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影視民俗學020】劉天賜:神怪片之「鬼」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鬼,世間有沒有?真是人言人殊。普世的「鬼」只有一個共同點,「死去了的另一種存在方式」。我們對死亡不太了解,懷良好願望:「死後,靈魂(軀體)可有另一種活動方式」。但是,人總懼怕死亡,無論華洋之「鬼」,心底是敬畏,恐懼的。

尤其中外古今都有「厲鬼」之說。存有不甘,怨恨,冤情或不合情理之死亡,靈魂成了遊魂野鬼,這些冤魂便要報仇雪恨,一如凡間之人,存想它們也有愛恨之心,七情六欲(否則這種範式的存在沒有意義)。

文藝創作上,這類鬼為故事多得很。影視創作上,以此題材發揮者也多。受眾都喜歡此一種類型作品。

其一,驚嚇是一種「娛樂」,真正驚恐的經驗並不好受,心膽俱裂,冷汗直流,並非適意。但是,心中知道處於安全地帶,隔岸觀火而已,並非有具體危險,刺激刻版而呆滯生活仍是一趣味,而且,人心理上總有些少被虐心哩。

其二,鬼影視都備有儆世主題。無論編導放置鬼在「忠良」或「奸惡」哪一方。鬼成了戲劇衝突的原因和中心,從而帶出了人間的正面價值。在死亡及生存的灰色地帶,或者陰陽矛盾之中,容易顯現正面價值。

香港電影產業早便有鬼片,戲曲片也有。多取材於豐富的傳統鬼故事。如《大鬧廣昌隆》,厲鬼報仇,《無頭東宮生太子》,鬼可以主持正義,《再世紅梅記》,歌頌愛情超越生死。傳統的筆記小說,尤其誌怪小說,《聊齋》,《子不語》,《閱微草堂筆記》等等含鬼量特多,改拍影視戲劇性性強。《倩女斷魂》、《俠女》、《畫皮》等等,拍了又翻拍,不同輩份的觀眾仍趣味濃厚。

下乘的鬼故事,恐佈驚嚇受眾而已。充滿血淋淋,扭曲面孔身軀或者平日所謂「核突」的東西,令人不忍卒睹,此乃皮肉之驚嚇而已!七十年代,有大量出品,出現殘缺面目身軀內臟,用盡蝎子、吳蜙、毒蛇或毒咒!中乘鬼故事,具有合情合理的衝突,所謂「鬼」未必真有鬼,或作賊心虛,或疑神疑鬼,編導假借「鬼」出沒作祟而道出公義,正直,否定迷信。五六十年代,香港粵語時裝片百花齊放,此類懸疑,儆世,反抗專制封建,以鬼作社教的電影大行其道。

上乘的鬼故事,可以半隻「鬼」也不出現,且日光日白並無大家恐怕的死屍、棺材、義庄,殘骸等,可是受眾一邊看一邊驚怕,驚怕什麼?正是人類心底感情與戲劇中主角感受產生共鳴。主角周圍的環境,內心的處境皆進入受眾之心裡,與他們一起驚恐。

imageResize

《飛越十八層》劇照

近年,泰國、台灣進來的鬼片都屬下乘中乘。七八十年代,許鞍華拍的《瘋劫》,《撞到正》乃上乘之作。電視作品中,近年少之又少。以前有《執到寶》,有《飛越十八層》等皆上乘黑色喜劇也!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

發佈留言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