瑪倫:去中國化的香港民主運動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中國愛滋兒童(被村民驅逐)事件,香港網絡一片中國人不配民主制度的聲音,和應近年逐漸流行的拒絕參與支持中國民主運動,甚至香港民主運動去中國化的走勢。

請本土派成熟一點

在這件事上,本土派有沒有醜化中國人?有,不但低級,而且離題。本土派經常干犯一種錯誤,你們有不喜歡中國人的自由,更加有不支持中國民主的權利,保持緘默是最佳選擇,不要莫名其妙的指摘中國人。每個民族都有權利實行民主體制,哪管他們曾經做過傷天害理的事,德國人屠殺猶太人,日本人屠殺中國人,根據本土派的邏輯,日耳曼大和,甚或地球上所有民族,是否不配享有民主權利?某國人不應民主,不但是赤裸裸的歧視行為,而且滲入優生學的無恥學說,本土派往後應謹言慎行。

民運分離歷史註定

本土派舉證錯誤,其立論——香港民運去中國化——卻是大勢所趨,就像今日大多數台灣人不會搞紀念六四和談中國民主一樣。很多人以為民主是講包容,實際亦講排他。民主制度本身就有族群排他的局限,只為自己族群爭取民主自由,此乃人之天性不可強求。六四事件後,台灣疏遠中國,推進本土化,加強台灣認同,猶如一個獨立命運共同體,台灣對中國民主運動意識的退卻,不過自然演進,香港大中華派論者責難台灣人是無知透頂。

與台灣不同,香港於天安門屠殺後,深感無法避免中國統治,中港變成命運共同體,於是積極投入中國民主運動,企圖改變中國,巿儈一點講其實也是一種利己行為(拜託別把香港人說得那麼清高)。

xi

但二十年後,中港政治經濟情況變遷,特別是中港矛盾下強勢中國人欺凌弱勢香港人,兩者之間的共同體已經悄悄脫,逐漸走上台灣後路。在今次雨傘革命裡,中國網絡民意幾乎和官方口徑一樣,大肆批評甚至否定香港民主運動,本土派妖魔化中國人殊不可取,另一方面過往民主派刻意美化中國亦騙術盡數揭破,尤其是泛民失去說服香港人支持不願走向民主兼打壓香港的所謂中國民主運動的合理性,以前爭取中國民主的經濟界外效益變成零甚至負數,試問港人何來還有動力作無謂舉動?

泛民紙媒網媒大話連篇,講到中國民間如何支持香港,他們騙得了自己,騙不了年輕人,事實擺在眼前。遮打運動不但革了泛民的命,還斬了整個中國民主運動的根。香港民運本土化去中國化,就像台灣當年憲法增修條文及兩岸人民關係條例,對中國鳴金收兵,反攻大陸打倒獨裁戛然而止,表面平安無事,實際兩者更加疏離。民主中國命題在本土化浪潮下將面臨”康師傅下架”,是徹底扭轉香港民運方向的第一步。

民運死亡獨運誕生

香港本土主義,和外國反全球化的本土主義不同,後者充其量是加強已有國族認同,香港人卻是經歷質變裂變,從昔日中國國族主義異變為今日香港國族主義,族群基數不同,中國民運失去港人支持只是時間問題。大中華派鼓吹「中國沒有民主,香港沒有民主」,中國民主全無蹤影,香港民主運動(又曰民主回歸)是一項邏輯不通的政治論述,或許讀者不願坦承,發動佔領運動還是顆粒無收,公民抗命激進勇武社區深耕等都不是解決問題的藥方,香港民運氣數已盡。

唾棄中國民主運動,香港民族論及香港獨立論面世,下一步會是質疑中國對香港的主權,直接衝擊香港民運死局的核心:只要中國統治香港,根本不會有真正民主自由。香港人就是不肯面對這個殘酷現實,多年來甘願受騙於泛民民運戲子,搞了三十年一事無成。雨傘革命的一項特點,造就年青人覺醒,兼且把傳統泛民政黨排擠出局,此為去泛民化,亦等同去中國化,新世代運動將會面目全非。

《學苑》「香港民主獨立」一期觀點非常具有前瞻性,概括主旨就是「沒有主權,何來民主?」,中國封殺普選,年青人不會再「爭取」民主,而是從根本上反思中港關係,一國兩制,《基本法》等原則問題,最後體會主權和民主不可劃分,自決運動乘風而起,於是乎香港獨立運動取代香港民主運動,是消滅香港民運的第二步。

