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eke Li:《聖殿、經卷與使者展覽》後記——第二聖殿之謎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自去年11月4日起至今年1月25日,亞洲協會香港中心舉辦了《聖殿、經卷與使者:羅馬時代以色列地區之考古發現》展覽,聲稱以考古文物,讓參觀者了解自巴比倫被擄回歸後的第二聖殿時期 (516 BCE-70 CE) 猶太教的「實況」,到底是次展覽有否成功達到此目的?

第二聖殿——金玉其外的空殼

從展覽館正門進去,是十七世紀 Johann Daniel Herz所繪畫美輪美奐的「第二聖殿全景」(”Untitled View of Jerusalem” ),畫像上寫著:「被擄往巴比倫的猶太人回歸,加上聖殿得以重建,令耶路撒冷重拾光芒⋯⋯」,主辦單位在此特意呈現出第二聖殿的繁榮昌盛,但這是否第二聖殿時代的真實面貌?

公元前五世紀繼所羅門聖殿(第一聖殿)及南北兩國被巴比倫所滅,猶太人被擄至巴比倫為囚七十年。不久巴比倫亦戰敗於波斯,波斯王古列二世釋放了猶太人,且允許聖殿重建。當時的「拉比」批評「第二聖殿」根本無法與所羅門聖殿媲美,所羅門聖殿宏偉及光芒四射,相對第二聖殿只是黯然無光的「縮水版」。

位於以色列博物館的第二聖殿模型 (圖片來源

據《猶太法典》記載,被擄前不久,約西亞王在申命改革時已把聖殿中重要的約櫃、聖膏油、嗎哪的瓶子和亞倫的杖隱藏起來。還有黃金基路伯、巨大黃金燭台及烏陵與土明亦不翼而飛,聖殿內幾乎落得空無一物,至聖所亦自始封鎖禁止任何人入內。

最嚴重的是,以往守護著會幕及所羅門聖殿之神的靈 Shekhinah(意為榮光或神的臨在)再也不臨在第二聖殿中,第二聖殿僅是個金玉其外的空殼。

《死海古卷》的支派文獻《大馬士革文件》表示,整個第二聖殿是咒詛、是誤入歧途以及失去真理。他們改變曆法節期,祭司腐敗不堪。《以諾一書》講猶太歷史分為十個七週期。在第六週,聖殿的人離棄智慧,導致聖殿被毀。第七週重建的聖殿則是離經叛道、邪惡和污穢的。

自古猶太列祖在高山丘壇及樹下角壇獻祭的古傳習俗通通被禁止,除耶路撒冷外任何地方不得獻祭,並與當政者不斷妥協修改聖經,以新構思的律法取替第一聖殿領受智慧的古傳,並在贖罪祭中把羊獻給原為巴比倫太陽神 Azaga-suga 的阿撒瀉勒《利 16:7-10》等等,罪行可謂罄竹難書。

《死海古卷》的由來

因此,有學說指撒督祭司系後人在當時脫離已墮落的「第二聖殿」自立門戶,並寫下《死海古卷》。他們自稱「光明的兒女」,選擇在與世隔絕的曠野自組社群過著嚴守律法的聖潔生活,強調不斷接受重洗儀式,並等待末日救主麥基洗德再臨救贖他們。

是次展覽兩件主打文物,分別是《加百列啟示石碑》及《死海古卷》最完整的《大以賽亞書卷》仿製品,在此逐一檢視。

《加百列啟示石碑》「三天後復活」之謎

2012年5月,以色列博物館首次展出了公元前一世紀後期的《加百列啟示石碑》,罕見地以墨水在石碑上寫字,從字形等証實同樣來自《死海古卷》社群,故此稱為「石碑型死海古卷」。

