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大澂:沒有自我與文化根底的是什麼人?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某日經過書局,見到大陸的《財經》雜誌,有人民幣專題的報道,於是買了回家看。其中有一篇叫「人民幣國際化重在本土開放」。心想本土力量果然厲害,連大陸財經雜誌都用來作標題,作者還是中國人民銀行金融研究所所長金中夏。雖然我不懂人民銀行的編制,但旗下的金融研究所所長的文章,應該有代表中共思維的閱讀價值吧。

金文表明滬港通是「我國資本市場雙向開放和資本項目可兌換進程中的重要突破」,而文中的要點,其實就是人民幣國際化及開發人民幣債券,特別是國債的市場。此文再次印証了,滬港通只是前菜,中共想吃的大茶飯,是美國那種可成為國際儲備的國債。

美債就是美元,美元就是美債,美元美債是互為一體的。手持美債可當抵押並於全球銀行甚至中央銀行換成現金使用,手持美元可買短期長期美債收取利息。美元全球通用,是世界流通的交易貨幣。由於美債又是投資工具,美元實是兼備投資及交易功能的貨幣。幾十年來,美債保本有息又不會違約,而且市場龐大出手容易,不像歐洲南美俄羅斯般,久不久就違約又要債務重組。美元美債受世人認可貴為世界儲備,其實就是世人認可美國在二戰後的國力所衍生之信心。

買書當天晚上,約了朋友在中環的日本餐廳用膳。後來旁邊坐了五六個大陸男女,從衣著談吐睇,該是在英美讀書然後來港從事金融業的。對話當然以普通話為主,不過中間夾著一兩個英文句語單字,高談闊論。用膳間,他們想借我們的鼓油一用,其中一人正要開口問,那一秒間,期待的普通話「請問」沒有出現,耳中聽到的,卻是「May I get the soya sauce」。

中共先學蘇俄後跟美國,當年天安門城樓掛的是史太林像,想著的是超英趕美。現在人民銀行金融研究所所長大談人民幣國際化,開啟滬港通,心中還是想著超英趕美,要人民幣有美元一樣的地位。大陸留學英美的金融精英(做得金融的該是精英吧),在香港這個「中國領土」,問旁邊香港人借鼓油,要用英語問。

什麼除四舊,批孔孟,改革開放,大國崛起,到頭來還是一班無自我無文化根底的契弟。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

發佈留言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