崑南:反黑警與詩歌力量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圖片來源:Sokwanele – Zimbabwe

一些人喜歡把香港警察行爲與外地如美國的比較,得到的結論便是「我地警察已經好克制的了」,因爲到目前爲止,仍沒有人被打死,諸如此類。其實,因地域不同,民情背景不同,這樣的比較是不公平的。

是的,美國不時發生警察打死民眾事件,但每一次,都會引起民眾的激烈回響,一連串的示威抗議,招來社會人士的大力譴責,總統會馬上站出來面對這些事件。反觀香港,警察打壓群眾,政府人員上上下下視而不見,更荒謬的是:竟有官站出來呼籲大家要感謝警察,還有政黨人士發起捐款支持警察。這種情況,在美國是絕不會出現的。要比較,就應比較這些。

七月十七日一名黑人艾力加納(Eric Garner)在街上因與人口角發生衝突,被便衣盤問,懷疑他販賣私煙要拘捕他,互相糾緾中,再有三名警察出現,其中一名不問情由,施用迷魂鎖(chokehold )令艾力當場窒息,他被推倒在地後大叫「我透唔到氣」,共六次之多,送院後不到一小時便去世了。此事馬上引起各地民眾的示威抗議。

最近,這事件給了一位十七歲的Jason Fotso的靈感,在twitter寫了一首短詩《遺言》,馬上被瘋傳。詩的開始就是引用艾力的「我透唔到氣」:

我..我…我透唔到氣,透唔到呀
你見到我。
你見到暴徒。
你見到罪惡。

在你的「心」中我看到「恨」字
我透到氣?我透到氣?真會透到氣?

Jason 接受訪問時說,他讀中學時,就一直喜歡寫一些伸張正義的詩。此詩一出,便引來八千多名followers,之後,網民轉貼又轉貼,全詩在一天之內已有二萬人讀過了。記者問他喜歡那位詩人的作品,他回答最愛Gwendolyn Brook的「我們真酷」(We Real Cool)。此詩寫于1960年,她是第一個女黑詩人榮獲普立茲獎的。全詩如下:

We real cool. We
Left school. We

Lurk late. We
Strike straight. We

Sing sin. We
Thin gin. We

azz June. We
Die soon.

全詩音節短而有力,一針見血。試譯如下:

我們真酷。我們
離校走路。我們

夜匿。我們
出動全力。我們

歌罪惡。我們
飲酒樂。我們

奏爵士六月。我們
很快氣絕。

之前,美國民眾示威,遇上警察時,習慣大叫「舉手了,不要開槍。」如今,大家改口叫:「透唔到氣呀」,可見詩歌加網路的影響性。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

發佈留言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