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陳雅明(《學苑》副總編輯):黃之鋒是時候讀書了﹣你不知道「天鵝絨革命」嗎?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學聯領袖岑敖暉在十一月發表有關「革命」的怪論,黃之鋒當時在面書附和,惹來不少論者有力批駁。可是,事隔一個多月,黃之鋒一錯再錯,近日竟指 「革命是要軍火的。香港連槍也買不到,搞什麼武力革命?」本來這場爭論無關宏旨,言論不過反映黃之鋒缺乏基本史識,視野狹窄,但愈來愈多香港人視黃之鋒為意見領袖,因此必須指正。

首先,黃之鋒認為革命就必定是暴力革命,要有軍火,若他聽過「天鵝絨革命」,就知道自己錯了。「天鵝絨革命」發生在一九八九年捷克斯洛伐克,以沒有大規模的暴力推翻共產政權,推行民主制。學者就常以和平演變的「天鵝絨革命」跟暴力革命對比。「天鵝絨革命」就是不用軍火的革命,那黃之鋒會否說「天鵝絨革命」不是革命?

梅篤斯 (Thomas Taylor Meadows)

另外, 按黃之鋒跟岑敖暉的講法,中國歷史上的改朝換代都是「革命」,因為秦漢以來,天下都是武力打回來的,那些人都有岑傲暉所謂的死亡的心理準備,又有黃之鋒所講的軍火武器,但這說法不滑稽嗎?梅篤斯(T.T.Meadows)就指反抗暴君的只算叛亂,反抗政治制度的才是革命;中國王朝更替卻維持君主制,所以只算叛亂。

梅篤斯(T.T.Meadows)對「革命」的觀點著重「政治制度的更替」,而非黃之鋒認為的「手段」,這亦解釋了何以「天鵝絨革命」也是革命。黃之鋒一直理所當然地以「手段」角度看革命,而未能從其他觀點看革命,證明了狹窄的學識基礎窒礙了他的思維。

其實,用「雨傘革命」或「雨傘運動」並非無可爭辯,只是黃之鋒及岑敖暉的言論反映他們邏輯混亂及缺乏學識,將他們視作意見領袖實在是香港人墮落。事實上,一直以來,黃之鋒是依靠常識判斷的,他能夠把簡單的論述推廣到群眾,令群眾接受,這是優點。不過,他僅能處理是非分明的議題, 在複雜的本土議題中,如「綜援撤限爭議」這極之重要的本土議題,他就未能把握。

在七十九天的雨傘革命中,亦未聽過黃之鋒任何有見地的論述,口號居多。黃之鋒在雨傘革命中最大的貢獻就是宣布衝進公民廣場,而他看起來很大的貢獻也不過是外媒吹捧。

黃之鋒懂得利用媒體是黃之鋒本事,但香港人當黃之鋒是意見領袖就是香港人愚蠢。政改漫漫長路,魯迅說:「其實地上本沒有路,走的人多了,也便成了路。」但問題是,不假思索地奉黃之鋒為高高在上的領袖,跟著他走路,死了才知道被帶進了死路,就是香港人活該!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

發佈留言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