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復我香江:大型社運休矣!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持續75日的雨傘革命,終以清場結束,老土都要講句,689政權清得了場,清不走民心,雨傘革命雖然失敗,但民主不會失敗,民主必定會戰勝歸來,關鍵是我們嚮往民主自由的香港人,如何去尋覓更有效可行的方式去繼續戰鬥。

金鐘清場當天,最為人熟知的標記,莫非過寫在地上、掛在天橋,乃至用氣球升至天空的「We’ll be back」。學民思潮的黃之鋒亦對傳媒表示,不排除明年再會有佔領行動。

攝:盧斯達

但總結雨傘革命和香港過往近廿年的民運經驗,筆者認為,街頭佔領不太可能再有成事(成功就更渺茫)的機會,不但如此,連過去聲勢浩大,年年不絕的元旦、71、六四燭光晚會等大型群眾遊行集會,也會逐漸式微。

機緣巧合的佔領

首先,讓我們回顧雨傘革命特別是928奇蹟。雨傘革命佔領街道的理論基礎,坦白講是承繼自「和平佔中」,儘管佔中三子從來沒有真正佔領中環,但他們長達一年半有多的論述和輿論宣傳,將「和平佔領」這個概念深入人心,即便三子齋噏唔做,但在928催淚彈的刺激下,許多憤怒的市民湧上街頭替他們實現了佔領馬路,而且不僅僅是佔領一處馬路,而是同時佔領港九兩岸,三處市區要道。

兩岸三地,左右開弓,是佔領能夠得以延續的關鍵,否則只佔一處地方,港共政權調集全數可用兵力,在不發射實彈的前提下用盡一切最高武力,要在一兩日內鎮壓清場是輕而易舉的。我們看見自929,所有佔領區竟不見一個警察,警方當時要調動談判專家勸籲市民散去,是因為警方一時之間根本就打亂了套,他們不知道應該怎麼在港九兩地,中間隔一個維多利亞港的地形下,可以組織足夠的兵力和機動,來鎮壓三地的佔領。

當然,到10月中的時候,警方經過半個月研判,已經可以確定旺角才是心腹大患,因為旺角經歷黑社會衝擊而屹立不倒,更要害的是,旺角不接受學聯等傳統泛民(殖民主派)的統制。

所以其實十月中的時候,警方已經準備集中優勢兵力,全力開赴旺角鎮壓。但屆時的金鐘,「勇武」之風還沒有完全被消弭,10月15日發生了衝龍和道事件,這件事讓警方背負著腹背受敵的威脅,因此在旺角第一次清場(官方說法是清理障礙物)時,警方不敢投放全數兵力,結果當晚就讓數萬市民光復了旺角部分佔領區。

後來殖民主派加強控制金鐘,糾察隊全力阻止革命民眾升級行動,甚至發生衝立法會篤灰等醜劇,金鐘從聯合旺角,左右開弓,互為犄角之勢,膠化為隔岸觀火,作壁上觀,眼白白看著四千警力加速龍部隊清旺角。而最為唏噓、諷刺的,莫過於原本是勇武發源地的金鐘,在清場日變成了和理非非,坐以待俘(不是被捕,因為沒有控告)的嘉年華。

從雨傘革命由盛轉衰更加可知,如果不能同時佔領多個地點(尤其要隔個大海),而各佔領區不能同時,並長期維持互動,互相牽制警力,就很容易被警察逐個擊破,最終潰敗。

港共犯的兩個大錯

如果策劃明年再去佔路,竟然只是打算佔領一處地點,例如立法會,那就無疑等於自殺,特別是考慮到警方從鎮壓雨傘革命積累了實戰經驗,屆時清場會更迅猛,更兇殘,佔領者假如還是抱著和理非的心態的話,連兩個鐘頭都佔不下去。

再者,雨傘革命之所以佔領多處地點,港共政權犯的兩個致命錯誤,著實是極大助力,第一,在金鐘發射催淚彈,煙霧瀰漫的場景,其傳媒震撼力極大(但催淚彈的傷害卻遠不如警棍有效),故立即激發群情洶湧。第二,928晚上約十時半(不太記得清楚了),港鐵宣布關閉金鐘站,由於地鐵無法過海,故大量滯留太子、旺角的群眾選擇走上地面,很快便形成了彌敦道及亞皆老街佔領區。

這兩個重大策略錯誤,相信港共政府一定引以為鑑,不會再重犯。在考慮到組織多區佔領,根本不是任何團體可以有足夠能力策劃和管理的,故此928一夜佔三區,其實是有運氣成分在內的。

