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eke Li:木乃伊面具找到第一世紀馬可福音的假象

Share This:
  •  
  • 5
  •  
  •  
  •  
  •  
  •  
  •  
  •  
  •  
  •  
  •  
  •  
  •  

加拿大保守福音派阿基狄亞神學院的 Craig Evans 宣稱在埃及木乃伊面具 (Cartonnage) 上找到公元九十年《馬可福音》的蒲草紙碎片,堪稱「史上最早的福音證據」,如此重大世紀發現至今仍然沒有提供任何關於那段經文之圖片、來源、時期驗證、字體、記錄,基於「保密協議」所有內容無可奉告,唯一「聲稱」是已經以碳十四確定為公元九十年。首先,在古物推算上必定有上下五十年誤差,沒有任何技術能確切指出如此特定年份。

在公開的紀錄片中福音派人士 Josh McDowell 在毫無處理考古認識下粗暴地毀壞木乃伊面具過程,根據一九八三年美國國防部支持的《埃及文物保護法 1983 LPA》,自當年起各地埃及文物須嚴格保管而擁有權皆屬於埃及政府,並禁止文物黑市買賣,無法估計這些福音派多年來從黑市購入多面面具並遭損毀破壞,目的為要製造前設「第一世紀馬可福音」存在的證據假象。

蒲草紙學權威學者 Roberta Mazza 之見

英國曼徹斯特大學蒲草紙學權威學者 Roberta Mazza 提出了五點,總括如下:

  • 1. 過往從來在沒有木乃伊面具上發現新約及早期基督教文獻碎片的紀錄;
  • 2. 木乃伊面具在羅馬開國早期(公元前 27 年)已不製作,那時耶穌還未出生,這亦是第一點的因由;
  • 3. 蒲草紙學已發明多種拆解內容而無需損壞古物本身的方法,採取那種方法必須經專家團隊評估;
  • 4. 為何這些人會執迷於自木乃伊面具?基於這個說法很新穎,容易成為媒體焦點(如852郵報
  • 5. 總括而言,對於此所謂《馬可碎片》的公開及存在成疑。

她寄語要糾正 Craig Evans 所說「破壞博物館沒有興趣的文物就沒有問題」這錯誤觀念,並以「他們需要以這些蒲草紙碎片去證明聖經的價值,看來他們信仰本身的信心必定很微弱」一語道破是次「發現」的動機。

聖經文本批判學學者巴特爾曼的反應

對是次「發現」最緊貼追擊的是著名聖經文本批判學學者《製造耶穌》作者巴特爾曼 (Bart Ehrman),自二O一O年達拉斯神學院 Dan Wallace 在北卡羅萊納大學教堂山首次宣稱持有「第一世紀馬可福音」, Dan Wallace 承諾在二O一三公開發現詳情並沒有如期兌現,一拖再拖,在當天演說中他甚至鼓勵人們自行購買木乃伊面具拆開找出原始福音。

巴特爾曼總括時件來龍去脈:「自二O一O年他們宣稱擁有『第一世紀馬可福音』後,他們知道我方仍未有肯定答案。因此在這期間他們不惜一切去找出『第一世紀馬可福音』,只要找到一切紙屑或信用卡般大少的,那就是證據了。」說到底就是出自保守派急於證明福音書在第一世紀成書的推論。保守派過往亦曾多次訛稱找到可信性存疑的早期福音碎片,如死海古卷的《馬可碎片 7Q5》、《抹大拉圖書館馬太碎片 P64》及《雷蘭約翰福音碎片 P52》。

現存《四福音》實證

「四福音自第一世紀」之說是基於耶穌在福音書內預言聖殿在公元七十年年被毀,以此假設《四福音》必定在公元七十年前寫成,這樣才不失耶穌預言神性的威信而已,最早認許的四福音碎片都是自二世紀末至四世紀期間 (P104, P88, P4, P75),而完整的四福音抄本則遲至四世紀《西乃抄本》才成書,已經相差了四個世紀,「四福音自第一世紀」之說實屬欠缺實證且不科學的說法,站不住腳。

