畢以方:峋嶙石獸是建制門口狗 還是抗爭的猛獅?


雨傘革命,獅子山上掛起了振奮人心的巨形直幡,寫着港人「我要真普選」的呼喊。雨傘革命結束不久,獅子山上又再掛起直幡,寫着港人「CY下台」的訴求。驟眼看,黃色的直幡,就像貼在這峋嶙石獸的一道黃符。

攝影:Manson Wong

從來厭惡獅子山精神,因為它是港式「奴隸道德」的虛偽和自欺的化身。獅子山精神是順民將建制的門口狗,說成是自已的守護神獸,它強調個人刻苦忍耐以求上達脫貧為美德,你窮你賤是生是死都是個人作為,卻漠視制度的不公義,是順從建制而非反抗建制的圖騰。它是一班放棄反抗的順民,在接受既定的現實底下,鑽營求存的生存上位之道。

上一代香港人乘着經濟起飛的日子,在建制中得到甜頭,卻活得像一隻快樂的豬,三十年來在現實政治上,從來都是節節敗退,在香港主權移交之後,港人更一直忍受專權政府所欺凌侮辱,他們在自欺的安逸中自我感覺良好,希望社會重拾已往獅子山下的和諧,卻禍延他們的下一代。

獅子山精神是以順民的怯懦安逸為飼料,豕養多年的建制門口狗,由「飯民」以「和平理性非暴力非粗口」的病態精神食糧,把牠餵成一頭怪獸,而他們亦被這頭怪獸吞噬,變成怪獸的一部份。這頭怪獸,為豺狼看守着一群經馴養的經濟動物,吠聲馴從如羔羊的港人,使港人放棄反抗,接受勞役,等待專權政府去屠宰。

但是,這頭一直淪為建制門口狗的峋嶙石獸,是否會因雨散革命的洗滌而轉化?假如香港有這樣的一個傳說,在某年某月某日,當催淚的焇煙升起,少年在街頭抗暴浴血,黃符會通靈峋嶙石獸,變成勇猛若獅,守護本土,保衛城邦。假如真有這樣的傳說,假如真有這樣的轉化。

猛獅不需世人讚賞牠的高貴善良與和平,牠會磨尖自已的利爪和獠牙,自傲於自我的強大。如果你是若獅子般的抗爭者,「奴隸道德」的高貴善良,是對你最卑污的羞辱。你會以「主人道德」的自我肯定,恥笑偽抗爭者以為自己沒有反抗的爪和牙,就自許為「善良」的「奴隸道德」。他們的脖子上綁着建制門口狗的頸箍,而那個頸箍,就是他們「和平理性非暴力非粗口」的道德光環。


Comments

發佈留言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