爽健:自首鬧劇請回水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改圖:盧斯達

一場鬧劇,始終需要主角、歹角、配角、客串,還有茄呢啡,今天中共走香港人普選數這場群戲,所有角色就位,導演大嗌Action。

論內鬥、扯後腿、倒米、自殺、出賣,佔中三恥和販民老屎忽們的確是權威。

為了一場從未發生的「佔領中環」,香港人賠上一年多時間去討論討論再討論,自綁手腳S&M地鹹魚式抗爭,當時聽起來已經覺得那是CCTVB級的膠劇,三恥今天浩浩蕩蕩煞有介事地為沒有發生過的事情自首,在下最擔心的當然不是他們死活,而是曾經參加三恥那些D-Day,還要簽署他們那張自首投名狀的幾千朋友,如果他們仨成功爭取香港公安拘捕並搜查這場根本不存在的傻事證據,那本寫滿死士資料的名冊,真是未曾真箇已銷魂的冤枉劫,D-Day,的確冇改錯名:Death-Day。

鬧劇之鬧,在於其意料之外的荒謬。

有人自首,有人竟然不受理,其實想深一層,我也替今天招呼三恥的差大哥可憐——「佔中」這套爛尾片固然從未上映,那班所謂主事者卻似壞了總掣的扯線公仔,夾硬要找公安局來跑龍套,與其稱他們來自首,倒不如說他們只是在找數,民主和面子相比,當然是面子比較重要。

結果,這場或許是香港開埠以來沒有立案卻有人自首的笑片,以「公安不受理」告終。

葉公好龍,當年輕人還在為自己和後代的生機堅持時,上述這批趕著完成戲份,草草收場的「佔中」七日鮮,全港電視機上映卻只得五毛票房,難為曾經天真過阿嬌的什麼十死士一萬信徒乖乖地為這場胡鬧大龍鳳又抬轎又搭棚,那位古稀樞機還要押上自己道德光環,指鹿為馬,說年輕人的遮打革命革了佔中的命。

唉,出工又出力,最後只剩下信用破產的老徐、技安般的邵咪霸、摺埋自己主場的蔡影帝,還有一張公安都懶理的無頭公案狀紙。

觀眾如我卻笑不出來,能否順便向「佔中」製作劇組割爛凳嗌回水?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

發佈留言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