盧斯達:天人五衰——民陣二一遊行見聞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民陣在二月一號發起遊行,事前估計會有五萬人;當天五點左右,民陣就宣佈,人數只有一萬三千;警方的數字則是「遊行高峰時有八千八百人」。民陣召集人陳倩瑩竟然說,人數大跌是意料之外。民陣民陣,自謂民間組織,卻如此脫離群眾,都算是香港才會有的低能政治生態。因工作故,到場觀察遊行實況,也跟著群眾走了很大段路。以我所見,這次遊行有以下特色:

脫離民情的成績表

零三年七一,五十萬人上街,民陣這串炮竹響了,當年民陣召集人孔令諭成了外國人眼中的民運英雌,封其為年度「亞洲英雄」之一;當年泛民主派氣勢如虹,在立會區會選舉大有斬獲,有傾覆議會之勢;一五年二一遊行,是泛民和民陣經歷十二年不思進取、自我重覆,加上脫離民情的成績表。二一遊行,一路暢順,沿路警方輕鬆不已,警民雙方一片和諧,封路也不必了,到了終點,我可以輕鬆穿過鬆落的人群一直走近民陣的「大台」。

泛民主派的反革命本色,在雨傘革命表露無遣;這些年民主中國夢幻滅,香港人重新歸屬本土,泛民主派仍在六四情結打轉、念茲在茲要建設民主中國;民主黨支聯會甚至出現蔡耀昌之流,伙同黨去聯合國狀告香港人「歧視」大陸人,謂要立刑立法保障新移民;民陣當年的召集人孔令瑜,是天主教正義和平委員會,與那些實然主張中港無別、向新移民大派福利的「社運人」沆瀣一氣。

民陣等於泛民主派,所謂「公民社會」,是被民主派嚴重滲透的小圈子。這個圈子集齊了本土人最厭惡的元素;而香港人也慢慢了解,遊行和主辦單位並不能分開,去了就會計上人頭。

蓍英遊行

隊伍未出發,我早已去到維園。人站不滿一個維園。舉目盡是中老年人,面目和藹,一看就知道是雨傘革命期間在金鐘聽演說、拍手掌的人。一家大小、嬰兒車斑點狗,都少不了。大學生模樣的年輕人佔十之一二,老老少少不是撐黃傘就是背包衣服戴上黃傘紀念品。在遊行隊伍的那種感覺,就像上基督教教會,那種泡泡糖一樣的病弱和美好感覺,大家都在微笑、互相豎大拇指,一種同路人互相扶持的感覺。

二一遊行參與人群,不只是肉體衰老,更是精神衰老。即使是平安夜的旺角,旺角的群眾落去是跟警察對抗、辱罵、指手劃腳、怒氣沖沖,場面充滿緊張和不快樂;二一遊行則像返教會,治療心靈,活活的心靈雞湯,尼采說一百年前的歐洲像死氣沉沉的老人院;如果你二月一號在遊行路上,你都會看見一個移動的老人院。

選舉主義

雨傘革命未終結,聽說泛民主派已經開始擔心選情,驚到震。二一遊行的主題是「唔要假普選 我要真民主」,但我一路上聽得最多的,就是泛民的選情。民陣在遊行終點開台,請一班友好組織、泛民主派區會立會的議員上台,講得最多,是大家要做選民、要深耕細作、要落區、要抗衡制建派(即票投民主派),一切又重頭來過,回到泛民賴以生存的選舉遊戲。

整個遊行的中心思想,由爭取公平政制,轉變成泛民主派充滿黨派利益和選舉主義的救亡動員。雖然他們高唱《撐起雨傘》、也真的撐起雨傘,但是雨傘革命/運動早已被遺忘。因為雨傘是公民抗命/革命,是發生在體制外。泛民主派現在又叫人回到選舉遊戲裡,念茲在茲的就是一己黨派利益。

可見金鐘的雨傘運動,真是一場「鳩做」,因為深耕細作、區議會,甚麼時候都可以做。泛民一直都有做,只是鬥不過人家。

要深耕細作,不用先出來被警察打到頭破血流;革命失敗了,就說自己去深耕細作,那為甚麼不一開始就去深耕細作,搞好選舉,而要搞公民抗命?如果制度本身是公平,又會有人響應公民抗命?泛民主派的行動和思想,本身就是矛盾不已,不過更矛盾的是,去遊行的人似乎都不在意。

與民主無關

民陣大台請的人,除了議員,一律是社工色彩濃厚。有個叫柏齊的人大談不要將對中共的怒火發泄在新移民身上,然後又說了一堆「對新移民要另有想像」、要爭取他們的選票之類。不知所謂,遊行不只與民主無關,更變成了包容新移民的社福界「普世價值」播道大會。當然台下的人也並不覺得有問題。

自己人派對

民陣的遊行,開始的時候是民間的,但到了現在,已經成為「自己人」色彩極為強烈的派對。可以看見參加者的同質性極高,對香港前途的「想像力」極為貧乏,是一班「家庭觀眾」,在遊行路上竟然連故作激情的口號都聽不到。

雖然他們上了年紀,閒錢多,向社民連和民陣之類組織貢獻了很多錢。但縱觀整個二一遊行,示的不是威,而是弱,展示的是一股政治力量無法轉型的末流和未路。在大型的佔領行動之後,很多人對大雜薈式的政治表態已經金屬疲勞,不是休養生息,再思前路、就是轉投更小型、更機動、更直接的行動。

未來

我不會低估香港人麻木和愚蠢的程度。六四七一,還是會有基本盤的。因為一講六四,一整代香港人就沒有理智。他們對圖騰和儀式樂此不疲,可以再「爭取民主」多三十年。
 
但是人心在動,世界在變。黃之鋒說黃傘是「運動」,不是革命,反問:「革了甚麼?」答曰,革了泛民的高海拔道德高地,政治綜援的事,食了廿年,便宜了你。
 
佛教說世界有六道:天道、修羅道、人道、畜生道、餓鬼道、地獄道。天道的神仙快活久了,甚麼都垂手可得,喊喊平反六四、建設民主中國,就可以做議員、做名流、做賢達;天人生活太好、妙不可言,因而疏於修行、不識世務,最終墮入人界,乃至落地獄。
 
泛民主派天人五衰,是劫數難逃。響應民主回歸、支持中國殖民、出賣香港人予中共,這些孽障,種下了就要結果,要償還,要亡黨——Your Party is over。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

發佈留言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