爽健:完美和平主義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打從佔中三子九月份還在當「佔領中環aka傳教士」時,他們佈道抗爭者應該絕對和平主義上身,不抵抗、不還手、不裝備,甚至不戴面具口罩,來一客從容就義再慷慨赴死的道德光環自助餐,在下便打從心底裡恥笑當時那三個光頭佬——WTF,你們那種離地離到上太空的超現實主義,根本不是示威,而是示弱,不是視死如歸,而是示死如龜。

上述那種所謂「和平」,令我想起日本動畫《Wing Gundam》,故事裡女主角莉莉娜統治的聖克王國一直堅守「完全和平主義」,套用香港政局術語,莉女王絕對是靚女版本佔中三子,就算稱霸地球圈OZ大軍壓境,她依然貫徹始終反對其人民及盟友以任何武裝去自衛,她以為只要自己肯捨棄武器,世界便可大同,結果聖克王國淪亡收場。

A shop burns as riot police try to conta

圖片來源:Beacon

和平跟抗爭,本身已是黑與白,水和火,本質絕對相悸,不可能交融,因為暴政令人不和平,才有抗爭滅暴政,那有一邊又要喃嘸阿呢陀佛善哉善哉,一路又要你死我亡之便宜?928那個漫天槍彈夜卻離奇一夜消兵,只是天佑香江的巧合,或許是習帝聖旨槍下留人,或者是港共政府權力核心有人不想日後被史官鞭撻,所以臨崖勒馬,卻絕不是梁匪振英看到大家赤手空拳抗爭後感動得流下眼淚的善心,更絕非任由學者教授販民雙學無限放大「完全和平主義」就是遮打聖牛的理據。

打不還手式抗命,從沒有令梁匪港共甚至中共的毛管戙過一條,牠們一時潛水,只因內部權鬥失勢或者得勢,閣下甘願就戮,對港共來說不值一哂。以為道德光環能擋子彈的人,其實跟慈禧太后鍾愛有嘉的義和團拳手的思路分別不大。

任何一位負責任的抗爭者都必須接受這個現實:單憑「永不還手」,甚至昇華道德塔利班以「打不自衛」作血肉袈裟,對不明白也不願明白閣下理念的旁觀者,甚至想置你們於死地的傢伙來說,帳幕裡的人全死了,牠們依然面不改容,甚至補多句「抵你死」。

各位猶如釋迦牟尼割肉飼鷹的高尚情操,自催淚彈至今,感化到的、感召到的、感動到的義士,能上陣可上陣已上陣的那一萬幾千人,就算不是極限,也差無幾了,社會上那十之八九的口腔和平主義者、持續失敗待宰者、騎牆無恥搵食者,就算革命義士全是大師兄歸位鐵頭功顯靈,擋得住賊棍,都不可能打動到他們的偽善心。

這些佔社會大多數的凡人,當然也是義士的鄰舍,他們不是對革命沒有感覺,但他們和親自上陣的朋友的分別,已經不是立場和政見那麼簡單,而是人生金字塔裡物理層和精神昇華之巔的分別,遮打後生的文宣再精,道理再明,夏蟲的確不可語冰,改革者唯一能說服所謂中間派的唯一法寶,就是完勝您的對手,要麼成王,要麼準備白紙血書,就任敗寇。

孫文在辛亥革命成功之前,他曾經也是大清國上下眼中的過街老鼠,1911.10.10以後,他卻當了國父。

儘管如此,依然鬥志旺盛的義士們,其實不必氣餒,一萬位丟棄虛假和平光環幻想,義無反顧的真身,好比正式開光千手如來,我們疾如風,徐如林,不懷刻意傷害對方的警渣賊心,卻懷遇襲時必須自衛必然反抗的金剛心,自衛正是自強,沒有那道狠勁,就得不到對手的怯懦和崩潰,沒有力量的和平,只是不堪一擊的紙糊屏風。

昨夜今晨金鐘那一道由冷血公安和港共匪類毆出的腥風,稍有公義心的人除了譴責染黑的反黑組公安之外,也要算上一半責任給自己,我們妄想用念力用生命去感召惡棍,頭破身傷,那是以錯誤方法妄求正確結果,結果卻差不多被惡棍結了義士的果。

沒有力量的道德光環,光輝璀璨,但其實就連一把傘都打不開,靈魂再不朽,也要首先擋得住撒旦第一刀。

誰都會怕死,義士怕的不是引刀一快,而是怕自己死於壯志酬之前,所以諸君更加不能早死,如果看不到一眾嘔心舐舔吮共的仆街絕跡政壇,甚至有生之年被縮短,教人如何瞑目?

所以在下奉勸義士們,頭盔還是要戴穩,至於手上拿的該是什麼,心裡安的當是如何,臨界點或許就在轉角。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

發佈留言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