早期基督教發展

第一世紀,以羅馬為首的「原始正統」(Proto-orthodox) 教會尚未成形,當時的基督教主要流派為艾賽尼分支的拿賽派 (Naassenes) 及其他猶太基督教派別,教導以猶太傳統及耶穌口傳為主(如《福音 Q》),書寫記錄大多是零碎的耶穌與使徒以道德為主的語錄(如《多馬福音》),並不著重討論基督的神性和復活。

到了第二世紀初,保羅外邦教會興起,反對接納舊約的馬奇安最先以自己寫的《主的福音》及十封保羅書信集結成第一本聖經,稱為《馬奇安正典》,其餘《四福音》及假借保羅名字的三封牧會書信當時還未成書。從文本批判學可見《路加福音》乃是大幅修改自馬奇安《主的福音》將之「猶太化」,《馬太》和《馬可》亦分別受希臘文及拉丁文版的《主的福音》影響。

教父文獻中《四福音》真正成書時間

《四福音》最早記載在公元一百八十年自教父艾任紐的《反異端》中首次提及和奠定,理由是基於「地是四方、風自四面」,這樣就斷言福音只該有四本。(圖片:維基百科

 

從教父文獻中的紀錄就能找出四福音成書時間,《四福音》最早記載在公元一百八十年自教父艾任紐的《反異端》中首次提及和奠定,理由是基於「地是四方、風自四面」,這樣就斷言福音只該有四本,在公元一百八十年以前並沒有《四福音》的任何確實紀錄。

第一世紀羅馬主教克利門寫信給哥林多教會,他沒有提及過《四福音》;公元一百一十五年的安提阿主教伊格那丢七封書信引用一些我們不認識的耶穌語錄;公元一百二十年士麥那主教坡旅甲書信中提及六十次基督,同樣沒有提到《四福音》:公元一百三十年的巴拿巴書信作者大量引用舊約,對耶穌只提及一次;第二世紀護教教父羅馬殉道者游斯丁除了大量引用舊約,並使用一本名為《使徒回憶錄》的教導集,是當時早期基督徒崇拜所頌讀,一如其他教父,他同樣沒有提過《四福音》,只有引用過徒生他特安在他晚年所撰寫綜合多本福音而成的《福音合參》之經文。

第三世紀優西比烏文獻記載身份不詳的第二世紀初希拉波利斯的帕皮亞已使用《馬太福音》及《馬可福音》。然而,他使用的《馬太福音》為希伯來文語錄,現今的《馬太福音》卻是自希臘文成書的,內容中耶穌的比喻及猶大的慘死亦不見於《四福音》,《馬可福音》則是使徒彼得教導的匯集,兩本都不是今天認知的《馬太》和《馬可》。巴特爾曼認為,後期被羅馬化的《馬太》和《馬可》極有可能是借用了此兩經典名字加在兩本匿名福音上。

上述教父文獻中引用耶穌的言行大都是直接承襲自耶穌及使徒口傳,予人以為他們熟悉《四福音》的錯覺,在他們的時代《四福音》尚未成書,保羅同樣對《四福音》中耶穌童貞所生及行神蹟等生平事蹟毫不知情。唯一解釋是,《四福音》的真正成書時間乃在第二世紀中葉,約公元一百五十年至一百八十年間,比保守派主張的日期延後了整整一個世紀,從耶穌口傳語錄不斷拼湊、編輯、添加和修改至符合當時「正統教會」信仰教義之敘事體經典。第四世紀堪稱「最偉大的聖經學者」拉丁教父耶柔米在《馬太注解》更直接指出《路加福音》的成書日期為公元 一百六十年之後。這樣《四福音》就不是耶穌時代人物的第一身見證,而是第二世紀中葉羅馬教會的產物,故此根本不可能存在「第一世紀福音」這回事。

這就是近日保守派宣稱在木乃伊找到「第一世紀馬可福音」的緣由,多年來保守派不斷試圖製造第一世紀四福音的偽證,源於他們深信聖經乃是神無誤的啟示,自始至終如一不變,無視福音文體及教義演化的歷史事實所致。他們似乎忘了十誡中不可妄稱神的名作假見證的嚴厲戒律。


Share This:
  •  
  • 5
  •  
  •  
  •  
  •  
  •  
  •  
  •  
  •  
  •  
  •  
  •  
  •  

Comments

發佈留言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