民主中國無法一統

回到最初命題,中國民主運動誰主宰?答案當然是中國人本身,但問題是即使中國成功民主化,中國人夢寐以求的所謂民主中國統一,也無法實現,皆因香港和台灣的身份國族認同已經到了不可逆轉的地步,三方過去積怨奇深,民主制度無力回天,將來中國人需要面對一個縮小了的中國版圖。中港台分家,是歷史?是政權?是人民?這要留給後世歷史學家爭論。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

  1. 文章挺中肯的,本土派去中國化有點兒過火了,應該說去中國只是社會依靠西方民主自由為基礎,在不影響民主自由的社會下,老百姓要過中國式生活,要說廣東話或普通話,是容許的,但不主張或鼓吹,言即去中國化並非去除所有中國文化和有中國人身份的人(否則,香港人作為中國人要自殺了),為何要”去中國化”咁激動呢? 表面上是中港矛盾,但內在是中國人治社會與法治社會之衝突,這裡亦顯出為何中國現代化城鎮化後仍與香港有那麼大的距離,換言之,這是100年前西域東漸的中西比拼(內地中國社會是中國傳統價值觀(現代化只改了建設,思維文化沒多大改變,共產色彩自改革開放後少之又少了),香港是殖民遺下的西方價值觀),香港人覺得排隊守法重要,內地人覺得他拿重物應該被有人情味地禮讓,法律都應以人情為依據,這樣就是去中國化的原因,如果沒有了法治和多了親疏人情,主張人人平等投票發聲自主決策的民主自不然難以建成,這是國民黨當年30年代西方民主憲政在內地失敗的原因,亦是至今內地缺乏民主素質和中共不願推行西方民主的主因,換句話說,香港並非不愛內地人,香港只不過想維持自己原來的西式生活,政策決定依社會需要而定,並非因”樹同根水同源”一味靠大陸,一個能獨立的香港其實是中國的驕傲,將來若廣東省的中國人想實行如香港的民主自由,香港定當盡力幫忙,內地人南來香港,入鄉隨俗後,香港人亦不會蔑視內地人,與其強行把香港拼進中國,倒不如試一試讓香港民主獨立,改善了中港關係,還會怕香港成為外國勢力的溫床嗎? 社會要進步,香港不能因為內地未準備好而停下來,因為香港人要為糊口,一個政策依靠民意的自由港(過往英國人因為英國傳統自由主義而願意聽民意,認為國家是人民的,沒有甚麼高於人民的統治者; 但中國人執政時沒有這種觀念,認為權威至上,能上達又被採立的民意少之又少,因此英國人治港較有民意)就是所有香港人的飯碗,現時政策向內地傾斜已令很多港人苦不堪言(e.g.高樓價引致的劏房户),只不過香港民主不易建立,有人認為要全盤西化,有人認為由華夏文化開展,意見不一,肯定的是香港民主要運作暢順必先要市民有西方個人主義的色彩,強調個體自由,敢於挑戰權威,敢於發表己見,重人人平等,不論父母還是親朋,都一視同仁,確保政策決定及執行公平公正,與中國文化之儒家人治思想難免有些小摩擦(少量中國文化是容許的,因為少量中國文化不足以威脅法治,除非執法者因人情關係嚴重徇私,這是不在香港社會推廣中國文化的原因),打破了這些局限,香港便能成為新一個民主華人社群,內地人若做到亦會走上民主之路,在經濟和文化上,豐富強大起來,不會單一乏味(不過大江南北疆域之大,情況不盡相同,不宜強加於內地人身上),其實文化應互相尊重吧,內地人到香港守法規尊重港人,港人到內地亦應重當地傳統,相應人治社會而有所調整自己行為,當兩者分開地弄清彼此關係,中港矛盾迎刃而解,話不定與中國內地的人更友好,香港的中國氣息更濃厚呢? 請相信一個開放自由的社會會促進彼此交流,對雙方皆有益,另外值得深思的是香港是否要從教育着手,如當年新文化運動一樣,引來外國老師,教導民主思維和西方人對知識的態度,以彌補英人遠去的軟件上的不足,看看本港立法會,或者青年人論壇辯論,便會知道辯者有過於着重引用粉飾言詞,故弄玄虛和不回應根本的問題,這樣的辯論是難以達成共悉的和有利執行實實在在的政策,香港教育雖然完善,但已不足應付西方民主,只用通識作critical thinking是不足夠的,人們必須在生活上建立開放思維,樂於先了解別人意見,再適當地引用少量權威和學術名詞作評價,這樣子提燈夜讀的光才能發揮其作用,照亮民主議會的大堂

發佈留言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