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大月刊》反思佔領 副總編批學聯無能專制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二月號《城大月報》二月號的主題是《往者不諫 來者可追》,雖然《城大月報》就退聯問題訪問現屆城大學生會,學生會表示看不見退聯必要,但《城大月報》刊出幾篇反思佔領運動的署名評論,均大力批評學聯以及泛民主派提倡的「和理非」,論述主調與支持退聯者十分接近。

副總編批評學聯無能專制

《月刊》副總編顏海楹撰寫之文章題為《牧童,容忍是有限度的——淺論雨傘革命是如何揭露學聯的無能和頑固》,表示「此場革命亦的確殘忍地揭露了學聯一大體制弊病——小圈子選舉」,並以羊群比喻港人、牧童比喻學聯,指斥羊群在抵抗豺狼的時候,「牧童無能,卻又頑固地自作主張,不單不聽取羊群聲音,反一而再任由路人在旁指點操控,結果是連頭上僅存的光環也被宰割掉」。

該文中段開始批評學聯的體制問題——「機關的直接民意授權愈高,權力反而愈低」,「常委會由反院校會長或副會長組成,廣承民意,但其權力卻偏偏低於多由去屆常委或各大院校外務幹事擔任的代表會」。顏海楹亦批評,學聯最高行政機關「秘書處」,亦非直接投票產生,而是由常委及代表團等內部小圈子產出生只須向其小圈子問責,「一個力爭民主及抨擊特首小圈子選舉的組織,其透明度及認受性卻比港共政府還要低,實在諷刺不堪。」

2

「愛和理非」毒殺港人

另一篇文章題為《與強權講理就如愚公移山》,作者署名「艾」,批評雨傘革命中有人一直高舉的「愛、和平、理性、非暴力」價值觀是「糖衣毒藥」,「瓦解抗命者的鬥爭意志」。此文的主旨,在於指出政治鬥爭不是「請客吃飯」,和平抗爭只是個別歷史時空才能成功(文中提到英國和美國),即使是曼德拉也是打算武裝起義,因而事泄被囚。作者道:「面對中共及其傀儡特區政府的暴行,哪有再和平談判的空間?」又指「『愛和理非』是毒殺港人的砒霜,「百姓終日和平忍讓,奴性日益強化,自以為沒有當家作主的本錢,永遠只能向當權者討價還價」。

對於雨傘革命的「領袖」,作者批評他們「自以為有理有節,實則犯下莫大的罪……因『愛和理非』不能打動當權者,令抗議者失去自信,黯然退出雨傘革命」,最後總結,世上並沒有愚公移山感動蒼天的故事,以愛與和平與中共鬥爭乃是緣木求魚。

務使港獨議題登上議政舞台

另一篇文章觸及香港獨立議題,文章題為《港獨議題——務必浮上港中博奕檯面》,作者是「香港本土學會」的聿木。該文伸述了香港在一國兩制的格局下有廣闊的港獨探討空間,並認為打開言論禁區,「務使港獨議題登上議政舞台」,將大一統的思想邊緣化,有助於阻礙中共進一步侵害。作者亦引用毛澤東的湖南自決論去伸明香港人有責任去建構香港此一「地域文明」的前途。

值得一提的是,《城大月報》在提及雨傘革命之時,皆以「雨傘革命」稱之,而非以「運動」稱之。其對於學聯體制、「和理非抗爭」的鞭韃,比起《學苑》更埋身也更「落地」。《城大月報》正就三月號徵稿,主題為「革命」二字。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

發佈留言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