石碑記載了在耶穌以前,猶太教首次以「死者三天後從死裡復活」作招徠,這當然觸動到保守信徒神經,在教內引起一時緊張局面。

石碑上半部份,記載了末世一場終極善惡大戰,世界各國圍攻耶路撒冷並驅逐猶太人,這時神打發僕人大衛找出以法蓮彌賽亞式的領袖西門。接著神與天使直接降臨,擊退邪惡力量。

石碑下半部則強調「死與復活」,神宣告死者的血將會化為神車,昇上天國,三位「牧羊者領袖」在戰爭裡遇害。在第八十行,天使長使加百列命令以法蓮領袖西門「三天後從死裡復活」——這是希伯來大學研究員 Israel Knohl 2007年的註冊翻譯。繼2008的會議後, Israel Knohl 放棄了「三天後從死裡復活」的譯文,將「復活」(Chayeh) 改成「印記」(ha Oth),學術界至今對此仍沒有定論。

Israel Knohl

《死海古卷》的支派經典在不少神學概念上與《啟示錄》非常相近,如光明與黑暗的對立、末世的終極善惡大戰等等。值得留意的是,《加百列啟示錄石碑》中三位領袖遇害與《啟示錄》11章兩名證人被殺而且三天半後復活的描述極為相近,相信這是當時信徒對殉道者復活的普遍盼望,就算《加百列啟示錄石碑》的確是讓西門在三天後復活,也不見得會怎樣動搖基督信仰。

既然 Israel Knohl 早已在2008改變初衷,何以2012年以色列博物館展出《加百列啟示石碑》時,媒體依然以「在猶太教內耶穌以前已有三天後從死裡復活」大肆宣傳?既然學術界對此仍未有定論,為何展館的中英譯文保留了第八十行「三天,印記」,同時又刪去八十行以下的譯文?這兩種處理手法的確教人百思不得其解。

isaiah-

先知以塞亞,生於公元前八世紀

《大以賽亞書卷》是為了引證聖經無誤?

在展館中,不時聽到一些牧者標榜《大以賽亞書卷》與今天教會舊約沿用希伯來文《馬索拉文本》(MT) 「幾乎沒有差別」,並引以為榮,認為這是引證了聖經自始無誤並再沒有被修改的佐證,就算當中有少許差異也是無傷大雅。

事實上,《以賽亞書》經過第五世紀的申命改革及波斯時期的修改早已面目全非,40 至 66 章為兩個世紀後巴比倫被擄時期及回歸後所添加,並非出自以賽亞手筆。

很多人以為猶太人的《馬索拉文本》僅是加入了發音和重音音標以釐清原文的內容,實情並非如此簡單。自第二世紀開始,文士們已不斷合法地逐少修改聖經內容,此過程稱為 「文士修復」(Tikkune Soferim),理由是為了修正聖經中模糊及「褻瀆」成份,亦即針對當時基督教引用舊約預言耶穌為應許之彌賽亞,導致日後《馬索拉文本》出現了不少刪去彌賽亞預言情況。

單單將《馬索拉文本》與《死海古卷》的《以賽亞書》比較,兩者間共有 1,375 處誤差,其中十三處為嚴重分歧。如 11:6 的 「主自己要給你們一個兆頭,必有童女懷孕生子,給他起名叫以馬內利」改作「主自己要給你們一個兆頭,必有少女懷孕生子,給『她』 (v’qarat) 起名叫與神同在(Immanu El,把以馬內利拆開)——「與神同在」改為指的是少女,以刪除彌賽亞「以馬內利」的頭銜。

在 53 章僕人之詩中將受苦僕人的單數改為眾數,將受苦的僕人變作以色列眾人而非特定的彌賽亞等等。

反之,教會自古沿用的希臘文《七十士譯本》(LXX) 多處保留了被猶太文士修改前之原意及更多彌賽亞預言,基督教與天主教放棄《七十士譯本》而採用《馬索拉文本》作為舊約是盲目的崇猶,實屬不智,唯獨東正教依然堅持使用《七十士譯本》作為舊約,視之為神聖譯本。

不論是第二聖殿歷史或是《死海古卷》,帶給後世的訊息是多元差異的並存,而非引證什麼單一完整無誤。這次《聖殿、經卷與使者展覽》成敗與否就是取決於此。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

發佈留言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