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復我香江:麻煩周永康先道歉請辭,再出來「總結教訓」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學聯秘書長周永康日前接受電視台訪問時,提及學聯11月30日發動的所謂升級,是要「俾一啲期望升級為主嘅人見到,呢種行動未如理想」。此番言論一出,引發各界狂轟,周永康事後發表聲明,辯稱上述言論的意思,只是學聯事後從升級行動失敗得到的教訓及分析,絕非有意預先希望升級失敗。

但鐵證如山的事實清楚顯示,學聯當初號召行動升級,是事前幾天就大肆張揚的,這樣的高調讓警方一早就做好了鎮壓部署。實際上,從學民思潮926突襲政總公民廣場,到11月18日勇武派衝擊立法會(但是孤立無援,破門之後就無以為繼,最終失敗),任何「升級」行動,必須要以突襲的方式,攻其不備,才會有成事的可能。

太陽花領袖突襲立法院為何成功?

如果以香港人最津津樂道的太陽花學運、佔領立法院行動來看,林飛帆、陳為廷與「黑色島國青年陣線」的籌謀和行動,簡直就是一場出色的軍事行動(不知這是否和台灣現時所有成年男性必須強制入伍服役有關?)。以佔領立法院的方式升級反服貿抗議,是在行動前十幾個小時才開始籌謀的,籌劃時間儘管倉促,但卻有條不紊。在整個籌劃過程期間,主謀者對計劃保持絕密,只有不到十個人,包括總指揮林飛帆、副總指揮陳為廷、以及幾個「黑色島國」行動派的領頭才知道具體細節。

佔領立法院的行動,策劃者決定採取聲東擊西的策略,讓比較高調,一早已經列入警察關注名單的陳為廷出面誘敵,在群眾聚集的大台高調演講,聲稱要包圍總統府,結果成功把警察的布防轉移,然後行動當日夜晚,林飛帆與黑色島國的行動者們趁立法院防禦空虛,從後門一舉突襲成功。

攻入立法院後,各人立即在在各出入口佈置障礙物,又在當時漆黑一片(電力被切斷)的立法院內設置指揮部,以及通訊中心,利用互聯網向外界發放行動宣傳、政治論述,呼籲民眾前往立法院聲援。整個太陽花學運的全面升級並達致成功,粗略來講就是這樣一個過程。

攝:盧斯達

香港的突襲經驗:928佔領公民廣場、1118衝擊立法會

11月18日由網上號召衝擊香港立法會的行動,由於根本就沒有組織事前周詳計劃,甚至連號召民眾的理由也是訛傳,再加上金鐘糾察的阻撓,失敗是無可避免,但即便如此,突襲式的行動也令警方一度忙亂,以致衝擊者尚可以爭取到幾分鐘時間來擊破鋼化玻璃。

至於黃之鋒在926突擊公民廣場,就可算是一個成功的戰例,這場突然而來的行動升級,直接促成了雨傘革命。

凡此種種,學聯的領袖們絕不可能不知道,故此,大家實在很難理解,為何學聯策劃過的兩次升級(第一次是特首辦升級,但臨場取消,第二次是金鐘1130升級),都要事前大張旗鼓?這樣完全反常識、反「兵法」的謀劃,實在很難令人相信是出自一群智商應該正常的大學生。

失動失敗 便要鞠躬下台

筆者不打算在此質疑學聯是否故意而為之,因為一來缺乏實質證據,二來,這是非常嚴重的指控,而且一旦屬實,這將代表著非常可怕的事情。故此,此等指控必須極其小心謹慎地求證和核實,不能隨便輕忽。但即便我們依然相信學聯只是經驗不足,但周永康等人的言論,包括事後的澄清聲明,仍然足以反映,即便學聯不是居心不良,但也犯了一個重大的原則性問題,而且懵然不知(連事後的澄清也沒有修正這個錯誤!)。

周永康認為,通過升級失敗的教訓,可以總結出這樣做未如理想。但不能否認的是,這樣「未如理想」的升級,正正就是學聯事前策劃的。行動失敗了,學聯領袖其實根本就應該為失敗負責,鞠躬下台或者切腹自殺(日本模式)。敗軍之將,無以言勇,學聯策劃升級失敗了,他們的領袖還有何顏面好為人師,對著攝錄機指手劃腳,大言不慚地「總結經驗」?

由此可見,學聯人等根本就沒有作為政治領袖,最起碼的責任感。即便筆者依然傾向從好的方向來看(儘管現在越來越多人選擇從另一個可能性來考量),但我們依然可以清晰地看出,學聯的領袖們原來只是把雨傘革命期間的各種實際行動,視作自己的實驗活動,而召之而來的行動者,則是白老鼠。白老鼠實驗成功了,光環和榮譽就是學聯領袖的;實驗失敗了,白老鼠犧牲了,學聯領袖們依舊可以搖身一變,化身為愛恩斯坦,在鎂光燈下向大眾分析總結「實驗心得」、「失敗教訓」,好不風光。

中共和港共均視雨傘革命為眼中釘、肉中刺,不惜摧毀香港的法治根基,也要除之而後快。故此,香港警察在不開槍的封頂武力下,在過去兩月用盡可用的鎮壓武力,把警例和法律拋諸九霄雲外,儘管令人可恨,但這也是非常現實的政治手段(準確來說,是不民主暴政的現實手段)。

[quote]周永康是可以向大家總結經驗教訓的,他也可以繼續不認同勇武抗爭的方式,但這一切的表態如果是一個讓眾人心服,和合乎政治道德的做法,那就是周先承認發動升級失敗的責任,然後鞠躬道歉,辭去學聯秘書長的職務。[/quote]

周永康作為學聯秘書長的政治責任

現實政治是殘酷的,不容兒戲,更不容隨便做「實驗」。講到人類歷史上最經典的政治實驗,筆者立刻聯想到自19世紀末風起雲湧,至廿十世紀中葉一度「紅旗插遍全球」的共產主義大實驗。這場轟轟烈烈,波瀾壯闊的全球實驗,無數人死於革命戰火和革命政權的「階級鬥爭」之下,最終卻只能證明馬克思的共產主義設想一敗塗地。誠然,香港人今天付出的代價未至於白骨累累,但還看12月1日血濺金鐘,這個被喻為雨傘革命最血腥的一天,大批市民被捕、受傷而一無所獲。如果說偏要這樣才能總結出經驗教訓,那麼這樣的教訓是否太過血腥?太過沉重了?

周永康是可以向大家總結經驗教訓的,他也可以繼續不認同勇武抗爭的方式,但這一切的表態如果是一個讓眾人心服,和合乎政治道德的做法,那就是周先承認發動升級失敗的責任,然後鞠躬道歉,辭去學聯秘書長的職務。在承擔了相應的政治責任後,以一個普通學生的身份,來發表意見,或總結心得。

「學聯不代表我」口號有先見之名

很可惜現實不是這樣,而周永康似乎也懵然不知自己所犯下的重大政治錯誤。不論是他政治上的幼稚,還是陰謀論者所認為的腹黑,筆者在這裡總算是徹底佩服,當初旺角的佔領者堅拒學聯搭大台,並高呼「學聯不代表我」的先見之明。


Share This:
  •  
  •  
  •  
  •  
  •  
  •  
  •  
  •  
  •  
  •  
  •  
  •  
  •  
  •  

Comments

發佈留言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