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心:抗爭義士即時算帳 冷眼旁觀者再等三五年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金鐘最後一夜 (攝:盧斯達)

佔領告一段落,雨傘革命未完,但瘋狂秋後算帳開始。最瘋狂的消息,莫過於非法集結罪名宗數逐日結算。相信不久將來於佔領期間去次廁所,再返回佔領區時就會當你第二次非法集結。

今次佔領的「最大贏家」,除了差佬(佔領過後大幅加薪指日可待,恭喜電腦前面的各位差佬),就是那些政治中立者,以及那些僅對佔領表示精神支持的人,因為秋後算帳名單一定與他們無關,而假若政府日後出台小恩小惠政策收買人心,這些贏家還可以好處照袋,但代價全無。他們都是囚徒困境遊戲裡的高手。

你問這些贏家想要真普選嗎?他們當然想。但明明一起站出來更易取得勝利,而彼此被秋後算帳機會最細,為何他們退縮呢? 因為他們相信其他人會像自己一樣自私,為免自己成為少數出頭鳥,所以明哲保身。需知道站出來需要代價,被差佬點相留底後,會被列入公務員及中資機構的禁僱黑名單,而且分分鐘被沒收回鄉證,更可能遭到政治檢控。因此,他們選擇做囚徒困境中出賣同伴的人,無論同伴站出來與否,他們選擇退縮永遠是最有利的。別人替自己爭取,成功了固然好,失敗了自己無成本,也無妨。

難為那些在囚徒困境中仍然堅守原則,挺身而出的人,還有一段漫長的白色恐怖日子正等待著他們。有人說佔領期間所發生的人和事是他們所見過最美麗的香港。不是嗎?參與抗爭的人都是不計個人代價,為了心中的公義,憑著一股道德勇氣站出來的。

正如愛恩斯坦所言:「這世界不會被那些作惡多端的人毁滅,而是冷眼旁觀選擇保持緘默的人。」每次見到有抗爭者經過一宿通宵堅守後,被惡警打得頭破血流,而翌日清晨的上班人潮仍在若無其事的流動,那一副副安然自若的咀臉,就會油然覺得這個社會很嘔心。

佔領過後,除了更憎惡差佬,還不其然開始憎恨起身邊那些冷漠低智的人。惟一欣慰的,就是最終輸會一齊輸,他們他朝君體也相同。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

發佈留言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