爽健:一開始拍翼已追不到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什麼是世代戰爭?上一輩人稱之為「代溝」,詞人林若寧則寫下「一開始拍翼已追不到」,並交給香港流行曲樂壇最好火氣的陳奕迅唱出《時代巨輪》。

香港主權被強行移交都十七年了,當年的嬰兒都長成了N個黃之鋒,常言道世間萬物皆有新陳代謝,但這個生物定論ABC或許在此城不通用,媽的,1997的精蟲和卵子看著那個被欽點的矇董上台,2014的大學一年生依然只能無奈地看著同一位世界馳名的昏君,繼續在鎂光燈下鳩嗚做好香港云云。

無能無能再無能,看著中共欽點的傀儡一二三號拼命敗家,就像不懂生火的生蕃亂用香港這台電磁爐,上董上曾再上梁,教稍為心智腦筋正常的人都差不多要懸樑。

昏庸老人亂政固然不幸,但自詡代表人民的代議士何嘗不是一整隊扶不起的阿斗,他們從三十年前發那個把香港推進火坑的大中華民主夢,中共國冇民主,香港冇民主,以跪姿求專利極權施捨民主,怎樣看也是世界級。

中共烤焗三十載,今年831真篩選假普選終於出爐,枉佔中三恥販民主派自稱民主同路人,一眾政治侏儒依然繼續做戲,從未發生的佔領中環,非常認真的佔領光環,中青輩後生對呢班扮工老人早已沒有耐性,自己捋起衫袖跟中共打真軍,遮打革命,一起舉傘一起的撐。

怎料仆街冇極限的這伙販民老人,在香港國難當頭和選票權勢之間,牠們還是選擇殺子,

在年輕人下決定行動時攔腰擋路,
在年輕人需要幫助時悔氣退場,
在年輕人以生命絕地反擊時玩自首,
在年輕人八方受敵時借傳媒送多後生一刀,

別說拍翼,我們想起飛之前,已經有那麼多老而不的人搶著預先打斷你翅膀,這就是半生喊民主的人的「民主」。

當球證、旁證、加上主辦、協辦所有單位,全部都係權貴嘅人,你點同佢鬥?年輕人面對這個由比他們更平等的特權階級築成的困獸名利場,那些理所當然壓在你身上的所謂勝利者,閣下別說追,根本連對方的車尾燈都看不到。

極權者想消滅一個民族最好的方法,不是日復日地砍殺異見人士,而是令他們最優秀最年輕的幾代人絕望,的確,這個荒謬城市裡,權貴和老朽築下的天羅地網,建制中有建制,囚籠裡見囚籠,掛名民主的犬儒,其實是早已遠遠落後於時代的民主寄生蟲,可憐後生身前身後都是魑魅魍魎。

今天這個名為香港的地方,街上的人喊著「抗命不認命」,對呀,這種活著太難過死去不甘心的命,如何去認?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

發佈留言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