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智聰:坦蕩蕩的西九已完成歷史任務


11月最後一連兩個週末,《自由野》及《Clockenflap》這兩個大型音樂及藝術節先後西九龍文化區海濱長廊舉行。只是一星期之隔,前者藍天無限放送,後者卻天色灰濛濛,怪哉是彼此明明已身處秋冬季節,但卻熱得活像參與了一個夏季音樂節般,因此今年氣溫也創下這兩個Festival歷屆之新高。

攝:袁智聰

我今年參與《自由野》及《Clockenflap》,除了因為佔領行動仍在進行中、並開拓了鳩嗚活動而扣減了享樂的氣氛之外,還總有著「要好好留下記憶」的心情。因為知道西九文化區跟著會大興土木,之後局部地區要關閉,所以暫時也不會再有這樣的大型Festival活動進行,只能舉辨一些小型表演項目。他朝在這裡再有大型Festival活動舉行時,相信環境也會不一樣,不再是這樣坦蕩蕩的一塊土地。

我們喜歡西九文化區這個空間,其可愛之處正因為它是市區裡的不毛之地、夠荒無,從而可以發生種種表演空間的可能性;而且有無敵的維港景色,黃昏在西九看日落,也是在這裡參與全日Festival的小小Bonus。日後會有藝術表演場館、展覽場地等設拖林立,而這個未有甚麼建設之前的西九文化區,如今也即將完成了其歷史任務。

[quote]這個未有甚麼建設之前的西九文化區,如今也即將完成了其歷史任務。[/quote]

我第1次踏足西九文化區,那是2010年1月的事,看的是《開放音樂在西九》音樂會(龔志成策劃),地點只是有蓋木板地旁的一處空地,即《Clockenflap》舉行Silent Disco或《自由野》舉行「字在自由詩歌音樂會」那片木板地。首次走進這條海濱長廊,的確很新奇;但那時已是晚上,還搞不清周邊的環境是甚麼,誠然印象不算很深刻。

攝:袁智聰

我對這個地方大呼驚豔,是2011年12月從發源地數碼港而空降西九文化區舉行的《Clockenflap》。當年是免費入場、以作小試牛刀地舉辦,所以規模也沒有像近幾屆那麼龐大,如該年的「大台」Harbour Flap還不過是坐落在如今Your Mum Stage位置的中型舞台而已。仍很記得那兩天天公造美,雖然氣溫很冷,但日間陽光普照、萬里無雲,天空藍得沒話說,身處市中心卻又像抽離了這個城市,感覺有點夢幻。

在這幾年間,我在西九當過表演者,也做過表演策劃,走遍台前幕後,對於這塊地方,毋庸置疑我是有多少歸屬感,留下了美麗時光與腳毛,亦看著在這裡舉行的Festival是如何茁壯成長起來。甚至參與11、12月在這裡舉行的Festival,還經歷過任何天氣——嘗過藍天白雲的美好天氣,也嘗過滂沱大雨(去年《自由野》我擔任音樂舞台策劃時的悲慘經歷);試過寒冷到晚上要在後台靠著機器取暖,也試過今年酷熱得日間只穿背心演出。

西九龍文化區,迄今仍是一個具爭議性的地方。當帶來國際性表演陣容與水準的《Clockenflap》被批評為「離地」,而以本土為大前提兼免費入場的《自由野》(雖然今年曾打算要收50元入場)卻又遭嗤之以鼻,抨擊仍是沒完沒了。但這個坦蕩蕩的西九文化區已寫下了他們的歷史,他朝會給大家懷緬起來。


Comments

發佈留言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