盧斯達:移民與歸化問題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上年〈抗融合 拒赤化 反盲搶地〉的聯署廣告惹來大中華泛民一輪盲反,獨媒當時訪問李柱銘,李柱銘仍然是講那些不切時斃的理想主義單調話語:要包容,不應「歧視」新移民、「內地」人有權家庭團聚、民主派要爭取新移民選票……

這些離地三千尺的話,今天看來都變成笑話。我想起這件事,乃因早前有個在佔領區打人的南亞人,被人揭發是早前是「少數族裔青年聯盟」的主席,泛民社福界事發之後說,這個人早已離開,轉投建制派。

圖片:熱血時報及獨立媒體

跟政界朋友L談起,他說:「那種人終日無所事事,你出得起錢,他甚麼都會做。排隊買iPhone或者去佔領區打人,都沒甚麼分別,你出得起錢就得。」這番對某些少數族裔的評論,很不大愛、很不共融,但很現實。究竟我們一直相信的共融信念,有幾多可以切實落到現實的土壤,是時候接受考驗。

一個城市,為共融而共融,是很可怕的。因為我們只是接受了很多有色人種,很多新移民,令這個城市的語言、膚色、階級、宗教、種族成份變得很紛雜,我們就膚淺地覺得這是多元、共融、包容,Asia’s world city,像政府平機會旅發局所呈現的「香港形象」一樣浮光掠影。

這些外地人,有沒有能力、有沒有意願去融入香港主流社會?他能不能在香港謀得decent的生計,使他和香港社會良性互動?他本身的文化國族背景,跟香港本身的文化風俗會不會差距極大?

融合是需要成本的。要輸入外來移民很容易,令外來移民變成香港人就很難。在香港,邊緣化的外來群眾成為社福團體的寄生宿主,成為其生計之所繫。弱勢族群無法融入主流,又不是強大到可以另創社會規範,弱勢恆為弱勢,是社福團體的龐大市場。

要令外來人歸化,要顧得好,成本是很高的。但是香港流濫後現代學說,有一班人會說,主流社會是霸權,不用融入,更加是要批判的。於是弱勢被切割出來,由社福界保護支援,外來族群始終維持邊緣狀態,與主流社會維持對立和平行狀態。

我們的社會對「歸化移民」的措施乏善可陳,他們是知道的,但他們卻主張對「弱勢」來者不拒,這就算是實現了大愛平等包容的普世價值。他們來到香港之後人仰馬翻,那是後話,又是一個「服務對象」,所謂client就是顧客。

在現有社會配套無法完善的情況下,外來族群是要被邊緣化,落入那個南亞人的類似景況,但香港社會受泛民和社福界提倡的「普世價值」所脅持。基於現實限制而提倡減少輸入移民(例如「拒赤化」廣告要求減少中國移民),莫名其妙承受法西斯的罵名。因為在極端包容論者的眼中,任何要求減少移民的想法,都是法西斯排外的火種,而且無異要斷其衣食,猶如殺其父母。

例如何喜華蔡耀昌施麗珊之流,去聯合國告御狀,說香港人歧視大陸人,香港平機會也要立反歧視法,令大陸人變成受保護族群。在一般的反歧視規範上面,僭建一重族群身分的高牆,後果就是使本地人噤若寒蟬、外來族群受到過度保護,阻礙正常溝通。取笑新移民一個字講不準,可能就是刑事罪行,要上升到法律層面。本地人為了自身安全,從此不再跟新移民接觸,新移民變成痲瘋病人,自成一角,更難融入香港主流社會。

要歸化中國移民,不使新移民恆為新移民、弱勢邊緣恆為弱勢邊緣,香港建制被社福團體騎劫,對事情只有壞處,制度資源就不要談了。文化資源又如何?香港的文化強大到有歸化移民的軟實力嗎?香港文化是深厚的,然而香港人自己不信。

攝:盧斯達

有一次在旺角關帝壇,有人在講香港文化創造過甚麼令人心馳神往的東西,對面有一檔貌似很社會主義的人反問:「香港文化是甚麼?」有個阿嬸說:「八十年代我地香港幾威呀⋯⋯」然後數出一堆東西。對面的社會主義青年則說:「⋯⋯香港文化的內容是甚麼⋯⋯是值得討論的」就胡混去了。香港有人說本土,有人說香港文化是甚麼,說甚麼,就有人反對甚麼。你說香港承繼中國文化,有人反對;你說香港有英國政治良風,有人說是殖民主義毒草,反對;你說香港文化有abcde ,他們說香港文化只是奶茶波蘿油⋯⋯在中國的殖民壓迫之下,我們也有人重新發掘自己的文化,確立身份,分庭抗禮。然而,當有人講述「香港文化是甚麼」的時候,好多人就會針鋒相對,爭說香港文化「不是甚麼」——但他們卻說不出香港文化是甚麼、應是甚麼。

如果香港文化是那些仇港左翼般說得那麼蒼白、虛無飄渺,那我們又憑歸化外來族群,去實踐大愛包容?

泛民、社運人一定會答你:我們不用香港文化,我們用普世價值就能經營香港。但普世價值是沒有限度,沒有輪廓的,是各種理想主張的大雜薈;只有執行方向,沒有執行細節。蔑視傳統、拒絕主流和地方主體、視紛雜為自由多元,到一個點,民間社會就崩解,被機構(ngo、政府、財團)脅持。

光靠普世大愛就行?香港以前不講普世大愛,但移民都能歸化,成為我們上一代的老香港;今日我們最講普世價值,還要用刑法迫人包容、迫人大愛,但是新移民永遠是新移民,族群分立,這是為甚麼?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

發佈留言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