所以,香港日後幾乎不可能再有佔領馬路而成事,甚至長達或超過75日的可能,如果有團體或組織貿貿然發動佔領,無疑是自己感情上看不開,要自尋死路。

以上是由戰術的層面來考量,當然,更關鍵的考慮是政治上的因素。

雨傘革命佔據路面75日,政府不為所動,直至清場,民眾的民主訴求,乃至梁振英下台,一項都得不到實現。民眾空手而回,換來的只有受傷,被捕,被告,牢獄之災和留案底。從功利主義的角度來看,革命民眾是慘敗,而站在革命者對立面的689政權來講,則是大勝。這是十分清楚的,只有殖民主派的政棍才會無恥到在最後一刻前來等候被俘,還要舉起V字手勢。V是邱吉爾在二戰勝利後的經典招牌,但筆者從未見過在敦克爾克的英軍會V。

梁振英熬得過雨傘革命佔領街道,相信會令到董伯伯搥胸頓足,連這樣規模空前,波瀾壯闊的超級政治集會都頂得順,雨傘革命的失敗,無疑讓港共政權獲得了超強的民意免疫力。自始之後,你香港人搞什麼遊行、集會,哪怕人數有100萬、200萬,港共政府都會面無懼色,處之泰然。

泛民主派休矣

殖民主派幾乎在928成功佔路後就不停進行進行破壞工作,派糾察嘗試拆路障、來旺角要開大台、築人鏈阻礙市民衝金紫荊升旗禮、糾察隊阻市民升級、譴責衝擊立法會等等罄竹難書。殖民主派的和理非非主義,換來的警察肆無忌憚地濫用武力,瘋狂攻擊手無寸鐵的市民。

無數香港市民為佔領行動,踴躍捐獻物資,風餐路宿,有的甚至辭去工作,暫停學業,在面對黑社會、藍絲帶的襲擊騷擾,以及警察鎮壓時,市民紛紛勇敢抵抗,大批的市民被捕,數不清的人被警棍毆打致頭破血流。但革命者凡此種種代價沉重的付出,竟然在最後一刻,成為了殖民主派政棍的光環祭壇(不是林肯的“Altar of freedom”)上,可憐又可悲的犧牲品。

這是最無恥、最惡劣的叛變,香港市民以後還能夠再相信這些殖民主派嗎?香港人以後還會再參加他們的所謂抗爭運動嗎?

實際上,看看金鐘清場的和平被俘show,就已經可以察覺到殖民政棍眾叛親離,儘管被捕的人數有200多人,但當中大多是頭面人物,許多普通的市民一早就已經離開,而不是陪他們被警察俘虜。

要知道今年71學聯發動遮打預演佔中時,當時還有數百市民陪伴組織領袖們一起被捕。這樣尷尬的局面,真是堪比當年伊拉克獨裁者薩達姆孤身一人被美軍俘獲,身邊連一個衛士都沒有。

由此可見,殖民主派已經賭盡了民眾對他們僅存的信任,這幫人以後再也不有任何威望和威信,足以成功號召任何大型的群眾運動。甚至連他們僅存在元旦、64、71,筆者都替他們感到堪憂,隨著香港人對殖民主派信任的崩潰,這些政治祭典以後的會越來越缺乏朝拜者。

雨傘革命儘管突破了香港過去絕對「守法」的犬儒抗爭,但本質上沒有跳脫出舊有的模式,這場半運動半革命的抗爭,本質上是香港過去二十幾年大型群眾運動的高潮疊加,而歷史已經證明了這是死路一條。

所以雨傘革命亦是香港政治史的分水嶺,這場革命革不走專制政府,但革去了殖民主派的失敗社運,從抗爭思想上、策略上、行動上替香港人鬆綁。後雨傘革命的時代,隱形的抗爭組織,一定會成立,這些組織將有別於過去的社運團體,大台和政治明星將不復存在,取而代之的是真正做實事的行動派、務實派。

零散而頻繁的,突擊式、游擊式的抗爭行動將取代過去「人海戰術」,新聞效果波瀾壯闊的社運,就這一點來講,清旺後不斷出現的「鳩物」,是一個十分鮮明的開端。

長江後浪推前浪

後雨傘抗爭者的道德觀肯定會顛覆過往壟斷人心的「和理非非」,而抗爭的烈度,肯定會隨著警察越來越兇殘,而不斷升級。還有很多的可能會發生,這根本就是筆者無法預見的,那將會由香港民眾的智慧來達成。總而言之,後雨傘革命的香港,泛民主派休矣!和理非非休矣!大型社運,包括這場為歷史所銘記的超級街頭佔領,統統將休矣!

長江後浪推前浪,一個新的時代已經蒞臨,新人,新方法,新思維,將會無情地徹底洗擦舊時代的失落、遺憾和一事無成。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

發佈留言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