甚麼人訪問甚麼魂 盧斯達專訪《墳場新聞》青永屍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墳場新聞》多like過惡搞對象,威過生人、陰間熱鬧過陽間。眾聲喧嘩,我也不免俗問米求訪《墳場》背後的老總青永屍。我以為《墳場新聞》是個歷史page、時事page,青永屍卻謂「這是個哲學Page」,講的是「陽明心學」;青永屍正職是教書先生,有學生在他面前談論《墳場》嗎?有,而且青永屍有盡好老師的責任:「我跟學生講,不要看《墳場》,裡面成日鬧人。」

好像陳年廣告的對白:我覺得呢個人相當有意思。本來負責這個訪問,我是拒絕的,只是「墳總」指定要我做;而且一講《墳場》,就會講到《立場》,但青永屍不比我客氣:「立場呃人?未至於全部欺騙,是部份欺騙。例如在這個時勢還去幫警察塗脂抹粉,你是文匯大公星島巴士的報?」

據知青永屍這個虛擬墳場,將會集結成書——好過幫雨傘革命收屍的雨傘文集啦。起碼《墳場》的文章真實不虛、有血有汗,青永屍一句總結墳場:「來來去去只係想叫人對自己真誠,唔好扮野,唔好虛偽。」

王陽明(1472-1529):原來關我事?

我覺得呢個人相當有意思

早已從另一些訪問讀過青永屍的一些背景。例如說他少時讀親中「左派」學校出身。最近特區政府搞「少年黨衛軍」的「青年工作」浮上水面,以前的親中學校是這樣的嗎?

青永屍說:「以前最多只是去大陸交流,同學之間也不是很熱衷討論政治。」至少愛黨學校都出了個青永施,證明當時的潛移默化也不是太成功。

《墳場新聞》表面幽默,其實是地圖炮。不只鬧土共、「港豬」,更鬧泛民、社運、和理非;所謂本土派,他也不歸屬:「現在有很多人扮本土,掛著本土的名字,但其實根本打算走人。但扮本土是有著數的,所以有好多人扮。」

聽說有人訪問「墳總」,聽到他這樣說之後感覺良好,覺得自己是貨真價實本土派。

好像公民黨提出要搞「本土論述」,他說:「最虛偽是公民黨,識得玩政治。民主黨的名字已經臭了,但公民黨還會呃到人,一般人不會防。」

最近「學舌鳥」和《墳場新聞》合作拍攝「墳場動新聞」,主播「藍屍浩」 (圖片來源

怎麼看《民族論》和《城邦論》?

最近的hot topic,是梁振英點名的《香港民族論》,《香港城邦論》則被拿來作為對讀。青永屍有讀過嗎?「《民族論》沒有讀過,但它整件事是學術味道很重,跟《城邦論》是另一回事。《城邦論》是真的有人在做,『復興會』在搞『國.民.劍.盾』嘛。」

《墳場》提到「本土」,就講到「後現代」。

「有真誠的本土,驅蝗就驅蝗、建國就建國。但在這個後現代世界,無是無非無善無惡,很多概念都被重新定義。『本土』也是如此,會有很多人『以本土作為派頭』。就好像以前歐洲都有些國家自稱神聖……」

我馬上想起一個歷史學的陳年笑話:「好像既不神聖既不羅馬也非帝國……」

墳總喜歡王陽明

求真的人,反過來說,就是討厭虛假。青永屍作為一個教書先生,卻沒有中「和理非」的毒:「不真誠的抗爭是沒用的。」又說《墳場新聞》背後有一個哲學:「我講來講去,都是講王陽明的心學。人對自己要誠實。」

王陽明最出名的主張就是四個字,叫「知行合一」。《萬曆十五年》有一大部份講明朝的官員有多僵化,香港大政昏沉,早已有論者將兩個時代相提並論。他說:「要改變香港,可以從最簡單的,對自己『誠』開始;一下就講宏大主題的抗爭,通常是虛偽的。」

被選中的假同性戀

青永屍那支地圖炮,由地獄射到人間。我一下就問:「你怎麼看雙學?」他想了一秒,答曰:「雙學?是被選中的假同性戀者吧?」正色之後,他道:「雙學只是一個縮小版的泛民。如果他們也寫一本類似《民族論》的,至少大家都知道他們有些想法,都會服他們多一點。」

我聽說《墳場》的惡搞對象,很吹捧熱愛這個縮小版泛民。青永屍說:「他們是有光環,所以很多『賤人』、很多政棍不會批評他們。」

對《墳場》like數多過《立場》,怎麼看?

「這樣比不太公平,like數對我沒意義,而且他們除了facebook page也經營一個網站,那個網站的數據我是不知道的,而且有錢的話也可以買like。(我說,對蔡東豪來說很容易啊)」

墳場其實有投稿 也有網媒邀稿

經常鬧人、經常串人,有人叫過青永屍輕力點,甚至不要寫嗎?

「咁又無。因為我搞《墳場》不為名也為利,我不太花錢——例如我用的電腦已經用了七年——反對的人都不知從何入手。不過有時會有些《立場》Fans會叫我不要X《立場》X得咁勁。」

怎麼看《立場》?青永屍說:「文寫得差。」有沒有一兩個作者比較好?他答:「總會有一兩個吧?但我現在一下子講不出。」

有沒有看其他網媒?

「比較少,因為我不是addicted to某一個網媒。」

細談之下,發現墳場也不完全是「墳總」的創作。「會有投稿,例如我登了一篇『熱狗』風格的投稿,就有人說我是熱狗。不過我對所有投稿者都說,投稿會『糊名』,要任我改,才會用。」

有人投稿,也有人要稿。

青永屍說:「D100和謎米起初都來邀稿,我只是說『高攀不起貴司』,風格不同、受眾數目也不同罷。」

後記

《墳場新聞》的行文風格模仿報紙新聞稿和人物專訪,所以我這篇青永屍訪問也裝模作樣的模仿報紙。我問青永施為何指名要跟我談,他說:「你的文章堅係寫得好。(堅係原話筆錄)」

等我一心還以為「墳總」想訪問我,等我們可以互相吹捧,整件事就更像報紙了。青永屍回應道:「你都未死,未需要訪問你。」其實青永屍的真身都未死,而且比很多有頭有面的陽人都要真誠。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

發佈留言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