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nald Chiu:太平天國續篇——堅做的石達開與陳玉成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圖:電影《投名狀》截圖

上次講過天京大台點搞死太平天國革命。今次講吓佢點解有大台都冇即刻死:因為佢哋仲有班行動派。

由廣西攻入天京的頭兩年,由於得到群眾的支持,革命一路過關斬將。可惜定都及發生天京事變後,肯做實事的只得二人:翼王石達開和英王陳玉成。

石達開年少成名,喜歡為基層尋找公義、抱打不平。有「是其是,非其非」的作風。村民都叫佢「石相公」。佢博古通今,出口成文。無論文鬥武鬥,單挑從未一敗。「大台派」無一人在見識、才能和魄力上比得上翼王。為此,主流的天王黨羽對他非常嫉恨。大台為保權力,北王韋昌輝與洪姓諸王搞一連串小動作,先抹黑翼王分化「沒有分裂本錢」的「革命派」,說清廷會「很開心」。本來翼王留在天京在革命軍中當一個「激進革命派」,但天京心狠手辣,「篤灰王」北王韋昌輝魔掌移向他的家眷,由內部弄權將翼王迫出天京。

自我放逐之翼王

翼王離開革命黨。但天京人民思念翼王,天王又殺北王召回翼王。翼王回天京組了新黨,準備改革日漸腐敗的「革命派」。天王的「偽革命派」(兄弟洪仁發、洪仁達)又再對付翼王。

石達開希望救國救民,對這個「偽革命派」徹底死心,去意已決。翼王離開天京,離開激進派,成為了無黨派革命家。石達䦕無論在才智和胆色都是革命軍中第一人,就算出走天京後仍能動員不少兵馬。他帶了少數心腹離開這班偽善政棍,繼續抗清。當中一人是個年輕的猛將,叫陳玉成(即之後的英王)。

陳玉成是個有趣的政治人物。他感召力強,勇武而有謀略,獲得大批年輕的反清義士擁戴。跟死氣沉沉的天京「偽革命派」形成強烈對比。但可憐的陳玉成!他戰功第一、衝親都係佢,但天京對他評價極低。上了位的「大台」上諸王笑他是「四眼狗」(傳說他眼睛附近有黑痔),笑他帶領的軍隊只是沒品味的賤民。天王的「和理非」班子,根本冇當佢係「自己友」。

天王只顧「感召」

當有外國傳教士去天京做外訪,天王只忙著炫耀天京班子的宗教和道德上的修為。天京的「小天國」內,吃喝玩樂的都封王封爵,係陳玉成遲遲都冇份。(正所謂「門就四眼狗頂」!)到迫不得已時候,天王才勉強封他為英王和李秀成為忠王,但又多封幾百個王去制衡英王和忠王勢力,怕他們功高蓋「大會」。

英王雖然不是長駐天京的諸王之一,不過他與自我放逐的翼王一樣,心繫革命大業。一次清廷的江北大營暴力對天京清場,反清革命陷入空前危機,天王及其黨羽被重重圍困。英勇的陳玉成帶自己為數不多的兵馬,再號召義民回巢,一口氣反包圍清兵解圍。革命幸保不失。但英王去守安慶重鎮,剛安定下來的天王「大台」又回到他們和平理性的天京小天堂生活。天王又如常日日祈禱,對群眾做虛無的感召。

其實還有做實事的第三個王:忠玉李秀成。

「我在堅守」(攝:盧斯達)

他比石達開和陳玉成遲受封,算是天國的新力量。李秀成政治能力和號召力是親天王派中較強的。他與洋人有打交道,而洋鬼子對英王評價最高。天京也懷疑他的忠誠,有人說他死守天京「大台」是對天王愚忠,有人說他想投降曾國藩。忠王的真正政治取向,還是眾說紛紜。

翼王同英王二人,游離在天京以外,仍然對反淸事業義無反顧。那邊廂的天京,見其他城鎮被圍永遠都不救,反而喜歡呼籲守將棄城回天京鞏固大台。最後洪秀全寧願被圍死天京也不升級,不反抗(已經無力反抗),姿態形同「自首」。

攬大台 落地獄

不過清兵未攻入城前天王已經病死(一說餓死或自殺)。太平「天國」可謂攬住大台主義下了「地獄」,而天王也因他的惡行被後世所唾棄。

孫中山與毛澤東對太平天國的正評,很大原因是跟他們自己也是革命家。天王本人的德行,多數人都不敢恭維。至於翼王石達開和英王陳玉成二人,我叫他們做「雙王」。他們對革命的執著,為爭取本土漢人的民權的去繼續革命的精神,是天國革命裡面云云諸王中,筆者最欣賞的。

文就寫完。各革命人物是誰、各政黨是誰,請自行對號入座!各位當代的革命人士,天下間「大台」雖多,但請堅守初衷。去追求你們的理想吧!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

發佈留言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