區惠蓮:占星學看二O一五年樓市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樓市瘋狂高企,港人在甲午年所遇到的衝擊已經到了壓力的臨界點,既要捍衛家園、又嘆安居樂業之艱難;評論唱淡唱旺,似是而非,又或恐內裡牽連太多。

圖片來源:Chirs

新春親友共聚,談到各人就二O一五年在術數上得出的共識,卻又感嘆有許多人對香港的樓市前景堅定不移。許多人就術數的科學根據因而質疑它的準確性,其實這點我並無異議,但反過來說,術數內裡所談的神秘規律,往往是非理性範疇,卻不是反理性的東西,它可獨立於現實上各種利益的議程,作為一種另類參考,也是饒有啟發的。

香港本命圖中的阿爺是孫子

以「回歸」日開出的香港本命星盤(Natal Chart),可見的幾個重點:土星這顆老人星壓在第一宮,第一宮是一個國際舞台上的面具,人為什麼要有面具?因為這是一種保險,一種生存之道,在陌生環境中我們需要保護罩,但土星本身同是長輩、保守、現實制約、拖延的能量,港人口中常稱中共為「阿爺」,其中的喻意在星圖上也可這樣了解。

至於象徵動力的火星竟也繳械,落在妥協、配合的天秤座,並且位於伙伴或敵人的第七宮,結果是什麼境況?回顧「回歸」後的香港,在政經各方面的實況已充分作了註腳。

一九九七年的香港星盤

也許讀者會疑惑,為什麼說第七宮是伙伴或敵人?這看來很予盾!對啊!在一般個人的星圖裡,第七宮就是婚姻宮,那我們想想「無仇不成夫婦」、「與敵同眠」、「政治婚姻」這些話罷!看星圖不能懶惰要求答案簡單的答案,而是從那種矇矓的指涉中稍放下既有的觀念,從新考慮其他的可能性,故此閱讀星圖的過程是尋找靈感,提出現實上的可能。

今年一顆叛逆、不羈天王星在七月一號就要在香港的第一宮過境,並以一度之差擦過土星,許多人以紅衛兵來形容天王星,也許我們該回到希臘神話看天王星(Uranus)及土星(kronos),這裡我們便會明白,其實土星的權力是天王星所賦予。

就外行星的力度而言,天王星要比土星大,它原來不是什麼「阿爺」,相反,kronos是Uranus的兒子,Kronos關心權力,把父親Uranus去勢,於是Uranus預言Kronos將來也會被祂其中一個兒子罷免;kronos為了逃避命運,便把自己生出來的兒子吞噬掉。

二O一五年的香港星盤

樓市跌而香港港重生

天王星及土星,兩者帶著相反的能量,這就意味著香港將以一種新的、獨特的姿態在國際舞台上出現,它表面上可見的是毋需再守舊有的規範,或說那些已不再被預設為規範,並且是充滿自信的,看看今年的流年圖,木金同度於一宮,並且在那不能隱藏、要閃亮人前的獅子座,與天王星、月亮成順暢的大三角,是一片新氣象,並且竟可以是樂觀的。

然而,這是如何造就的呢?流年星盤,土星逆行在第四宮,也就是香港的地產宮,別以為土星只有負面的能量,壓止、拖延都會警戒那些行險僥幸的炒賣之徒,土星也是帶著規律、果報、現實的能量,叫人學習務實。

九七後的香港屬巨蟹座,太陽落在第四宮,第四宮剛好又是巨蟹座,巨蟹座的守護星是月亮,在Natal Chart中落在第二宮財皂宮,並且是最豐盛的金牛座。香港人有多少是炒樓至富都不用多說,如有所謂地產霸權,當然也難免是共業。樓市跌而香港港重生,這是筆者素描二O一五年得出的摘要,當然,這又是有人歡喜有人愁的事了﹗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