖然後一意義的政治參與,其目的仍然存在形勢差異甚大的不同類型,但是就「Le bouddhisme engagé」或其英譯「Engaged Buddhism」而言,基本上默認了以下預設:指公民社會 (civil society) 的公民 (citizen),無論以個體或集體 (例如非政府組織,NGO) 為單位,行使他受憲法所保障的權利 (right),來以不同方式參與或介入公共事務 (Public Affair),並避免公共事務的決策權力為官方所全盤支配。

其次,該等多有涉及抗爭的政治參予,亦每多需要針對帝國——殖民統治的經濟剝削,和本國官方從國家政權角度進行經濟發展時,對民間所造成資源分配的嚴重不公等問題,而提出抗議。

所以一般而言,該等運動在民生問題上,皆傾向不同程度的左翼立場,強調對盲目的經濟成長與資源壟斷作出的抵抗。

即使近年西方的佛教社群把「Le bouddhisme engagé」從原先的亞洲脈絡轉場到西方歐美社會,因而將原先更為政治性,更云衝突規模與尖鋭程度非常高的議題,轉為面對社會或文化性的議題來進行實踐,例如性別平權、環境保護等,但事實上這類議題,其核心恐無一例外,皆難說是與政治完全無關。

抗逆政權不等於就是Engaged Buddhism

當然,上述數點的說明,粗心大意的讀者極易得出一個色彩鮮明、但卻是錯誤的印象,即所謂「Le bouddhisme engagé」會否是以其抗逆——無論是外來或本土的政權——作為標準或特徵?其實抗逆政權本身,雖然的確普遍見之於「Le bouddhisme engagé」,但關鍵的決定性因素,其實不在於抗逆政權的外在行動——因為在緬甸或斯里蘭卡獨立以後,其上座部僧團內,如佛教的民族主義和原教旨主義等宗教極端勢力,也都是以民間的僧團力量,來對政權作出強猂甚至暴烈的抗逆,但這些都不能視為「Engaged Buddhism一類,雖然二者之間的確一度有過相同的歷史淵源。

問題的關鍵,是「Engaged Buddhism」從事對政權的抗逆時,她必需有以建立公民社會的價值觀與制度,作為行動的理據和目標。但是,儘管宗教極端勢力也是某意義下民間力量對政權的挑戰,然而,由於它們是以建立或所謂「恢復」類似依宗教特權而成立的政權為目標,所以本質上與 Engaged Buddhism是對立的。

無論如何,考慮到在政治、經濟或文化等不同層面上,Engaged Buddhism這類佛教社會運動皆帶有明顯反對國家主義的立場,並強調以公民社會的價值與制度,來平衡國家或其他統治權力對民間的操縱與支配。

左翼與右翼佛教

所以「左翼佛教」比所謂通行的「入世佛教」更能毫不含糊地清楚標示Le 「bouddhisme engagé」一概念的基本要領。雖然,這明顯是以對概念內涵的理解,來取代按詞語作字面義作生硬的機械翻譯。

此外,以「左翼佛教」來「解譯」「Le bouddhisme engagé」還有另一個原因。前文扼要提及的佛教民族主義和原教旨主義等宗教極端勢力,其實是佛教與現代文明相遭遇後,向右轉的一路人馬,有學者稱之為「右翼佛教」,或起碼稱作「右翼政治僧侶」,而與「左翼佛教」成了貼錯門神的反向雙胞胎。他們之間的立場雖然尖鋭對立,但卻都是佛教文明在面臨現代世界透過殖民主義所帶來的衝擊所作出不同路線的反應。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

發佈留言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