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易天:香港的野化牛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香港沒有野牛,卻有為數不少的野化牛。八十年代開始,香港農業式微,農民把協助耕田的牛放棄,任其在山頭野嶺生活,牠們慢慢演化出自己的族群,分佈於新界不同的區域。

香港有牛是國際新聞

還記得十多年前接待台灣來的朋友,一天晚上坐車經過錦田,一小隊身形龐大的水牛在馬路邊經過,他們說這才是在香港最大的文化衝擊,香港隨便都可以見到水牛?真是國際新聞﹗回到台灣告訴朋友,朋友也未必相信。其實,很多香港人也不相信。新界有牛,是一個說法而不是一種經驗。這種說法,也許還是停留在,新界有牛是因為牠們協助農夫種田。

牛不耕田,走去郊野公園過自己的生活,牛與我們就和平分手,再沒有感情瓜葛?大嶼山有些居民,非常關心貝澳一帶生活的水牛,認為我們應該保護牠們在那裏的居住權,牠們是生態系統的成員。野化牛如何融入生態系統,牠與生態系統裏的那些生命有互動?這的確是一個課題,然而課題歸課題,有沒有人尊重生態又是另一個故事。

野化牛會打坐冥想

在歐洲,有一派流傳很廣的農業派別叫「生物動力農法」。此派朋友認為,云云眾多與人共同生活的動物,牛是最特別的。他們認為,牛會四蹄屈曲坐在地上,肚裏的四個牛胃反芻之前吃下的雜草,一面消化,一面打坐。牛四腳有四蹄,頭上有兩隻牛,牛的胃將雜草的能量不斷反芻,能量又被四個蹄甲及牛角封鎖不能離開身體,因而牛屎有能量,牛角是容器,把牛屎放入牛角,在秋分之前埋入地下,在春分之日掘出來,這些牛屎堆肥飽含宇宙的能量,能夠復修能量受到破壞的土壤。

因為別人這樣說,我特意去郊野公園看看野化牛是如何打坐冥想。牠們是不是冥想看不出來,我反而重新認真地從頭看一遍牛是怎樣吃草的。嘿﹗牛把舌頭伸出來,把草捲入口腔,扯斷﹗長的草可以扯著吃,那短的草就吃不到了。

野化牛吃出郊野公園的草地

環顧牛群吃草和休息的領地,我才明白,牠們在郊野公園一直當永續園丁﹗牛祇能吃長草不能扯走短草,所以日子有功,長的草剃短了,那些不能貼地而生的野草品種也絕跡了,效野公園成片的綠草地,都是野化牛吃出來的。大家還記得政府大球場那塊搞了幾個百萬都搞不好的草地嗎?

二O一三年大球場「爛地」醜聞 (截圖來源:香港網絡大典

牛雖然不耕田了,但是牠們與我們的關係,還是藕斷絲連。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

發佈留言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