盧斯達:鳩嗚旺角——充滿仇恨 充滿理性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佔領區失守、警察清場,民眾自發延續革命,開始「鳩嗚」。「鳩嗚」以「反佔中」大陸人在鏡頭前自稱「購物」為藍本,以合法的購物活動作名目掩護示威,在旺角繼續聚集。金鐘佔領區十分合作的清場之後,人走茶涼,雙學泛民等人已開始出文集、搞「論述」,當初聲稱「We will be Back」,今日隔江猶唱後庭花,大伙「回到」中大百萬大道;歌星巡迴演唱,他們的靈肉已經離開塵世、離開戰場,回到中產和學運嬉皮士模式的乾淨天國。六四模式回來了,以後年年都會有人扔下戰場,搞六四式的周年紀念。

根據泛民的劇本,這些活動本來早就開始做,哪需等到今日?但旺角繼續有人「鳩嗚」,目標不明確、也沒做成甚麼。你也不能說今日旺角的人很有鬥志,他們也有自我滿足的毛病。但旺角仍然是個危險的地方,時不時就回復交戰混亂狀態。珍昔羽毛的人,去中大、去政總,卻不會去旺角。因為旺角人一多,警察就拉封鎖線,人迫人,口角咒罵。警方如臨大敵,大量反黑、軍裝突然增援,你跟警察的距離可能只是一兩個身位——即使是近幾日,仍有人在旺角被警察打到流血、被拉上警車——彷彿佔領還沒完。

「支持警察 吞槍自殺」

旺角仍處於動態,是因為警察和民眾持續衝突、不可控制。那些在意識上未能離開佔領區的人,都被旺角吸引著,令他們總是在旺角逗留、駐足。因為旺角散發的氣息,是危險,而非安全;是混亂、而非穩定。旺角一到晚上,就充滿強烈的情緒:市民對警察的怨恨,見諸極為惡毒也廣為流傳的口號——「支持警察 吞搶自殺」。平安夜那一晚,我身後有人喊出這句,卻一呼百應。

那些支持「立場」、掛黃絲帶、到死支持雙學的香港人,應該會聽得大皺眉頭,太惡毒了;和平主義者會花容失色、以「和平理性」為黨綱的黨會說,警察都是打份工,不用去到這地步﹗但旺角的村民唔係咁諗。你要真的置身其中,才會感受到那仇恨有多真、有多自然流露。是仇恨,是仇恨支撐他們繼續進行這貌似沒有目的和作用的抗爭。

到了平安夜和聖誕節,我看見旺角人早已脫離「鳩嗚模式」。「鳩嗚」本來是扮購物遊行,內裡打著「爭取民主」的大旗號,人們由始至終都說,旺角和金鐘只是路線不同,但爭取民主的目標是一樣——這當然是書生之見。這兩晚在旺角聚集的人,雖然不時叫「爭取民主」的口號,但他們來到,實際上是為了看見有人留難警察、侮辱警察、與警察衝突。警察兩個月來鎮壓人民種下的仇恨,在旺角長出茂盛的花。

復仇無力 只能寬恕

香港人沒有實際武裝去復仇,這是共同處境,但他們對警察的態度卻有不同。和平主義者會自欺欺人,說警民要修補關係、要追究(實際上在現體制不可能);壞腦的基督徒會說,警民要「復和」、忘記仇恨、要寬恕。實際上,沒有力量復仇的人,沒資格談寬恕。人類處於絕對的弱勢,心裡會更加傾向寬恕,藉此忘記自己被虧欠的事實,這是一種心理防衛機制。

在這個大時代,充滿仇恨的人,不一定情懆高尚,但一定更接近真實。事情未解決,仇恨當然不能放下。現在的人到旺角,不是警民合作,是絕對不合作,從頭鬧到尾,將警察祖宗十八代都鬧個狗血淋頭。你問我這有甚麼用?我不知道,或者根本沒用,但這些人心理正常,知道大是大非、並未放棄理性——被人打了一拳,你要記住,君子要報仇,而不是將另一邊面都給警棍打。

直視真實

雙學泛民有些人說,抗爭要多元化,甚麼甚麼,這是因為他們不想再回到衝突、混亂、危險的戰場。你去旺角待半晚,那種仇恨和緊張的氣氛,令人不好受,但這就是真實﹗是每一個人都要接受、擁抱並克服的真實。談抗爭的人,卻逃避真實,去做文藝、唱歌、「他途抗爭」,這是能夠理解的——真實醜陋,太陽耀眼,他們要戴一副太陽眼鏡去遮,隔一層去看。但是他們宣稱「無畏無懼」,自認好有「立場」,人人熱愛擺姿態。在黑夜的旺角、在陰暗的真實界,我從沒見過那些在台上星光熠熠的明星——因為他們根本不想返回那個令人厭惡的戰場。

(所有圖片、影片由作者提供)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

發佈留言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